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30万彩礼分手,男子讨要16万礼金反被拉黑,丈母娘:你找法院要

新闻事件:

9月14日,河南商丘,男子小张本来已经要订婚了,但因为女方开口要30万彩礼,他选择分手。

从小张与前女友的聊天记录来看,他直言:“我娶不起你,我家没有那么多钱,你找个18万8的吧。”

小张与她交往了两个月,就已经谈到要订婚了,小张家也已经支付了16万6的礼金。

现在两人已经分手,女孩也曾经表示要退还16万6礼金,但小张说她一分钱没退还,现在他也已经被女孩拉黑了。

小张的母亲泪流满面地说:“赶紧把钱给俺要回来,叫我心里能好受一点。”

当小张和记者一起找到女孩的母亲,这位前丈母娘非说钱已经给了,当记者问她什么时候给的,她却说:“我不记得了,给俺闺女了。”

然后,她急了,声嘶力竭的指着小张说:“就是现在给的他!”

记者转头问小张:“有这回事吗?”

小张斩钉截铁地表示没有,小张的父亲接着说:“法院判给俺的钱,俺就跟你要钱就行了。”

没想到女孩的母亲接着说:“你跟法院要去吧,我没欠你钱,你找法院要去。”

记者拨打了女孩的电话,但却没有打通。

最终,小张一家被逼无奈,最终去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情感分析:

01谈了两个月就订婚?

小张直言谈了两个月,去女孩家之后,就说订婚的事情了。

不禁想问:谈了两个月就订婚?在对彼此还不够了解的情况下,就匆忙支付了16万6礼金?

季羡林先生曾在他的散文《爱情》中写道:

“我并不是提倡二人‘一见倾心’,立即办理结婚手续。我觉得,两个人必须有一个相互了解的过程。这过程不必过长,短则半年,多则一年。余出来的时间应当用到刀刃上,搞点事业,为了个人,为了家庭,为了国家,为了世界。”

要选择一生的伴侣,怎么可以这么草率,这么匆忙。时间是一切的解药,没有足够的时间了解,怎么就能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呢?

闪婚很可能伴随着闪离,更可能引发这样的纠纷。

我们常说:“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作为一个成年人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尤其在结婚这件事情上,否则承受后果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父母。

02彩礼,什么时候能取消?

关于彩礼,我们已经讨论了很久,在移风易俗的当下,它真的不合时宜,真的有“卖女儿”之嫌。

彩礼要得越高,只能说明女性的社会地位越低,女性在原生家庭的地位越低,女性在未来婆家的地位越低,在婚姻中越是弱势群体。

如果男女在社会和家庭中,足够平等,女性有足够的保障,何须婚前必须向男方要高额彩礼来满足自己的安全感?

如果女性在原生家庭中足够被重视,父母不会借着女儿出嫁,为自己存钱。相比不体面的要彩礼,给女儿足够的嫁妆,不才是女儿的底气与支撑吗?

要了彩礼,婆家就会认为我已经付出过“代价”了,女孩嫁过去以后,婆家潜意识里就会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唐晶说:

“戒指好看,我可以自己买。”

如今这个时代,女性已经拥有了这样的机会和权利。所谓的保障与安全感,永远都是自己给自己的,而不是手心向上问别人要的。

03“买卖不成,仁义在”

视频中那个女孩的母亲,声嘶力竭的说已经把礼金返还的样子,真的好丑。如果已经返还,当记者让她拿出证据的时候,她却拿不出来;如果没有返还,这样“正大光明”地说谎,就不仅仅是道德问题了。

因为彩礼的存在,订婚真的就像一桩买卖,既然两人已经分手,那就好聚好散吧,做人最起码的一点诚信必须要有的。

04为什么非要把婚姻变成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我们常听到这样的话: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潜台词就是恋爱是美好的,婚姻是痛苦的;恋爱是童话,婚姻是现实;恋爱是天堂,婚姻是人间。最后,还要总结出一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可是谁把两个家庭拉进了婚姻呢?

视频中,小张母亲哭泣的脸和女孩母亲狰狞的脸都特别扎心,两个孩子都已经成年,为什么父母还要如此“糟心”?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作为父母,要把婚姻还给孩子;作为孩子,也别再拿自己的婚姻让父母揪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