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破记

字数 794阅读 34

傍晚跑步的时候操场的大灯关了,是快要闭馆了。后面有个瘦精精的小男孩,七八岁,迈着重重的步子追了上来。我想我可不能输给一个小毛孩,满头大汗也开始加速,当然他也加速,步子也没最开始那么响,像是正确的跑步姿势了。我看他快追不上了,就放慢些速度,然后又加速,最后绕着操场躲了快一圈,他终于追不动了,我侧过头往后看他,天太暗,也看不清,只想笑,又慢跑了两圈。

小学三四年级有一段时间也跑步,每天六点半起来往山上跑,七点多绕回家,吃了母亲煮的早饭,母亲去上班,我去上学。那时候也有个人跑那条线,穿着迷彩的长袖上山,然后把袖子绑在腰上衣服搭在屁股上赤膊下山,衣服在后面一扇一扇的。后来我们有时候对面错过的时候就会相互笑笑,很默契的样子。

有一年沿国道往南骑,有时候能看见公路对面的人,很有标志性的,或者头戴骑行头盔,或者脸蒙方巾,或者车架上驮大包的行李。错过的时候也会空出一只手来朝对方挥动,像是一种公路礼仪。挥手之后也想笑,然后像是又注入了足量的力气,甚至能哼出曲子来。

跑步的时候也不喜欢听歌,就看着天色越来越暗,或者挪出眼神来追追天上滑过的鸽子。最近也能假装听见一个尖锐的声音说,「千万别站错队了,他们会绞死你。」然后假装又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反驳说,「千万别站队,就不会有人想绞死你。」

我觉得如果真要说每个人都有天赋的话,那最普遍的天赋就是在宁愿平静的生活里保持规律,而若选择跌宕当然另算,穷困潦倒或者鲜衣怒马都和规律生活相背驰。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普遍的天赋就是勤奋,或者六十岁的时候才有资格来谈它。

以前看一篇对阮义忠的采访,他说他戒烟初期因丢神而在课堂上遭遇的尴尬,又说他在戒烟时面临的痛苦难受。最后是戒烟了,他还说,「天赋异禀的人,都有使命在身。」言及规律或是勤奋,若也算天赋的话,多数甘愿更平庸的人或也放弃了这普遍的赏赐,让这些本该廉价的品质反倒又显了几分珍贵。想做骑士,也愿意披戴这或已贬值的使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