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梦里梦外(十三)

字数 1389阅读 33

梦里梦外(十三)

放了香草的浴缸,慢慢变成淡兰色,拨动水的声音,让我越来越怀念在海边的生活。

那一年夏天,秋秋和雨飘,还有我。大家陪着大家,在海边喝酒,大喊大叫。记得当时雨飘一个问题:爱情是什么?

我说,爱情就像冬天的大海,可以瞬间平静,可以瞬间波涛汹涌。

雨飘抓起一把沙子,说,爱情就像这沙子,你抓得越紧,留在手里的越少。

秋秋在一旁无言。我沉默,因为我不赞同。

今天,我才明白,当一方想抓紧对方,而对方只想逃跑的时候,就会抓得越紧,留在手里的越少。希望秋秋的那个他能给她幸福吧,阿门。

雨飘是我多年的哥们,在部队当了10年通信兵,当年我答应跟他见面,秋秋刚好是他老乡,我就央求秋秋陪我见见这个通信10多年,第一次见面的朋友。

夏天的大海陪着我见了雨飘,半夜里,堤坝拦着狂怒的大海,冲起了十五米的“高墙”,我在这样的夜里惊醒,秋秋翻了个身,把我抱住。

雨飘冲进来,问,怎么啦?

我揉揉眼睛,说,没事,被雷电惊醒了,陪我去看看大浪好吗?

他说,好,不过要穿上雨衣,别乱跑。

秋秋也醒了,说,不要去,危险。

我执意地说,难得看到海浪,以后没机会的了。

雨飘转身去朋友的房间拿了两件雨衣,递给我们,秋秋甩手不要,翻了个身,继续睡觉。我兴奋地接过雨衣,在大雨中去瞻望那狂怒的大海。

我以为可以走到海边去看大海,可是,雨飘带我到天台,他说,这样就看得到了。去海边会被冲走的。

我说,知道,可是,如果没有危险,会有吸引力吗?

不可以,很危险的,我在海边长大,知道大海的狂怒。雨飘坚决不带我去。我只好穿过夜色,看那随着闪电忽明忽暗的大浪。

还记得你写给我的第一封信吗?你说喜欢闪电那瞬间的美丽。我永远记得你这个喜欢蓝色大雨的小精灵。雨飘在我身后大声地说话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雨水打在雨衣上的声音淹没了他的声音。

我说,我喜欢你!雨飘继续说着。

你看,刚刚那个大浪好高好高!我指着远方冲击堤坝的大海,兴奋地喊着,没有留意他的话。

没,没什么了。雨飘安静了,陪着我,一直到天亮。

太阳竟然破例地跳出地平线,一下子把前夜的雨水蒸发,画出一道绚丽的彩虹。我赶紧下楼把秋秋弄醒,快起来,有彩虹。

她赶紧披上外套,陪我一起到天台,真的。在那边。我指着挂在东方的彩虹,天底下的房子变得很小很小,远出码头上已经人来人往,渔民又开始一天的劳作。

我和秋秋在充满咸腥味的街道上瞎逛,雨飘和他的朋友在后面跟着。我对渔民的所有的一切都很新奇,一条街上的小吃全被我个遍,秋区也陪着我乱吃一通,雨飘在后面负责付帐,他朋友微笑着看着我们。

我们逛到太阳西斜,在前夜被大浪冲击过的堤坝上聊天。堤坝干干净净的,躺在上面很幸福。过路的渔民奇怪地看着我们,似乎我们是野丫头,嘀咕嘀咕地说着我听不懂的话。雨飘告诉我,那是黎话,当地的语言。我说,我去跟她学好不?

雨飘神秘地说,不行。学了要当她家的媳妇的。

呀,你骗我。我和秋秋同时说。

哈哈哈,当然是骗你的啦。来,我们走。说完,他和朋友肩并肩地起来往他们家的方向走去。

我和秋秋在后面跟着,雨飘一路哼着歌,仔细一听,是《把悲伤留给自己》。我记得,这歌是他当兵第一年,为了请求即将和别人结婚的女朋友回心转意,专门从部队回来,在她唱K的地方,偷偷唱给她听的歌。虽然,当年没有留住她,但是,他也送上了他的祝福。这个时候,再次哼唱,会不会勾起无数相思?

大海有节奏地拍打堤坝的声音永远留在我的耳边,就像此刻,在浴缸里,安静地,想着秋秋和雨飘,和那些往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