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

(下一部茅山系列的单元部分,一个脑洞。先记下来,以免忘了。)

“姑娘,外面来人了。”一个小女孩在帘子外面轻轻的说。珠帘里的人用手臂缓缓支起头,说到:“传吧。”

外面传来轻飘飘的脚步声,帐中的人皱了皱眉头,坐了起来,背对着门口。

脚步停在珠帘之外三丈,那人作揖说道:“小生郑楚寒拜见阁主。”

帐中人似乎笑了一声,说道:“你的名字怪有趣的,我这解忧阁藏尽古今事,却刚好听过一个和你同名同姓的人,不过是大唐之人,是个,呵呵,是个小偷呢。”

郑楚寒将眼睛投到地上,说道:“哦?那据您所知,这唐人郑楚寒是个什么样的人?”话音刚落,就听到珠帘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抬头便看到一直纤瘦白皙的手,轻轻撩起了帘子,随后便看见一对眼睛,郑楚寒看着这对眼睛愣了愣,这阁主极其年轻,十七八岁的样子,虽然生的不是顶美,一对眼睛却十分迷人,明明小小的年纪,眼中却有种不屑尘世的超脱,瞳孔好像深渊古谭,映着山河日月。那阁主一笑说道:“郑公子怎么了?”

郑楚寒回了回神,笑道:“没什么,只是没想到解忧阁的阁主,竟然是这么个年轻佳人,更没想到,解忧阁竟然藏在点翠楼中,还没想到,名满天下的张家的三小姐,居然是阁主大人。”

那阁主挑了挑眉,走下床榻,坐到了桌前,说道:“普通的客人只会在点翠楼中取乐,唯有身兼道术,又有诉求的人才能进入解忧阁。”说着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说道:“你不会道术,也不会别的禁术,却能进来,却是为何?”郑楚寒笑而不语。阁主给自己缓缓倒了一杯水,突然停了下来,抬头说道:“难怪了,你不是这里的人,你从哪里来?”

郑楚寒也坐了下来,笑道:“不愧是张三小姐,我再介绍一下自己吧,在下,唐人郑楚寒。”张小婉手抖了抖,说道:“当下是明洪武七年。”

郑楚寒说道:“我也搞不清楚,只记得我在那个地方待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不知怎么的,回来之后便成了这样。”郑楚寒兀自倒了杯水,说道:“武周时期,我习得妙手空空之法,自比战国侠盗柳下跖,曾妄言天下之宝,只要我想要没有得不到的。谁晓得,有一天却栽了。那日,我听说安乐公主得了一件衣裳,叫碧水仿仙裙,说是有一得道者曾漫游天宫,以瑶池仙品荷叶模仿天宫仙娥的服饰做了一件仿仙裙,献给安乐公主。”张小婉噗嗤一笑,说道:“胡扯,这道士既然都登临仙界,哪会贪恋人间富贵,可笑,容我想想,你不会信了吧,还盯上了这件宝物?”

郑楚寒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说道:“总之我是去了,怎奈何技艺不精,宫门森严,被发现了,虽然宝物到手,我也逃出了宫,谁知安乐公主视这件衣服如珍宝,官差穷追不舍,我也身负重伤,最后不知逃到了哪里,体力不支晕在一处山涧边,便不省人事,但朦胧中却看到一道光芒以及一双女人的脚。”

张小婉皱了皱眉头,说道:“说下去。”郑楚寒的眼神温柔了起来,说道:“再醒来,已经是晚上,我身上的伤居然全好了,我才打量着这个地方,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仿佛是一处仙境一般,山水,星空,满月,树荫,和萤火虫,真是极美的地方。我想找到昏倒前看到的那个女孩,我想一定是她救了我。”

张小婉插话说道:“嗯,所以呢,你跋山涉水,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她?”

郑楚寒笑着摇摇头,说道:“没那么夸张,旁边有一处山洞,洞门扣有许多藤蔓把洞口遮住了,穿过这个洞口,便到了另一处,全都是古树,一大片古树遮天蔽月,但是却又点点荧光布满树叶之间,而这荧光的来源在最大的那棵树上,树杈上躺着一个姑娘,周围全都是煽动着翅膀发着荧光的蝴蝶,她静静的睡在树叶和萤蝶的交错中,美得恍若一个梦境。我当时就想,我大概是到了什么仙域。那姑娘就像书中说的,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对,就是屈子的山鬼!”郑楚寒突然激动了起来,在地上来回踱步,嘴中说道:“对啊。她怎么会是普通的散仙啊,她是神啊,屈子的山鬼说得很清楚,乘赤豹兮从文狸,被石兰兮带杜衡,她便是如此啊!”

张小婉说道:“你冷静点,然后呢?”

郑楚寒缓缓坐下,说道:“然后她轻轻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我。她的眼睛迷茫而无辜,野性又无所畏惧,她看到我,也不惊讶,也不害怕,缓缓站了起来,从树上跳了下来,直直扑倒我怀里,我伸手接住她,才发现她轻飘飘的,她就这样抬头望着我,突然就笑了。”

张小婉皱了皱眉头,说道:“不想听这个,说重点。”

郑楚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后来我才发现她能号令百兽,大到到豺狼虎豹,小道蛇蝎虫蚁,无一不和她亲近,无一不听她指令,而这林中的动物若有什么损伤,都是她去疗伤,她有一种神奇的治愈之术,一般的伤口只一瞬间便能治好,犹如没受伤一般。我想她大概也把我当成什么受伤的动物了。她虽有人形,却不通人言,也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以藤蔓树叶蔽体,长发也拖到了地上,于是我就把安乐公主的仿仙裙送给她,并帮她盘了发,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不知过了多少时月,林中突然来了一群奇怪的人,他们能呼雷唤电,招风布雨,口口声声说捉了她能长生,我不敌他们,感觉自己应该是被杀了,可是醒来后却到了这里。”

张小婉笑了笑,说道:“山中方一日,事上已千年,你莫非是书中的烂柯之人?”

郑楚寒苦笑道:“姑娘莫要取笑,我今日之诉求,就是想让姑娘帮我找到她,我已非世间人,也不想再贪恋人世,张小姐,无论你用什么方法,请送我回去吧。”

张小婉笑了笑,说道:“你要知道,来解忧阁达成夙愿可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你能给我什么?”

郑楚寒反问道:“姑娘想要什么?”张小婉把玩着手中的杯子,说道:“如果我送你回去,就取走你第一个看到的生灵的命就可以了。”

郑楚寒愣了愣,说道:“山中多神兽,这道也不难,只是如果我第一个看到她却又如何?”张小婉笑道:“解忧阁有解忧阁的规矩,既然要让你达成夙愿。自然不会取走她的命。”

“成交。”郑楚寒说道。

“五日之后,来这里找我,不送了。”张小婉信步踏上了床榻,缓缓躺了下来。

郑楚寒退了出去,日头已经偏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原创:长篇小说 沐浴阳光 ...
    雅贤阅读 5,520评论 0 12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742评论 0 10
  • 在学校的时候,成绩被划分成优良中差四等;工作后,绩效被划分了A,B+,B,C,D五等。事实上,很多主管将员工进行了...
    商未央阅读 100评论 0 1
  • 【五律(新韵)】 春日归乡 -文/大漠 塞外他乡地,寒冬漫漫长。 无边荒沙寂,满目草枯黄。 古道无情义,边城写满苍...
    大漠qxy阅读 55评论 0 2
  • Linux IO模式及 select、poll、epoll详解 一. 涉及概念 用户空间与内核空间 进程间切换 进...
    Spike_Spiegel阅读 33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