史记|日本排污记

呜呼!大悲大痛无可奈何也!

中华之东有小国,其地弹丸,人难以立锥。古人称为“倭”,又曰“夷”。隋唐,该国慕名于华夏,求学于中国,不服“倭”、“夷”之名,上书于天使,求易名而称日本。天使允,日本生。

由秦至清初,日本求学于中华。中华不藏,授文武,播文化,传教育,赐桑麻。徐福、刘阿之、鉴真等人,东渡日本而亲临,助其开化。

故日本后有天皇家族、将军幕府,编史册、造文字、饰和服,皆是中华之恩德也。

中华于日本,实有再造之恩。无中华文化,岂有还权于天皇?大化革新、明治维新,更是无从谈起。

然,日本曾欺辱于中华半百年。旅顺、南京屠戮我同胞,细菌战残害我国民。华夏土地,仍有日本当年残留之武器,至今还摧残我兄妹。可此罪种种,日本今不认!

今日晨,见《人民日报》、《新华社》等消息,日本政府欲排核污水于海洋。

凡人火石曰:

日本之国,菊与刀同存,花和剑共在。不认历史,是无悔过之心,更是愚弄于国民。排核废水于海洋,是弃苍生于不顾,置众生于危难。不闻生命之哭,不视生灵之痛。见血泪同无物,看变异同寻常。虎狼无情,不伤子孙后嗣;日本无义,吐食后来之民。若觉后人遥遥,福岛如今并非无人之地,日本此举,何异食肉与同胞?民众无辜,却受飞来横祸;众生何罪,要遭辐射荼毒!此事作俑,难不有他国跟风。此举普遍,离灭亡多远?

呜呼,小子无意言政治,不敢轻谈国家事。然生灵涂炭、苍生哭喊,难以不发一言。流情绪于字里,露悲愤于行间,实非心中所愿,若有冒犯、不舒之处,望诸君见谅。

——火石

辛丑年三月初二(2021.04.13)

于贵州贵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