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来的孩子

剩下来的孩子

内容简介

6岁的扎克有一个聪慧异于常人的“天才哥哥”安迪,还有美丽优雅的妈妈和温柔顾家的好爸爸,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羡煞旁人。可这一切都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校园枪击案摧毁了,安迪在枪击案中不幸丧生,幸存的扎克成了家里“剩下来的孩子。”

所有人都承受着巨大的悲痛:妈妈悲伤过度,燃起复仇之意,一心要找凶手的家庭报仇;爸爸在失去爱子之余,还牵扯出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恋情,令整个家庭陷入前所未有的绝望。

幸存的扎克在大人们自顾不暇的悲伤中,成了沉默的“隐形人”,他经常噩梦醒后,只能躲进哥哥的衣柜,在幽暗中寻找一丝安全感。

眼看整个家庭几近分崩离析,劫后余生的扎克决定鼓起勇气找回疗愈的力量,他将如何化解家人心中的悲痛与仇恨,如何带他们走出人生绝望,他一个6岁的孩子,真的可以做到吗?

这是一个关于悲痛与疗愈、仇恨与原谅的温情疗愈力作,读来令人潸然泪下。我们都忘了,没有人可以独自坚强,是心中的爱点亮守护彼此的微光,无论何时何地,我都需要你。



作者简介

莉安侬·纳文(Rhiannon Navin)

出生于德国,现居纽约。身为母亲,她巧妙地捕捉到了男孩的内心世界,使得全书字里行间充满真实的童趣和让人感同身受的真情。

《剩下来的孩子》是作者的处女作,却在上市后受到读者和媒体的热烈讨论,催人泪下的故事和全书“爱”的主题,让此书迅速登上欧美各大榜单。

在2016年法兰克福书展上,书稿推出短短2天,各国出版界就有16家出版社表示要重金购入,作者也因此成为当年zui受出版界关注的新人作家。



媒体评论

一场突如其来的校园枪击案带走了扎克的“天才哥哥”安迪,6岁的扎克成了“剩下来的孩子”,安迪的离去让整个家庭遭受重创。妈妈悲伤过度,一心只想复仇,爸爸也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一颗出走的心蠢蠢欲动……幸存的扎克,在大人们的自顾不暇中成了“隐形人”,他将如何疗愈父母的丧子之痛?如何化解家人心中的仇恨,帮助他们重新找回爱与羁绊?一部不容错过的人性治愈佳作!

——《出版人周刊》


    “爸爸妈妈,请不要再伤心难过了,哥哥死了,但我还活着!”阅读这本书是一个不断掉眼泪的过程。全书通过6岁孩子扎克的纯真视角去回忆一个家庭过往的悲痛以及现实的冰冷,而zui终呈现扎克永不磨灭的希望和他身上不容忽视的治愈能量!6岁的扎克,比破碎的成年人更懂得善良与仁慈,他对生命的乐观及爱的传递让每个读者都为他欢呼而落泪!没有人可以独自坚强,爱让我们心生羁绊,彼此守护度过人生zui难的时刻。

——《华盛顿邮报》


《剩下来的孩子》道出了每位家长的终极恐惧:如果杀害你孩子的凶手竟是你认识的人,或者说是你自以为认识的人,你会怎样?恭喜莉安侬·纳文——这部处女作实在非同凡响。

——哈兰·科本(Harlan Coben),《纽约时报》畅销冠军



精彩片段

拉塞尔小姐让所有人进了储物间,拉上了门,全程都能听见砰砰的声音。我不出声地数着数。


砰!一。砰!二。砰!三。


喉咙又干又痒,好想喝口水呀。


砰!四。砰!五。砰!六。


“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拉塞尔小姐低声念叨。然后她又跟上帝说话,管他叫“亲爱的主”,后面别的话我没听懂,她声音太小又太快,估计是只想让上帝听见吧。


砰!七。砰!八。砰!九。


总是砰三声,停一下。

拉塞尔小姐突然抬头,“我操。”又说脏话了哦。“我手机!”她打开一条门缝,砰声不再响起时,全都打开,猫着腰跑过教室,跑到讲台前,然后又跑回储物间,又把门拉上,这次说让我拽着那块金属片。于是我就拽着金属片,可是手指好疼啊,门又好重,关不上。我只好两手齐上阵。

拉塞尔小姐两手都在颤抖,抖得那么厉害。她解锁界面、输入密码时手机都跟着一起抖,老是输错密码,每次输错,屏幕上的所有数字都会抖一下,然后又要从头开始。“快点,快点,快点。”拉塞尔小姐说。她终于输入正确时,我看见了密码:1989。


砰!十。砰!十一。砰!十二。


我看着拉塞尔小姐拨报警电话911,那头有人接了,她说:“对,您好,我在麦金利小学,在维克花园这边,罗杰斯路。”她语速很快。借着手机的亮光,我都能看见她口水喷在了我腿上一点。我都不能用手擦,手还得拉着门呢。不能擦,但我一直盯着那块口水,就在我裤子上,一个小口水泡,好恶心。“有个人在学校,有枪,他……好,那我不挂电话。”她对我们小声说,“已经有人报警了。”她说的那个词“有枪”,后来我就满脑子都在想。


砰!十三。有枪。砰!十四。有枪。砰!十五。有枪。


我在储物间里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可真热啊,好像空气都被我们吸完了。我想开一点门,放进点新鲜空气,但心里太害怕了。心在胸口跳得超级快,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尼古拉斯就在我旁边,眼睛紧紧闭着,呼吸声音特别急促。肯定是他,吸走的空气最多。

拉塞尔小姐也闭着眼睛,但呼吸比较慢。她“呼呼——”时,我就能闻到那口长气里头的咖啡味。她睁开双眼,又对我们小声说话。她叫了每个人的名字:“尼古拉斯,杰克,伊万杰琳……”最后是“扎克”,这感觉可真好。她说:“不会有事儿的。”她又对我们所有人说:“警察就在外面,要来救我们了,而且我也在呢。”她在,我就很开心。有她安慰,我就不那么害怕了。就连咖啡口气,我都不觉得怎样了。我就假装是爸爸周末在家吃早饭时的口气。我也喝过一次咖啡,不怎么好喝。好烫,还一股……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很老气的味道。爸爸听我这么说,笑了:“行吧,反正咖啡对发育不好。”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我好希望现在爸爸在身边。可他不在,只有拉塞尔小姐和我的同学,还有砰砰的声音……


砰!十六。砰!十七。砰!十八。


声音突然变得好响好响,走廊里传来一阵尖叫,储物间里哭声更大了。拉塞尔小姐不再跟我们说话,转回电话那边:“天啊,他走近了。你们来了吗?你们来了吗?”问了两遍。尼古拉斯睁开眼,呕一声吐了出来。吐得全身都是,还吐进了艾玛的头发里,沾在了我的鞋跟上。艾玛尖声一叫,拉塞尔小姐连忙捂住了她的嘴,手机脱手,掉进了地上那堆呕吐物里。门外有警报声。我有个特技,就是能分辨出不同的警报声——消防车、警车、救护车……可现在外面警报声太多,我都分不出来了。都混在一起了,还怎么分呢?


砰!十九。砰!二十。砰!二十一。


又热,又湿,又臭,我都快晕了,肚子好难受。然后,突然之间静了下来。再也没有砰砰声了,只有储物间里的哭声和打嗝声。

然后,突然响起了一大——堆——的砰砰声,好像就在我们旁边。一连串的砰砰声,还有东西掉下来摔碎的声音。拉塞尔小姐尖叫着捂住耳朵,我们也尖叫着捂住耳朵。我这一松开手,门就开了,光射了进来,刺痛了我的眼睛。我还想继续数砰声,但那么多,数不过来。紧接着,声音消失了。

一切突然完全静止,就连我们也静止了,谁也不动一根汗毛。好像就连呼吸也停止了。我们就那样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动也不动,一声不发。

然后,教室门口多了个人影。我们都听见那人在转动门把手。拉塞尔小姐呼吸都成了一坨一坨的,就那种“哈、哈、哈”的声音。有人在敲门,一个叔叔大声问道:“里面有人吗?”

教室外面传来好多声音,走廊尽头有人在大喊。好像是查理的声音在喊:“不,不,不!”一遍又一遍。我想,查理为什么要叫成这样?有枪的人把他打伤了吗?他可是学校保安,要是有人有枪那对他来说可真是太危险了。

警察让我们坐在教堂长椅上时,我想起了齐普大伯,想起了在他的葬礼上我有多难过。我们都得坐在长椅上,警察喊:“往里面挪,大家必须都坐下啊,再往里。”于是我们就又往里挪,直到所有人又都挤在一起,好像在棺木里一样。左边的长椅和右边的长椅中间有条走道,有几个警察排成队站在长椅旁边。

我两脚都冷得像冰,而且还尿急。我问我坐的长椅旁边的警察,能不能去下洗手间,可他回答:“大家现在都必须坐着,小朋友。”所以我只好憋着,不去想有多尿急。可人越是不想去想什么事,就越是满脑子都是这件事。

教堂后面那扇大大的门一直开了又闭,嗖的一声,又咣的一声,声音很大,嗖——咣!有人进来,有人出去,主要是警察,还有几个老师。我没找着科拉瑞丝太太,也没看见查理,说不定他们还在学校里吧。然后,家长们也走进了教堂,教堂里一下子又挤又吵。家长可不像我们这么安静,又开始像问问题一样叫名字。家长看见自己孩子时会又哭又喊,想挤到长椅这边来,走到孩子身边。挺难的,因为我们都坐得很近。几个同学奋力翻了出去,看见妈妈或者爸爸就又哭了。

最后,门又开了,又是一声嗖——咣,妈妈走了进来。我站起来,好让她看见。然后,我就丢了个脸——在所有同学面前,妈妈一路喊着“宝贝啊”跑了过来。我翻过别的同学,爬了出去,去到妈妈身边。她抓住了我,摇晃着我,她又冷又湿,是在外面淋了雨。

接着,妈妈抬头看了看周围,问我:“扎克,你哥呢?”

正版图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