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刚和母亲结束视频通话,在短短的十分钟里,我前前后后五次抱怨时间过得太快,我还不想长大,更准确地说,是有些害怕长大。

从我们出生开始,似乎就陷入了无休止的反问,"成长是什么?它是什么颜色的?高的?胖的?瘦的?还是透明无味的?"

童年时,我们渐渐发现,成长是过生日吹蜡烛许愿时的甜蜜。

青春时,我们慢慢明白,成长是篮球场图书馆不小心的刻意。

成年时,我们默默接受,成长是越来越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所梦所想是越来越不愿给他人徒添烦恼,哪怕只是对方一个关于自己的短暂思考。

最后,成长成为了你身上酸过,甜过,苦过,辣过的味道。

一边流浪

雾都生活的第五个年头,也是最后一个年头,流浪因为他乡,因为慌张,因为无望,因为夜晚的灯没有如期点亮。

去年五月之前,我一直都认为一个人生活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买衣服、看电影,涮火锅、去旅行样样ok都可以。结果,现实立马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仿佛冷笑着说:"你当真以为自己什么都可以?"

凌晨二两点半,难受得从梦中醒来,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真是像极了刚出锅的水煮蛋,顾不上穿鞋,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愣是摸索着在黑暗中打开了卧室灯,找来了温度计测量体温,接着,被上面的数值吓到,39°8。

我有些惊慌,因为上一次这样发烧时,我还是个孩子。冷静下来后,在房间里找退烧药,却一无所获,看着抽屉里仅有的即将过期的两包感冒冲剂,管他呢,死马当活马医吧。

吃完药,用盆子接上凉水,打湿毛巾,敷在额头,开始给自己降温。反复几次,竟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了。

天一亮,便急忙去了医院,医生说是病毒性感冒,前前后后打针输液一个多星期,咳嗽近一个月后,终于康复,但心有余悸,而我的嗓子也因此有了一点后遗症,每次吃完饭过后,都会有不适感,这点真有些恼人。

一个人在外工作生活,家里一定要有个医药箱,要随时备好各种常见病的药品等等。因为,你无助的时候,你真的只有你自己。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不再简单地认为一个人生活什么都可以。


一边拾起月光(残酷)

我从小就喜欢趴在窗台看月亮看星星,而阳光城也从来不缺深邃美丽的星空,但雾都不一样,就如同它的别称一般,常年多雾,较少能看到。

除此之外,雾都偏爱下雨,在没有月光,被雨水浸湿的夜晚,我常常能感受到它的冰冷残酷,或许,也和我这些年在这里快速成长,感受到的许多人情冷暖有关。

生活的残酷,即便很痛,也终究需要我们自己拾起。

去年最后的两个月,尤其让我印象深刻,连续的工作加班,令我有些吃不消。从一开始抱着磨炼自己的态度,到最后的反感抵触,再到忍着牙将项目顺利结束。

我记得有一天最晚加班到快十二点,而那一整天除了午饭吃了点东西以外,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到晚上加班结束,中途,甚至连水都忘了喝上一口,而屁股也不过只离开过座位两分钟。

说来也巧,每当我觉得自己异常落魄的时候,总是会像电影桥段般地遭遇下雨,那天也不例外。在回家的的士上,我向多年的好友发了条消息:谢谢你的那句"愿我们永远都不要成为自己所讨厌的那类人。"

我开始慢慢看清这世界的棱角与圆。

愿我们终有一日能够毫无顾虑地说真话,愿我们终有一天可以笑着去拥抱热爱的人和事,愿我们历经世俗而初心未变。最后,还能敬我们那份执着的勇气。


一边自顾自笑着入场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这样的自私在于我本身的执拗与不妥协。

喜欢就是喜欢,不爱就是不爱,不拖泥带水,不将就,不耽误、不影响任何人。因此,没少被人说过心狠如石。

关于喜欢,大概就是我昨天又在抖音上看到了泸沽湖,即便我已经去过了两次,却还想再去一次,就六月吧,六月初还不算特别热的时候。

关于不爱,大概就是涮火锅时朋友又叫我尝尝老南瓜,即便我十五年没有吃过了,也不愿意再尝试一次,就算了吧,包括下一次。

关于你,谢谢你。

关于我,风不止,树愈静。

关于生活,感谢给予,让该留下的始终还留着

关于ChongQing,时间开始倒数,我们好好说再见。

桌上

空空的啤酒瓶

吃掉一块的生日蛋糕

一只没动的麻辣小龙虾

你好,二十三,我正带着笑入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