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东方亮

1.

东方亮的人生信条,是要成为天下第一。

为此,他勤奋苦练,和朝露相约起身,与星空结伴回家。

有一天师父问他:“天下第一最重要的是什么?”

他遥望远方,心中闪过万千场景,豪气干云道:“武功高强,一招一式都没有破绽。剑快,拳快,在敌人呼吸之间制住要害。”

师父摇头叹息,罚他蹲两个时辰马步。

东方亮心中满是疑惑,天下第一不要武功,难道是要会切菜吗?三师兄做饭堪称一绝,尤其是他做的卤猪蹄,酱汁香甜,沁入骨髓,简直人间绝味,可他平平无奇,前几天被小师弟一拳一个眼眶,打出两个黑包。还是说要力大无穷?隔壁喂猪的小白手提几百斤的泔水桶毫不费力,莫非他是隐藏的高手?不不不,他前几天还偷吃我的糖果,被我打得屁滚尿流。

夕阳西下,晚霞铺在院子里,像一阵犀利的拳风,飞速掠过东方亮的身体。

他蹲得双脚发酸,额头上冒出虚汗。小师妹从厨房偷偷绕出来,递给他一个馒头。

东方亮吃着馒头,身边的小师妹笑得花枝乱颤,他还是不明白,天下第一最重要的是什么。可能没有答案,只是师父随便问问,可能答案还在远处。

他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继续练功。

山绿了又灰,水冻了又化,东方亮还在练。

小师妹给他送饭,为他浣衣,齐耳短发已经长成辫子,静静地承载着时间的逝去。

东方亮坐在石头上朝山下看,他认为答案就在那里。

小师妹问他:“是不是要走?”

他轻轻一笑说:“小师妹,等我成了天下第一,就回来带你远走高飞。”

小师妹微微弯起嘴角,突然用嘴唇碰了一下他的脸颊,眼角却滑下一颗泪珠。

东方亮很久以后才明白,为什么女人在笑的时候,会流下眼泪。

2.

东方亮下山以后,食物要自己找,他觉得很辛苦,衣服要自己洗,他觉得很麻烦,所以在他眼里,小师妹是顶好的。辛苦麻烦的事情,她都帮他做完了。

小师妹是女人,所以他认为,女人都是顶好的。

东方亮的人生信条,变成了在不打女人的情况下,成为天下第一。

他行走江湖,到处找人挑战,多年苦练总算有所成绩,帮他一一打败武林名士,攒下不小的名声。

他遇到的第一个对手,是一个叫蒙月的女人。

东方亮没有拔剑,却一招之内点住了她的穴道,他哈哈大笑,从她头顶飞过。

东方亮不知道,小师妹辛苦麻烦,不仅因为她是女人。

蒙月费尽心思,偷偷跟上来,而且寸步不离,她像小师妹一样,帮东方亮解决辛苦麻烦的事情。

东方亮知道,有一个夜晚,她偷偷跑到他的床前,在他脸上留下一个湿哒哒的印迹。

但是他不知道,这个印迹是什么意思。

小师妹留下了一个,蒙月留下了一个。难道女人都喜欢这样吗?他弄不清楚,只是觉得她们靠近的时候,自己的心会躁动。

东方亮遇到的最后一个对手,也是一个女人。

对手的剑尖直飞过来,他觉得她也想留一个印迹,于是站在原地,剑没有出鞘。

他看见蒙月往这里奔跑,他想,蒙月已经留过了,为什么还要来?

蒙月挡在他的身前,慢慢对他扯起嘴角,可是泪水却狂涌过面孔。

对手的剑尖血红,蒙月的身体血红,东方亮的双眼血红。他满心疑惑,怎么会这样?喜欢辛苦麻烦事情的女人,怎么会满身血红?

剑尖穿透蒙月的身体,轻轻刺入他的胸口。

他惊恐,失落,满眼悲凉,最后才是疼痛,这疼痛仿佛走过了十几年,沉甸甸地砸进他的心房。

3.

东方亮醒来的时候,发现心脏是空的。

好像没有潮起只有潮落,海水稀里哗啦地逃走,留下砂石风化、晒干。

他躺在树林里,浑身落满血迹,身前蒙月的墓碑一片空白。

东方亮扔掉宝剑,从街上买了酒壶,大师兄说过,一醉解千愁。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人轻轻在他耳边说:天是灰的,所以抓不住,雨是重的,所以来不及,送你一片炽热的花丛,轻轻覆盖回忆。时间太长,所以即使背道而驰,也希望你完整无缺。

他从白天喝到黑夜,边喝边问:“天下第一最重要的是什么?”

他问了很久,没有人给出答案。

有个小男孩畏畏缩缩,看着他碗里的花生米,他一把抓住小男孩的手,指着脸颊问:“如果一个女孩子用嘴唇碰了一下这里,是什么意思?”

小男孩想了想说:“娘说过,这是女孩子喜欢一个人的方式。”

东方亮愣住了,他瞪着眼睛,身体凝固在黑暗里。

他想起小师妹编的蚂蚱,送来的饭菜,洗好的衣服,绣好的手帕,补好的鞋子,绕在耳边的悄悄话。

他想起蒙月蹑手蹑脚,坐在他床前傻笑,然后小心翼翼地靠上他的胸膛。

东方亮满脸泪水,哭得说不出话。

天下第一最重要的是什么?

它一点也不重要。

4.

东方亮回到山上的时候,看到门前满是人群,在往山下赶去。

大旗熙熙攘攘,兵器闪闪发亮。

他抓住一个樵夫问:“怎么回事,山上开欢迎会吗?”

樵夫说:“听说这个门派有个弟子,下山闯荡,打败了这些门派,他们颜面尽失,有几个心胸狭窄的,联合上来找茬了,估计死了不少人。”

东方亮丢下樵夫,一路飞奔,终于见到了重伤的师父和断了手臂的三师兄。

小师妹的尸体安安静静,再也不会说悄悄话。

天下第一是四个字。

远走高飞也是四个字。

如果喜欢一个人,就送她四个字,就算来不及,风会悄悄带走,总有一天来到她的身边。

东方亮不明白,明明都是四个字,为什么不能共存。

为什么剑会断,人会死,领悟可以这么迟。

东方亮拿着四个字,满脸泪痕地询问。

樵夫摇摇头,师父摇摇头,蒙月摇摇头,记忆中的小师妹摇摇头。

他站在树下,看着两座墓碑摇摇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