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16)阳光幻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沐司深最近总是莫名的烦躁,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试图逃避所有提醒他他最亲的人已经死亡的人和消息。但即使他足不出户,与世隔绝,那些人和事还是接踵而至,甚至找上门来。

而在他精神颓靡的那些日子,沐司茜则像一个突然长大懂事的孩子,她微笑着而如机械般的给沐司深做一日三餐,打扫客厅使它看起来不至于那么清冷和死气沉沉。

那些沐绛坤生前的朋友、同事来沐家找沐司深商讨关于他父母去世后各种事项处理时,也是她微微笑着接待。沐司深当然看得出她微笑下的无奈和强颜欢笑,但他始终无法像她一样,将发生的一切都轻描淡写,将脸上的悲痛和愤怒一带而过。

沐司深想,也许这就是血缘的原因和差别的。但他立马又收回了这个想法,他不应该这么想的,但他真的好累,疲乏到不愿牵牵嘴角,即使他知道有个人需要他的微笑,但他做不到。

沐司茜在把碗洗好了之后就关了客厅的灯,摸黑走回楼上房间,经过沐司深房门的时候她陷入了沉思,他回来了,但却因她变成这种局面,她把他最爱的家人都害死了,难道真的像姑姑说的一样,她是丧门星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沐司茜忍住眼泪冲回房间,关上门,脱掉鞋子,一步步赤脚走到窗边,外面的风很凉,从打开的窗户肆意地吹进来,散落下的碎花窗帘被吹得翻腾飞起,从房门方向看,沐司茜被遮挡在翻飞的窗帘后,只能看到瘦削单薄的背影。

沐司茜反身坐在窗户上,虽然双脚还垂在里面,但只要背部稍稍往后倾,她整个人就会轻易地坠落下来,也许几秒后这个世界对她而言就将变得无关紧要。但沐司茜清楚自己不会这么做,她有着眷恋。

隔壁沐司深的房间传来开门声,沐司茜垫着脚尖踏在地板上,转身将窗关上。房门下面的缝隙没有射进灯光,说明沐司深没有开灯,她能想像出他坐在黑暗的客厅里,皱着眉的样子。但她只能贴在房门后,在黑暗中沉默着,这样的黑夜不知道会以怎样的方式而告终。

第二天早上江绪来的时候沐司茜倒是感到惊讶,自从毕业之后她就有意识地躲着他,两人将近一年都没再见过。即使城市这么小,但你若不想碰到一个人,却还真的碰不到。

因为沐司茜要去商场买东西,江绪便跟了上来,两个人在普通寒暄几句后,各自沉默着,并排走在马路边上的树荫下。

沐司茜盯着路面被阳光缩得矮矮的影子,突然想起他们小的时候,她和江绪总是争抢玩具,不过最后都以江绪被他父亲责罚而告终。

有一次,江绪的表妹来他家里玩,叶茜跟着桂芝琳串门。桂芝琳和江绪妈妈在客厅里喝着下午茶,三个小朋友则在房间玩。房间里有一个可爱的娃娃布偶,两个小女孩就为了这个争抢起来,江绪不知所措地被夹在中间,不知道该帮哪个。表妹单纯地坚信着江绪会站在她那边,无助地看向他,谁知江绪从叶茜和她手里抢过布偶,抱在手上理直气壮地说:“这样最公平。”结果惹得两个女孩都哭了起来,江绪则被冲进房间的江阿姨狠狠教训了一顿。

而令叶茜没想到的是,在她和桂芝琳出门要回去时,江绪冲过来,将之前的那个布偶塞到她怀里,他撅着嘴巴,一副傲娇的样子说:“喏,给你。”

叶茜不解地看着他,他将头扭向一边补充道:“男孩子才不玩娃娃呢!”结果他表妹看见了,又哭了一通,而江绪大概又被批了一顿。

仔细回想,小时候江绪总是说她是捡来的小孩,但在幼儿园里他却从没说过这话,甚至不允许其他人说她,当时小叶茜只觉得他脾气又怪又坏,现在回想起来,这些何尝不是一种关心……沐司茜回想起童年的事,不经意之间笑了出来。

江绪一直侧头静静地看着沐司茜,心里有很多话想说,但却纠结要开始怎样一个话题。他知道了她家里的事,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眼前的她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叶茜,你最近还好吧?”江绪犹豫了半天才开口,公交站台到了,两个人都停下了脚步,沐司茜站在他右侧,在听到这句话后,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早晨的太阳渐渐升高,以一种接近七十度的角度照射在城市,好像要驱逐阴霾,把城市的各个角落都照得亮堂堂。路人的影子都在慢慢缩短,如同有趣的魔法。

沐司茜一直把目光放在脚下的人影上,她看着这一个个匆忙或者悠闲的影子,猜想着他们的生活。有些人虽然行影匆匆,但劳碌中也许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贴心做好了饭菜,女儿在学校里认真地上着课,下班后一家人坐在灯光下吃饭聊天……

“你有没有觉得我像丧门星,导致不幸。”沐司茜的声音明明很轻但话语却有千斤重,她抬头看着他,向他询求答案。

“叶茜……这些事都不是人为可以控制或决定的,不能怪你……”江绪担忧地看向沐司茜,她一个人独自承担了这么多。

沐司茜低着头,安静地没再说话,直到公交车来了,两个人一直维持着最初的沉默。

临近正午的时候,沐司茜和江绪回到沐家,沐司深也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们俩一起进门,但马上用淡淡而客气的微笑掩盖了心里的在意。

江绪有些不自在地坐在沐司深旁边,像是女婿第一次上门拜访一般。而沐司深则装做一切如常地翻看着手中的书,两个初次见面的人自然也没什么话聊,虽然江绪能在第一次来沐家时与沐春华谈天说地,但沐司深却让他有些慌张,特别是在他看到沐司茜看向沐司深的眼神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

江绪还记得,在他像沐司茜告白那次,沐司茜说的那句“我有喜欢的人”,难道沐司茜喜欢的那个人就是沐司深?江绪被自己的这个猜想吓了一跳。

沐司深一直无法让自己静下心来,手里的那本书完全是摆设,听到厨房里传来锅盖掉落在地上的“咣铛”一声,他起身走向厨房。沐司茜正扎着件不太合身的围裙在厨房里手忙脚乱着。

他拿过她手里的锅铲,熟练地捣斥着,说:“我来吧,你去客厅陪你朋友。”

“……”沐司茜发愣地点点头,将围裙解了下来,回到客厅里。

沐司深看着沐司茜走时的背影,心里莫名感到一阵失落。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 “你确定要一个人去吗?”林昀递给叶知秋一杯水,然后坐在沙发沿上问道。 “嗯。”叶知秋将水杯放回桌上认真地点了...
    原小尚阅读 166评论 0 5
  • 吕后,也就是吕雉,是刘邦的妻子。我认为她的一生让我们见证了“女大十八变”,可能有大部分人都认为她是歹毒的,残暴...
    酥饼子阅读 112评论 0 2
  • (1)货物期货(包括商品期货和贵金属期货),在期货的实物交割环节纳税; (2)银行销售金银的业务,征收增值税; (...
    Tiffany左洁阅读 29评论 0 0
  • 后海有树的院子,夏代有工的玉,此时此刻的云,二十来岁的你。 ——冯唐《可遇不可求的事...
    裴紊阅读 54评论 0 0
  • 但愿睡到自然醒后,不被大学上 时间就像一把飞速的火箭,突然间把我们从那个充满火药味般奋战的教室带到了充满无数未知,...
    北纬18度南漂之旅阅读 319评论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