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里的小女生,靠写作在杭州买了套房子,她的故事很励志 文/青叔

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昨晚刷微信,“搜一搜”朋友圈热点资讯时,一篇自媒体公众号首发的推文《坚持写作的第十年,我用稿费在杭州买套了房子》,跳入眼帘。

再一看,作者是巫小诗,文章也是发自她悉心呵护的自己亲手培植的文学梦想家园一一一个取名为“巫小诗”微信公众号平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巫小诗”?这个名字陌生而又好熟悉。陌生,是我很长很长时间在微信朋友圈没注意她的动态了;好熟悉,是最近多次在网上读到她写出的幽默诙谐满含风趣的故事。

我赶忙回头翻了翻微信朋友圈,搜了一下她的名字,还好,巫小诗还“忠实”地守在我的好友之列。再仔细看看,天啊,巫小诗竟于去年年初还出了一本畅销书《你是我的游乐园套票》,销量曾一度占居当当网青锐作家新书榜首。慢慢回想起来,琐忆到加她为好友时,小诗还是个心纯如晶、天真可爱的小女生,好像那时她正在湖南大学读大一。别人上大学花家里的钱,她却靠写作用稿费上大学不用花父母的钱。

2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巫小诗,90后,原名袁岚,一位文静而娴熟的女孩子,生于江西九江。高中时代,她曾多次在《中学生博览》、《萌芽》、《课堂内外》、《语文报》等刊物发表文章,文笔质朴、简练,直击读者心灵。

2016年毕业于湖南大学,大学期间曾作为公派交换生赴台湾学习半年。在《中学生博览》写了九年文章,开了六年专栏,曾获新概念作文、高校杯、台湾生命文学等多个文学奖项,在各大杂志发表的文章已超百万字,是《意林》的签约作家,也是《人民日报》公号多次转载文章的公众号博主,范冰冰、雷明老师等明星大咖也在微博转发过小诗的文章。大学至今,陆续用稿费旅行了十多个国家,多次得到官方的免费旅行机会,2017年赴澳大利亚打工度假。

现居浙江杭州。

3

巫小诗在自己的一篇文章《普通人人生的千万种可能》曾这样写道:我生活在一个规规矩矩的家庭里,妈妈是医生,爸爸是政府干部。父母没有在阅读上给过我任何启蒙,也没有在写作方面做什么培养,唯一感动的是我小时候看课外书他们从来不管,还帮我买。我是野蛮生长型的,他们很尊重我的选择,不会过多参与。一直都是我自己瞎折腾。

从小到大我的课堂作文一直是高分,但是是那种每个成绩好的学生都能做到的“书写工整啊,例子举得丰富啊,开头结尾对应啊”规规矩矩的高分。如果可以回到小时候,我会去引导小时候的自己,写一些有真正童趣的文章。不应该在想象力最好的年龄,让小孩子写什么固定模式的作文。印象中对我影响最大的课外读物。

关于为什么叫这个笔名?她是这样说的:“巫”是古灵精怪的,“诗”是细腻温婉的,我希望自己的文风和性格能够兼顾这两点。

图片发自简书App

4

她不是个奇女子,但她很有才气,或许勤于笔耕,或许用心感悟的缘故吧,她写下的每一个故事,都来自身边的人物和生活,真实而不浮躁,诙谐而不失大雅,往往会引起共鸣,产生“蝴蝶效应”,让人读了还想读,看了还想看。比如她在《坚持写作的第十年,我用稿费在杭州买了套房子》这篇文章中写道:


2018年6月24日下午,我终于成为了一个有房子的人,一个在杭州有120平米房子的人,这一天,我觉得自己很酷。

买房这个想法由来已久,我前前后后住过四个出租屋,体验过从没电梯的七楼搬家到另一个没电梯七楼的绝望;碰见过以为我不在家,直接拿钥匙开门带新房客看房的房东;也经历过酷暑天的晚上出租屋卧室的老空调坏了,在客厅打地铺睡觉的无助。

那时候我总是安慰自己“我不会一直住出租屋的,我只是被未来的房子寄养在出租屋体验生活,体验够了,我的房子就会接我回家。”

可是安慰归安慰,寸土寸金的杭州啊,我一个家境普通的小城姑娘,哪那么容易拥有自己的房子。

大学四年是我“最富有”的时期,那时候800块可以在宿舍住一年,食堂饭菜几块钱,压根没考虑过房子,对包包和化妆品也毫无兴趣,攒了钱只想到处去玩。

我高中开始给杂志稳定供稿,大学的时候每个月有几千块的稿费收入,很勤快的时候能过万,那时候觉得自己特有钱,走路都带风。

落差是从毕业的那年开始的,毕业后我揣着大学四年攒下的“巨额存款”来到杭州,我喜欢这座城市,我想留在这里生活,我觉得我的未来一片光明。

直到周围有同龄朋友在杭州买了房,我震惊了“啊?刚毕业就买房吗?”我感觉买房是中年人才做的事情,我还是个少女啊!

震惊一波接一波来了,好几个同龄人都陆续买房了,这些刚毕业的90后,甚至95后,他们的父母非常有远见,杭州的房子一天一涨,早买早挣,帮孩子把首付掏了,甚至把全款掏了,可自住可投资,百利无一害。

我父母没有这种远见,即便有,也没有这种财力,我不怪父母,但我真的还蛮羡慕别人的,一毕业就在大城市有了房子,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少奋斗五年,甚至十年。

而我大学四年熬夜写稿攒下的那笔让我引以为傲的“巨款”,在杭州的房价面前,不过是可怜兮兮的几个平米,曾经我以为,只要我努力,一切都会好的,但那个瞬间,我感到自己的努力在房子面前不过是杯水车薪。

心态平静后,我开始了新一轮的自我安慰“有房的人毕竟是少数,不要因为少数人的光芒,而觉得自己很灰暗。”

直到一次,偷懒的我,在网上找了个上门保洁,阿姨一边打扫一边跟我唠嗑,得知都是江西人,我问阿姨过年回家的车票买好了吗,她说“不回老家过年了,已经在杭州安了家”。

后来的后来,我渐渐发现,盲人按摩店的推拿师傅在杭州有房,家门口早餐小店的老板在杭州有房,年纪不大的网约车司机在杭州有几套房……简直觉得全杭州的人,年长的年轻的,骄傲的平凡的,所有人都有房子了,就我没有。

因为在杭州没有房子,我时常会觉得这座城市为人称赞的美丽都不属于我,西子湖畔的喷泉是为别人起舞,南山路旁的灯火也与我无关。

每次在外地认识新朋友,大家总会问“你是哪里的?”我回答这个问题时总会有些尴尬“我现在生活在杭州,老家是江西的。”

是啊,因为我在杭州没有家,所以即便在杭州生活了两年多,即便是杭州户口,我依旧没有底气说“我是杭州的”。

就是这么没有底气地、怯弱弱地、偶尔还丧丧地,我在杭州度过了漫长的存钱时光。

这些日子里,我什么都写,写杂志、写有奖征文、写书、写小剧本、写公众号、写各大品牌的商业稿……用自己的名字写喜欢的,用化名写不太喜欢的。

去澳大利亚打工度假了几个月,报名了所有可以免费旅行的官方活动,没买过一个大牌包包,用了五年多的工作电脑时常出毛病也一直将就在用。

每次收到稿费,我都会把稿费卡里的钱转进各个理财产品,秉承着不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的原则,闷头挣钱的我,并不是很清楚自己所有篮子里有多少鸡蛋。

那天心血来潮算总账,一直以为自己的存款是六位数,结果发现是七位,自己都吓一跳。我,一个从头到脚的衣服加起来才几百块,坐飞机只买廉价航空的抠门鬼,居然有七位数存款,简直是欧也妮·葛朗台本台了。

在确定自己攒够了首付的钱之后,我从澳大利亚回国开始看房子,经过了G20峰会的房价暴涨,再加上即将到来的亚运会,杭州的房市热得像座火山。

别说我这种贷款买房的普通人了,就连全款买房的土豪也抱着现金买不到新房,所有新楼盘全都要摇号,基本是上万人摇两三百套,摇中概率堪比中奖。

我摇了六个楼盘才摇到现在的房子,在那些摇了十几个盘的人面前,我已经算是幸运,但这六个楼盘的摇号,已经近乎要了我的小命。

摇号是一场漫长的战争,很多楼盘的摇号都要先去指定银行排队冻结资金,再去售楼处排队递交材料,有的大热盘会规定某银行的某个支行,于是几千杭州人挤到一家银行去办业务,你不得不起大早,带着小板凳和遮阳伞去银行门口排队。

有一次,排的是广发银行,队伍已经在室外绕圈了,因为排队时间太久,午饭时候,银行工作人员开始给排队的客户发午餐—— 每人一瓶水,一个包子,那感觉,简直就是灾民在领救济粮,觉得自己好惨啊,二胡声都要响起来了。

当然更惨的是,排了那么久的队,最后摇号时,只能一次又一次给别人当分母。

第六次摇号结果公布时,我人正在大西北,对于摇不中自己已经习惯了,根本没报任何希望,突然发现靠前的名单里有自己时,竟面无表情地愣了好一会儿。

那感觉就像是,平凡小伙追了很多年的高冷校花,突然回头说“我喜欢你”,你会觉得很不真实。

我立马改签了机票,在选房的前一天回到了杭州,连夜做了一些选房的功课,睡醒后我就去售楼部等待叫号选房了。

怕现场会产生一些其他费用自己资金不够,我连微信余额和共享单车的200元押金都提现了,整个人感觉被抽空。

签购房合同时,我的手开始发抖,一天签几千册书都不会发抖的手,在签几页纸的时候居然抖个不停。

回顾这些年熬夜写稿的辛苦,回顾近几个月排队摇号的疲倦,像是一场不愿意再回忆的战争,签下购房合同的那一刻,也是对不快乐的回忆签下了停战书。

从这一刻起,我是一个在杭州有家的人,我不用再看房东的脸色,不用再进行一年一度的大迁徙,我可以在墙上钉钉子挂上奶奶绣给我的画,我可以把全家人接到杭州来住,不用去宾馆也不用打地铺……

也是从这一刻起,我成了一个要从头奋斗的人,没有存款,还欠了银行三十年的房贷,我要从山脚开始重新往上爬了。

说实话,我有点累了。

但是一想到,爸妈视我为骄傲,妹妹等着我做榜样,又觉得,这座山,还可以再爬几十年。


5

可见一个女孩子为梦想而拼搏,自强自立的心态,这种心态也许正是巫小诗因写作而去想要的生活。她的梦想实现了,写作的路上会更有劲头了。

6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互联网时代,人人都可以写作;人人都有通过写作改变生活改变命运的可能。倘若想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你也喜欢写作,我相信你只要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像巫小诗一样实现梦想的,也愿小诗的佳作多多问世,早日结集出版另一本新书,再一次给青春岁月添上一个暖心的惊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