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向来萧瑟处(16)

七、归去(2)

第二天,她一睁眼便看到了他的消息,那是夜晚三点半发来的,她陷入了恋爱的蜜罐,她责备自己昨晚不该胡乱臆测,她深信,李秦欢,他是真的爱过她的。

“秦欢,你怎么睡着了?”

“太困了,昨晚没睡好”他笑着和同事解释,因着昨晚没有心思工作,只好今天埋头加班。

伴随着回忆,见面会也接近了尾声,她抬头不经意的向右一撇,右手边依然空空荡荡,他看着左前方那个向右微微转动的她,心头颤动加剧,“唉”她竟有些失望。

“心月。”

“苏心月”熟悉的声音不再是回荡。

“苏心月,向右转”而是真切的响起。

是的,就是那个她曾念念不忘的声音,她摒息凝神,右手摸摸耳垂,挣扎了良久,才装作很镇定的样子缓缓抬头,她故意先向左望,再往正前方看,假装不知道是哪个人在哪个方向叫她似的,这样装模作样了片刻,才向她早已精准的推测出的那个不远处右后方的位置望去。

她还是那样,一紧张就会摸耳垂,他知道她故意要装模作样矜持。他还是那样,恰到好处的嘴角微微上扬,虽然她已做好了些许心理准备,但还是尴尬的把嘴唇回收,脸部肌肉僵硬的做出微笑的动作,心里却不知是何滋味。他果然是意料之中的若无其事,就像碰见了一个曾经认识的熟人,那样云淡风轻,那般亲切自然,他缓缓走来,洒脱飘逸之风不减,既表现出巧遇熟人的开心,却又不是像看到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那般热烈,对于他的应变能力她向来佩服。

是他,真的是他,当飞机抵达长乐机场,她是那样紧握着手机,期待着他的电话,一步并做两步,在那人群中探寻他的身影,可是向父母道平安的话已经结束,她等啊等,盼啊盼,却听不到“苏心月,我在这儿,向右看”看不到他向她招手。

她四处搜寻,慌张之余安慰自己“别急,也许还没有到”她拿起手机拨出那个熟记的电话号码,“嘟……嘟……嘟……”没有人接,她又拨过去“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她再也无法娇矜,发了疯似的拨着那个号码“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被老板叫去加班,还在路上,车祸,不,不会的,我们又不是演电视剧……

是她,真的是她,她还是那样的直发,脸上添了淡妆,多了几分并不艳丽的妩媚,她,来了,就在他的面前,虽穿着一件他并不喜欢的灰色针织外套,她似乎更平和了些,似乎不像从前那般小心翼翼,似乎与周围的一切更融洽了些。

“一起吃晚饭呗。”

“恩”鬼使神差,她竟应允。

“我们去和清雅打个招呼再走。”

“恩”她本不愿意和他一起过去,当年在寻心,清雅是知道他们的,如今他们若是双双出现在她面前,只怕她会误以为他们一直相守至今。

她向清雅看去,谁知她已在不远处向他们招手。

秦欢看出了她的不情愿,可是清雅已经看到了他们,若是不去只怕不太礼貌,便向心月示意出发,他走在前面,她本能的走在他的左后方向。

三个人开心的问候、热情的握手,“你们结婚了吗?”,果然还是被误会。

心月看向清雅的眼神逃了回来,眼睛与头一齐斜下30度。

“还没,还没”他主动解决了尴尬,虽然他没有告知清雅实情,不过今天这样的重逢实在不宜揭开旧时的回忆。

“改天我们一起聚聚”清雅依然热情不减,主动为两人手中的《住在这里的人》签了名。

“必须的,改天去您的翠微居拜访您”他一如既往大方应对令人措手不及的问题,她只需要抿嘴点头“翠微居,我也得去吗?”

副驾驶位子上的她偷偷看他,那嘴角微微上扬的魅力丝毫不减当年,略厚的嘴唇让她忍不住想上前亲吻,最后几回相见时他那沧桑的脸颊依旧如故。还是那件藏青色外套,丝毫不觉他已毕业了六年。

“你那边结束了吗?”

“结束了,碰到一个以前的朋友,等下我自己回去。”

“我已经到了”宇风停好车,刚把这几个字敲好,却看到她的消息,只好改成“恩,恩”,他再次发动车,转动方向盘,行至停车场出口,刷卡出门时却忽然雷电交加,并未留意到秦欢和心月从他车旁掠过。

他停下车,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她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带她来这里——‘回首’,当年他们几乎每回在学校见面都会来这儿,也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心。

“你的桂圆红枣茶,我的拿铁,和当年一样”他递给她,“你想吃什么,我们还没吃晚饭,这里你最熟”,“清雅这本书看起来挺有意思”……若不是已经认识六年半,很难发现他的慌乱,因为不管他内心怎样的翻江倒海,无论他怎样的言语混乱,他都能维持正常的精神面貌,不像她一紧张就会抓耳朵。

她随便说了一个饭菜的名字,他立刻跑去点餐,不一会儿他又回来“这里不卖中餐了,只有披萨和意面,你要哪种?”

“意面。”

“有黑椒牛肉面,肉酱面,培根面……”他流利的说着刚刚记住的菜单,一如既往细心体贴。

“黑椒牛肉意面”她迅速做出了选择。

他有点惊讶她的选择速度,换作以前她一定是犹豫许久,最终还是得他帮她做决定。

“白玫瑰,可惜买不到……”他们心里都清楚那省略号的含义,可是有时过去更适合独自回忆。今晚,他们各自回忆过去,却满嘴聊着现在,他们也聊了聊学校过去的容貌,却绝不对旧人与旧事提起只字片语,他们言笑晏晏,像是两个刚刚认识的校友,只是“缅栀子”早已烙印在了他们心中。

他送她至宿舍楼下,各自干脆别离。

她看着那朵白玫瑰,听着“滴答、滴答”的雨滴声,独自神伤,手机在桌面的一旁,期待着、又害怕着。

他把包往沙发上随手一扔,端坐在正中央,时而打量着自己的房子、时而盯着双手紧握的手机。

“嗡、嗡、嗡。”

“喂。”

“看微信。”

“哦。”

“你到底为什么爱上别人?”,“我到底哪里不如他?”,“我把房子都买好了,就等你毕业了”,“就半年,你就那么忍不住?”

“爱上别人?”

“我们是那么美好”,“我们所有的第一次都在一起”,“为什么?”

“是啊,我和他,太美好。”

过去,翻滚而至……

上一篇(15)

http://www.jianshu.com/p/72dd820f77e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