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龙维克托死亡戏

骨头崩溃析离的感觉清晰无比,甚至能够感受到骨头一点点碎裂,然后化为凿粉,消散在夜风之中。

出乎意料的,没有恐惧,没有绝望,更没有惊慌失措。

‘其实早就该死去了。’

再次面对死亡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第一次死亡的时候。

是的,第一次。

当时的自己似乎还嘲笑竟然还有骑士想要屠龙,然后抱着不可思议的心情栽倒在他的重剑之下。那时候浓郁的血腥味和骑士摇摇欲坠却依然挺直了脊梁的身体依然映在眼前。

想要抬起前爪去触碰一下颈椎骨那处不太明显裂缝,却无奈的发现根本就使不上力气了。

‘活了这么久,早就赚满了。’

没有在白费力气,而是重新看了看那片耀眼的星空。火山边难得的好天气让今夜的星星放肆的张扬着自己的美丽,长河一般的,就如同那个骑士头上银色的发带一样。

属于世界的,独有的美丽。

突然想起了那个瞎眼的精灵,那个一直说世界很美好的精灵。本来要和他契约的,没想到是自己失约了。

“啊……”

“对不起了。”

长长的叹出一口气,道歉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还是谁。骨头崩坏的声响近在耳畔,侧头看了看肩膀,已经能够看见那些狰狞的裂缝,却也好看的像某种不知名的花纹。

不知怎的突得想起来从那遥远的东方来的旅人,只记得他说。

“你知道吗维克托,在东方有个古老的传说。”

“传说中人或者动物死后,灵魂会被无常带去阴曹地府,然后呢,走一趟奈何桥,喝一次孟婆汤,再望一望三生石,最后只身入了那轮回眼,便就又开始了一次轮回。”

“所以啊,有时候今生的离去就是为了来世的相逢喔。”

记忆里的故友依然笑得温柔,他似乎总是相信着这个传说,而自己现在,大概也相信了起来呢。

再次抬起头遥望一眼那遥不可及的星河,想要将那片星海深深的写入灵魂之中,然后在将来的某一天,再次寻觅到它。

也许觉得有点遗憾,最后那瞬间无人相伴。

‘也是会觉得寂寞的。’

忍不住低低的笑出声,自嘲了一下自己明明是死过一次的人却还是那么的矫情。

“晚安,世界。”

最后的话语呢喃,明明没有眼睛却在意识里模拟着闭上眼的动作,然后任由着意识消失在那朦胧的远方。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生命是一种缘,你刻意追求的东西或许终生得不到,而你不曾期待的灿烂反而会在你的淡泊从容中不期而至. 我们因易效能而相...
    Florence沈明诗阅读 295评论 1 1
  • 浅秋的伤 浅浅的秋日 淡淡的菊 飞舞的花瓣 洒落一地的伤 仿佛在对我诉说 你说 微微的秋风 吹过的地方 愉悦了一树...
    sujing123阅读 256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