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简书上写作找到了男朋友

图片来自网络

01

一个月前,我写的一篇文章《三岁的爱情》居然不小心在大学的朋友圈里火了一把。

图书馆原本就是书香气与恋爱气交叉的地带。要么是一个人傲游于书里的海洋,要么是与那个他同捧着书坐在靠窗的桌子上,一起学习,看累了便抬头看看对方,一时的疲惫都被恋人的笑容所消解。

三年了,爱神丘比特之箭就没有一次射中我。

没有与陌生男生不约而同地拿起同一本的恰巧,也没有与喜欢的男生一起下自习,更没有两人一起踏着月光,散着步牵着小手慢慢走回宿舍。

有的只是一个人骑行穿梭图书馆,教学楼,宿舍,食堂的孤独而又勇敢独行侠般的生活。

难得在即将毕业的前夕,在图书馆的门口碰见了一次我的理智管不住情感的男生,看了一眼便想要和他在一起的男生。

于是有感而发便写了那篇《三岁的爱情》。

未曾料到这篇文章不知什么时候被转到朋友圈,大家纷纷转发。

一时之间,大家都知道了关于一眼万年的爱情故事,好心的同学甚至把这篇文章传到校园博主暗恋君那。一场寻找苏凯原型的大作战正式拉开序幕,天罗地网放到偌大校园里。

我那时才领略这网友满屏的好心,什么是团结就是力量。原来这媒婆的潜质是自带的,不分男女的属性。很快,苏凯的原型很快浮出表面。

暗恋君的微博苏凯原型的个人信息一览无遗。男主角真名为苏北,管理学院大三学生,单身。

微博下很多都祝福着文章的作者能够美梦成真,有情人终成眷属。

看着这一条条祝福,我哑然失笑,关闭了微博,不再理会。

故事终究是故事,是真是假全凭看客评判,于我而言不过是一次三分真七分假的文学创造活动罢了。

大学四年,暗恋一年,疗伤四年,爱情这东西我真的碰不起。我还是好好沉迷于我的书海中,与我的情人学习长相厮守,共舞共哭共欢笑。

第二天早上因为昨晚晚睡,早上还没等脑子清醒生物钟就已经苏醒,我带着还不太清醒的理智就来到了图书馆准备值班。

刚一进门,彭的一声便与一个男生撞了个面对面。

处于本能反应,一手拿着水杯作还击状,一手则护在胸前,在安静的图书馆里,水杯撞击人体的声音清楚地响彻着。那时昏昏沉沉的脑子才从半醒的状态中觉醒。

那一刻,时间仿佛停止流动,一切都凝固住了,定格住了。我的理智也僵住了,我甚至忘记说句对不起。

直到那男生离开,我才恍然大悟,我欠了他一句抱歉。

望着他离开的身影,我先是感觉这身影怎么看着那么熟悉后是惊恐,这不就是我那《三岁的爱情》男主的原型苏北吗?

这个世界是有多小,这个偶遇的概率都可以让我去买个彩票试试,难不保中个一百万成了暴发户,走上人生第一次的高峰。

这一天的开始充满了偶像剧情节意味,谁知接下来的事才让我觉得自己活在一个玛丽苏的小说世界里,生生把自己的生活过成了小电视剧里青春爱情剧。

02

晚上,照例打开简书准备更文,突然一条评论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来自《三岁的爱情》文章下的评论。

其实爱情没那么复杂,主动一点便有了故事。

评论者为北海北。

这说话者的爱情之路想必是顺风顺水,不曾经历过各种坎坷,才会用如此轻松的话语一笔勾画出爱情的轮廓。

我回复到:并不是所有的人生来就是勇者。

北海北没有再回复。

这一评论的小插曲便慢慢地被生活琐碎的事情所冲淡。

人们好奇心的保质期并不长,而我所能做的便是等。等着更大的噱头,更劲爆的新闻来转移人们的目光,淡忘这件事。

我一如既往地带着口罩,骑着我的车在那条一个人不知走了多少回的路上骑行着。

我放下书包,拉开窗帘,开启自习室的灯,打开电脑的刷卡系统,拿出书准备学习。

偌大的自习室里来了第一个学生,只见他从斜挎的包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学生证,轻声又不缺乏礼貌地问了句:“同学,我卡丢了,那学生证可以吗?”

我拿过他的学生证,对了一下他的脸。我愣住了,学生证上一寸免冠照片,旁边的学生信息清楚地显示着:管理学院,苏北几个大字。

“同学,是我的学生证有问题吗?”

苏北的话提醒了我,我才意识到我失态了。

此后我值班的日子里,苏北总是第一个来。每次来,都要检查学生证。时间久了,也就熟识了,还没等他拿学生证,我便摆摆手让他进去了。

他笑着说:“喏,我的餐卡”,说着还特意把那刚办的餐卡挥了挥给我看,原来我都习惯了每次检查他的学生证。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晚上9点多突然一阵暴雨来袭,雨中夹杂着冬日的冷气,那风那雨吹得丝丝入骨,冷到人直打颤。雨无情地拍在自习室里的玻璃窗上,风发疯似地摆弄着窗外的大树。

自习室里的人陆续离开,仅剩下几个学生散落在自习室的四处。

我摸摸了书包,没有雨伞,暗骂自己怎么那么没记性,偏偏昨天收拾书包时忘记把雨伞放进去,今天就下雨了,还下得这么大。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内心默默地祈祷着雨快停快停。

可雨好像故意要跟我唱反调一样,反而越下越大,没有一点变小的趋势。

图书馆闭馆的铃声响起了,我不情愿地收拾着书包准备离开。

走到图书馆门口,发现路上没有小白,也没有几个人来往。

出来的人大都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我一个人孤单地在原地等着雨变小。

正当我处于孤立无助,都做好了冒雨走回去的决心时,一把雨伞遮住了我上方的光,我转身一看,苏北那白皙的脸上带着善意又温暖的笑容:“不介意的话,一起走吧。”

我当然不介意了,求之不得。那一刻苏北在我眼里简直是拯救我于水深火热的救世主,浑身都散发着亮金金的光芒。

雨很大,两个人撑一把雨伞显得特别勉强。我注意到苏北悄悄地把雨伞往我这边挪了挪,他的手臂不知不觉中被雨水打湿。

平日里我从未觉得这条路那么漫长。

我一向不善于主动与人交谈,习惯性地选择沉默。

苏北为了使这一路变得不那么无趣,便主动与我交谈,分享着他遇到很有趣的事情。

终于走到宿舍,临走前苏北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我平静如水的内心瞬间波涛汹涌。

“你那篇文章写得不错,就是虐了一点。”

苏北留给我一个玩味的笑容,撑着他的伞大摇大摆地从我的面前离开了。

我当初石化,呆呆地目送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缓过神时才明白他早就知道了,一种被人窥探光内心小秘密的暴露感与羞耻感涌上心头。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宿舍。

睡前,一条请求添加好友的消息从手机跳出,消息备注为苏北。

我按着那个同意键的手都是颤抖着。

一通过没多久,苏北就发来消息。

“你刚才是不是吓呆了。”

何止吓呆了,简直吓得想找个地缝装进去。

苏北发来坏笑的表情。又是这个痞痞,满怀深意的坏笑,我简直想打他,不要再笑了。

最可恶的是隔着屏幕的苏北好像读懂我的心思一般,发来一条让我气急败坏的话,让我有种想从床上扑起来冲到他面前揍他的冲动。

“原来让人气急败坏,她又打不到你的感觉是这样呀,好像还不错。”

“你这个学弟,一点都不尊重学姐,再见。”无奈的我只好端出学姐的身份。

第一次的聊天我完成处于劣势,毫无反击的余地。

也是这天以后,我跟苏北便熟悉起来。


图片来自网络

03

像小说里的苏凯与林黎一样,在图书馆10点闭馆铃声响起的那一刻,我们不约而同地出现在图书馆的门口。

于是,我与苏北便一道回宿舍。

当自己小说中男主与女主散步走回宿舍的场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那种感觉既奇妙又微妙,有种活在小说世界里的错觉。

只是小说中的林黎与苏凯更加虐心,而现实中我与苏北的关系更像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奇,颇有一种细水长流的意味。

早上在图书馆碰见的问候,晚上一起顺路走回宿舍,这便是我与苏北的相处方式。白天的时候我们都互不打扰,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圈子。

我以为我们就这样,或许也只能止于此了。

还未像小说中苏凯等到林黎的生日那天告白,在双11的光棍节我们之间的关心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甚至说是质的进展。

手机里,电脑里到处提醒着今天是双11。只不过将以往的生活再重复一年罢,没有什么值得我去难过与高兴。

我看了手机的提醒,便继续低下头,做自己的事。

闭馆铃声响了我走出图书馆门口,苏北等在门口,一脸笑意地看着我。

“什么事让你笑得怎么开心”

“你不是应该猜到了吗?”

我有种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的茫然感。

“走吧,带你去晨磬广场。”

广场,反射弧过长的我现在才反应过,这不是我小说中苏凯向林黎告白的情节吗?

预见了接下来的剧情,可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转眼间,我们便来到了目的地晨磬广场。

广场上没有几个人,只有几盏路灯孤单地照着这一片葱郁的草地。

广场上摆着各自各样的星星,没有拼凑在一起,看起来像似随意的摆放,但细细地看又发现有一种别致的美感。

苏北突然一个转身,与我面对面站着,四目相对,用那双让我有种冲动想跟他携手一生的眼睛深情款款地看着我,认真地对我说了句:“小沫,做我女朋友好吗?”

“你以为那次相遇是我们是第一次相见吗?

其实我早就认识了你。你难道都没有发现你在简书上写的每一篇文章下都会有一个名叫北海北的点赞吗?

喜欢你,始于才华,陷于颜值,忠于人品。

你开始写作没多久后我就开始关注你。你写的每一篇文章我都认真地读过,好奇到底是怎样的女子才写出这些文章。

直到你的那篇简书交友让我知道原来我们是还是一个城市。

庆幸能跟你仰望着同一片天空,站在同一块土地上,也许我们不小心曾走过同样的路,尝过同样的美食,遇到了同样的人。

有一种离你更近一步的感觉。

那时我就在内心小小地祈祷着,要是我们是同一个学校就好了。

也许是上天被我的诚心所打动,从你发的那篇《三岁的爱情》,我惊讶地发现原来我们是一个学校,而原来你恰好有那么一刻对我有过怦然心动的感觉。

你说三年了,都没让你心动的人。大四这一年,就更不抱希望。

你看,我们冥冥之中的缘分就是上天给你迟到的幸福。”

还没等苏北说话,我已经听得泪流满面,一把抱住苏北,说了句:“我愿意”。

幸福也许会迟到,但它一定不会缺席。

无戒365极限日更写作营

写作训练 第10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