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前世见过你

1

我有个大学室友叫做李影,人送外号“李政委”。

李影在军训开始之后两天,就和教官称兄道弟,勾肩搭背,仿佛上辈子真是肝胆相照的亲兄弟一般。大家都顶着烈日炎炎在太阳底下晒脱了皮,这货却吊儿郎当的坐在树荫下,对着十米开外的女兵连吹着口哨。

军训结束之后,李影迅速和辅导员熟络了起来,理所当然的当选了班长,又跑到学生会并成功入选,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还进了校文学社。

总之,李影活跃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堪称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都不用别人搬,自己屁颠颠就走了过去。所以我们班上给他一个外号——“李政委”。

我和他一个宿舍,好奇问他:“你这么匆匆忙忙是为了什么?”

他故作深沉的样子很欠打,不过我还是忍住了揍他的冲动,因为他说话了:“你上大学是为了什么?”

猛然间被他这么一问,我还真有点懵逼,迟疑了片刻:“好好学习?天天上网?”

“切……”李政委给了我一个白眼,“上大学,不谈个恋爱找个妹子,能算上了大学吗?”

我幡然醒悟,这货在学校这么活络,原来是为了寻找目标。

不过,虽然李影性格活泼,外向开朗,还在学生会和文学社混得风生水起,但是却始终没有把恋爱谈成。因为,他这副尊容,实在是有点对不起观众。

李影身高一米六出头,肤色跟非洲兄弟有的一拼,关键是从上大学起,脸上的痘痘就此起彼伏,从未断绝过。五官平平不出彩,还瘦不拉几跟柴火妞似得。一句话:李影和“高富帅”实在是不搭边,而且是仇敌那种。

他有时候戏言:我上辈子肯定帅的惊天动地,所以这辈子才变成这副尊容。

不过李影从来不自卑,就算是在这个看脸的世界被学校的妹子拒绝了一千零一次,他还是会第一千零二次表白。这点上,我们一整个宿舍还是很佩服他的。

理所当然,李影整个大一就这么在寻找目标和表白失败中度过了。大一暑假之前,他信誓旦旦:“大二,我一定要拿下一个妹子,谈个恋爱。”

2

大二一开始,学生会和文学社都忙着纳新,已经是学生会外联部部长和文学社副社长的李影更是忙的看不见人影,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才会回到宿舍,一大早我们还没醒,他又起床去忙活了。

新生军训完了之后,李影终于是能够闲下来,偶尔在宿舍和我们聊上几句,但是也仅仅限于几句,他依旧忙的不见踪影。据坊间传言:曾看见李影屁颠儿跟在一个大一学妹的后面献殷勤。我们恍然大悟,这货是借职务之便,把目标瞄准了大一的学妹。末了,还不忘在背后咬牙切齿异口同声说道:“禽兽!”

李影的新恋情依旧没影,我们也没有继续追问,只知道目标是一个大一的学妹。

直到那一天,李影回来宿舍有些沮丧,早早就爬上了床,躺在床上闷闷不乐。我们刚打完一局NBA2K,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准备关灯睡觉。

这时候李影却突然从床上弹起,坐了起来,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们有些奇怪,但是也没在意,就去外面洗了澡回来。发现李影还在床上坐着自言自语,我试探着问道:“李政委,你这是咋了?”

李影转过头,双眼无神,空洞洞的不知道在望着哪里,然后我们就听见他平静的说:“传说阴间有一条忘川河,走到尽头,有一个草棚,里面架着一口大锅,一位老妇人在那里熬着一锅汤,就是孟婆汤了,传说转世投胎的人,喝了孟婆汤就会忘记前世的事情,安心投胎。可是我啊,就是不愿意忘记你,所以就千万百计躲过了孟婆汤,这才带着前世的记忆投了胎,还好,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找到了你。”

李影在说这段话的时候,起初神色毫无波动,说到最后嘴角竟然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容,仿佛眼前真的看见了某个不存在的身影。

整个宿舍的温度在一刹那降至冰点,我们三个人感到后背发凉,头皮发麻,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刘邢上前两步,仰头望着李影,拍了拍他的床沿,说:“李影,你还好吧!”

李影低下头,眼中恢复了活泼,咧开嘴一笑:“怎么样,这个理由怎么样?”

“理由?”张冬一脸懵逼,“什么理由?”

李影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我要去表白,这么理由怎么样?”

“我去你大爷!”我脱下拖鞋就扔了过去,“你是不是闲得慌?吓死爸爸了!”

李影连忙求饶:“别别别,你们就说我这么去表白怎么样?”

刘邢白了他一眼:“你特么是给僵尸表白吗?”

“就是!”张冬接过话茬,“别把人小姑娘吓坏了。”

“别别别……”李影连忙从床下爬了下来,“你们先听我说……”

我们这才知道,原来那个学妹是外语系的新生,因为爱好文学加入了文学社,结果就被李影给盯上了,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李影更是产生了一种“这特么不就是上天给我送我来的媳妇吗?”的错觉,但是基于以前表白失败的经验和学妹那颗澎拜跳动的文艺少女心,所以他这次准备了一个特别的表白,争取能够一击即中,抱得美人归。

我听完了笑的肚子疼,缓了好一会才说:“相信你这种鬼话,学妹只怕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吧!”

李影脸黑,看不出来脸红尴尬,不过他还是咳嗽了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心虚,于是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一定是我的故事编的不够好,所以我要好好想想。”说完又爬了上去,闭着眼睛继续思考。

3

在李影的故事里,他的前世是一个高富帅——程心。

程心是民国时期上海滩有名的富二代,他的父亲程老爷子是上海滩首屈一指的富商。

程心生的俊朗非凡,一张脸宛如雕刻,配上一米八的身高,二十出头的年纪在上海滩的十里洋场如众星捧月一般,是出了名的公子哥。

他熟悉上海滩每一家歌舞厅的特色,知道每一家歌舞厅头牌的名字,也知道每一家饭店的招牌菜,知道上海滩最好喝的红酒在谁家里收藏着,也几乎睡过每一位上海滩的交际花。

说到女人,程公子如数家珍:谁的腰最细,谁身上味道最香,谁的腿最长最浑圆紧实,谁在床上叫的最起劲。程公子都能一一描述出来。

但是,他依旧不满足。人总是这样,拥有的更多,想得到的就越多。在某一个春宵云雨之后,程公子坐起身子,看了一眼旁边身段玲珑有致的女人,他突然发现自己厌倦了这些浓妆艳抹、媚眼如丝的女人们。

程心在床榻边上抽完一根烟,穿好衣服,关了房门,悄悄下了楼。

程心就这么在街上晃悠,此刻时值黄昏,夕阳眷念着白天最后的时刻不肯下山,给上海滩的街头披上了一件橙红色的外衣。街上的小摊贩的叫卖声,汽车的鸣笛声,和远处港口轮渡的汽笛声此起彼伏,程心却感到世界一片寂静,他就这么在一片寂静里面走着,仿佛要走进一个更寂静的世界去。

他漫无目的却满心欢喜,似乎从来没有仔细看过上海滩的烟火味儿。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学校的门口,晚风清凉,程心碰巧抬起头,然后就看见了这一辈子最美丽的风景。

女孩儿上身穿着一件浅蓝色的上衣,下身是一件黑色的长裙,脚上配着一双黑色的皮鞋,一根乌黑发亮的大辫子垂在胸前,柳叶眉,大眼睛,左眼眼角还有一颗暗红色的泪痣,唇红齿白,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皮肤仿佛要掐出水来。程心望见她的时候,她怀里抱着书本,身后正好有同学叫她,她回过头莞尔一笑,程心觉得这个世界最美丽的风景莫过于此了。


“切……”我们集体对李影竖了中指,刘邢说道:“又是一见钟情,你就不能编一个好一点的故事?”

“虽然老套,但是情真意切啊!”李影满不在乎,自言自语,“一定能打动她的。”

“睡觉睡觉……”我关了灯。

李影也躺下,却不睡觉,还在继续思考。

4

李影不断的完善自己的故事:他给那个女孩取名叫做“苏笙”,还有一个是中学副校长的父亲。并且让自己的前世动用自己的关系找到了苏笙的住处,对着苏笙一顿穷追猛打,改掉了自己一身花花公子的臭毛病,开始认真帮着家里打点生意。

而现实中的李影也是一样,还真的就用前世这个烂梗去和学妹表白,也是为了学妹鞍前马后,随叫随到,穷追猛打,可谓是上课追,下课堵,节日送大惊喜,周末送小惊喜。

如此一个月之后,李影终于和自己故事中的前世一样,俘获了现实中学妹的芳心。

所以,当李影把一个漂亮的学妹带到我们面前十指相扣的时候,正在食堂吃饭的我们简直要惊讶的掉了下巴。学妹叫顾梦,外语系,比李影还高一些,上身一件短袖,下身穿着牛仔短裤配着白色运动鞋,扎了一个马尾,一双大眼睛如一泓秋水,左眼眼角也是一颗暗红色的泪痣。这模样,虽然外语系妹子多,但是最少也得是个班花级别啊。

李影在我们面前臭嘚瑟,咧着一张嘴说:“怎么样?漂亮吧!”顾梦听了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双颊微红。

我们一边说着漂亮,一边在心里咒骂李影是个禽兽。

可是李影还不满足,他说顾梦现在每天都要缠着他讲前世的事情,他必须要把这个故事一直编下去。

我们在宿舍给他出谋划策:“你就随便找个结局,程心和苏笙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大团圆结局,皆大欢喜,多好。”

“不行!”李影坚定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张冬一边操纵科比投了一个三分,“小女孩家家,大团圆最合适了。”

李影还是不同意,说道:“如果都大团圆结局了,那么我这辈子为什么还要来找她呢?我肯定是特别对不起她,所以这辈子才要过来找到她,赎罪。”

我们继续打游戏,不想理他。他又一个人陷入了沉思。

5

李影后面的故事中,程心和苏笙结了婚,过了一年的幸福生活,程老爷子一病不起,撒手人寰。处理完程老爷子的身后事之后,程心故态复萌,又变成了花花公子。

原来,因为程心花天酒地,没有一点进取心,程老爷子本来打算是将自己的财产全部捐给慈善机构。程心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极力需要扭转自己的形象,正好遇见了苏笙,就开始追求,并且假装已经痛改前非,既能赢得美人心,又能获得程老爷子的信任,等程老爷子驾鹤西去,程心获得了所有的遗产,又开始挥金如土,过上了之前的生活,甚至是变本加厉。

李影每天给顾梦讲一些程心和苏笙的故事:程心将苏笙弃之不顾,整日花天酒地,甚至公然将欢场小姐带到家中,后来还染上了大烟,将家中的财产挥霍一空,甚至性情大变,动不动就对苏笙拳脚相加。总之,李影开始将程心贬低的一文不值,苏笙的命运越来越悲惨。

他和顾梦的感情却随着故事的行进开始升温。

为了确保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李影甚至找了艺术系的同学帮忙,照着他想象中的样子,给苏笙画了一幅画,画中的苏笙是程心第一次见到时的的样子,一件浅蓝色的上衣,黑色长裙,黑色皮鞋,脸上浮现着微微的笑意。

李影说等到有一天把这幅画给顾梦看,她一定会更加相信这个故事。可是,还没有等到那一天,李影就开始变的不正常起来。

最初的时候,我们发现李影一个人在宿舍里面哭,问他原因他却沉默相对。问的多了,他才说:“我就是觉得,我怎么就这么混蛋,对不起苏笙。”

“什么?”我满脸疑惑,又确认了一遍,“你说你,对不起苏笙?”

李影点点头,一脸认真。

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问他:“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了?苏笙不是你虚构出来的吗?”

“不不不……”李影连忙摆手,“我现在感觉,苏笙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我的前世,肯定做过对不起苏笙的事情。”

我顿时感到背后发凉,看着他一脸认真言之凿凿的样子,让我有一种彻骨的寒冷。连忙丢下一句“瞎说”就不再理他了,他却一直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后来,李影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连顾梦都不见了。整天就知道躲在宿舍里面神神叨叨的,嘴里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之类的话,我们不止一次看见他双手抱头,一脸懊悔的样子,有时候半夜醒来,我们也会看见他坐在自己的床上,抱着那幅苏笙的画像,嘴里依旧小声念叨着“对不起”,连说梦话都会喊着苏笙的名字。

发展到最后,李影连学生会和文学社都不去,和顾梦也不再约会,后来干脆连课都不上了。他就待在宿舍里,要么在椅子上一坐一天,要么在床上闭着眼睛神神叨叨一整天。偶尔出去在校园里面溜达,双眼浑浊无神,脚步机械般挪动,仿佛魂儿早就已经离体,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在校园里晃荡。

辅导员在确认了李影的消息之后,只好找学校的心理医生对他进行了评估,结果当然是不适合在学校继续学习,连忙就通知了李影的家长前来接他回家静养。

6

李影被接回去的那天晚上,我们收拾他的东西,无意间翻出了那幅他找人画的苏笙的画。

正巧这时候顾梦打过来电话询问李影的事情,我跟她随便聊了会之后问她:“你真的相信李影跟你说的这些吗?”

电话那头的顾梦说道:“相信啊!为什么不相信?”

“啊?”这下轮到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因为我就知道一个叫苏笙的人啊!”顾梦在电话那头平静的说,“说起来还是我的长辈呢?算起辈分,比我高了好几辈,据说是我外婆的二姨……”

“等等!”我打断了顾梦的话,“先挂电话,你上QQ,我给你看点东西。”

我用手机拍了那副画,用QQ发给顾梦。过了一会,苏笙也发过来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黑白照片,已经有些泛黄,可是依旧能看出照片上的人,和李影找人画的那幅画中的苏笙一模一样,上衣,长裙,皮鞋,包括那抹浅浅的笑意。不同的只是一张是彩色,一张是黑白,而且那张照片上的人,清晰的看见左眼眼角有一颗泪痣。

“这是我暑假去我外婆家玩的时候发现的,一时兴起就拍了照,随便问了问我外婆这张照片的一些事情。”顾梦在QQ继续发了些话。

我却没有心思去看了,也没有心思去思考这件事情的真假与否。

我只觉得整个宿舍的空气仿佛结冰了一样,我的心跳不断的加快,呼吸开始变的急促,浑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

这时,一阵风吹开了宿舍的门,原来本就很清冷的宿舍,一下子变的更加清冷了。

我看着那张苏笙的画像,仿佛她缓缓抬起头,对着我莞尔一笑,说道:“请问,程心是住这儿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任务1 运行结果 源代码 任务二 运行结果 源代码 任务三 运行结果 通过这次作业,对 HTML 的 各个标签有了...
    rangel阅读 57评论 0 1
  • 下午一点半,回家的地铁,人流依然拥挤。车门不断开阖,人来人往。一个女人讲着电话踏进车厢,靠着扶手站定。大约三...
    213foreve阅读 24评论 0 0
  • 【鹊曾作业本】2017.4.22 累计55 今天重温思考笔的空性 1.都是对的 我手里拿着一支笔,我觉得它是一支笔...
    鹊曾阅读 20评论 0 2
  • 今年年初的时候,想再提高一下英语,虽然我的发音没问题,但总觉得自己说的英语不像native speaker。有一次...
    雪茉莉阅读 4,832评论 31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