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夏天缓缓流淌

已经很少关注蝉鸣了
它们被埋在生活的废墟里

虽然夏天一年年如期而归
但心情却不再总是温暖

日子周而复始
回忆渐多,如漫天细雨
那些夏天雨也纷纷

那时候,父母永远不老
时间丰沛如汩汩山泉
即若偶尔忧伤
也仿佛天边的云彩

那时候,活得实在
生长于田野心总开阔
爱一个人
便付出全部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