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灯光下,一张小圆桌旁坐满了人。

女人心疼的,用手轻轻地揉着孩子的手,孩子的手上满是一块块的小红疙瘩。孩子躺在女人的双腿上,渐渐睡去。男人嘴里吐出一圈一圈的烟,屋子里顿时,烟雾弥漫。枯瘦年长的老人,依在门口,静默着。

一个稍胖的女人翘着二郎腿,先开了口,边磕着瓜子,边说道:“依我看,自从陈家捡了那个孩子回来。咱们村里的小孩就一直闹传染病,我可不想让俺们家的孩子传染上。”

众人都点头,说:“对对,是啊是啊。”

其中一个妇女说:“俺家大胖,跟那个陈家的孩子,玩了一天。当天夜里就发了高烧,过了好几天,烧才退了。”

另一个女人抱着熟睡的孩子说:“唉,我家的孩子,手上长满了红疙瘩,现在还没消下去呢。”

……

有个膀大三宽的男人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道,“咱们直接刨个坑,把他埋了算了。”众人有的唉声叹气有的摇头。

接着,一位老者推推了眼镜,眼神里满是惊慌和恐惧。仿佛,一场大灾难将要来临。他紧紧握住双手,对众人说:“咱们得把这孩子送到医院里去,不能在让传染病蔓延了。不然,全村人都会没命的。”

不知是谁,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把这孩子送医院去,药费谁出呢?”

众人面面相觑,沉默了片刻。

众人把目光朝向了村长。

村长:“既然,大家都说了自己想法,我回去在好好想想。就先这样,大家都散了吧。”

话说完,村长走了。

众人渐渐散去,剩下几个妇女喳喳叽叽。

杜鹃鸟,叫醒了黎明。云从薄雾里出来,划开了一道口子。口子越来越大,东方渐渐地升起了一轮红晕。

妇女们在送孩子上学的路上,叮嘱孩子,“你不要跟那个哑巴玩,他有传染病,会传染给你的。”

有的孩子记住了,有的孩子在踏入校门的那一刻,远远地抛在脑后了。

下课后,男孩子都在走廊里嬉闹着。只有他,软绵绵的坐在台阶一侧,脸上没有一丝红润,耷拉着脑袋。屋檐上的积水,一滴一滴的滴在他的头上。头发湿湿乎乎的,像是发霉了的豆芽菜。

操场上,一群男孩子在玩球。球滚到他身旁,一个大高个子的男生冲着他说:“那个哑巴,你帮我把球捡起来。”看他没反应,大高个子男生,直接走过去,把球捡起来对他说:“你和我们一起玩吧。”他没说话,无力地摇了摇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过了几日,众人有些沉不住气了,看村长没有反应。想去村长家问问,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夜里,村里一帮妇女,去村长家敲门...
    渔果儿阅读 40评论 0 0
  • Quite unawares,this class is almost over.The four imagina...
    行香子茉阅读 50评论 0 0
  • 几年前江浙游,印象最深的是苏州唐寅(唐伯虎)园里的“走眼夫人”雕像。 据传“走眼夫人”是唐伯虎的二夫人,因为唐伯虎...
    写译人生阅读 206评论 0 1
  • 今天和先生去逛街,本来是真的就逛街,路过一卖鞋的店,说是去看看,结果就上厕所的功夫,他老人家就给自己买了双价格不菲...
    一只爬行的蜗牛阅读 6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