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走在哪里,都是走在去往你的朝朝暮暮里

96
江昭和 7acf9099 cba6 47da b772 2fd512c2a428
0.1 2018.04.29 12:07* 字数 1146

日子在一页一页地流逝。

时宜婚嫁媒娶,时宜出丧搬迁,时宜冰释前嫌,时宜念念不忘。

无人知会我,何时宜心潮澎湃,不顾一切,站在你面前,梨花带雨,或者清浅一笑。

日历将光阴具象,提醒你,你失去的是什么。

日记将光阴折现,告诉你,你留下的是什么。

我抓不住流逝的光阴,亦十分惶惑,该如何牢牢紧握你。

你是门帘竹影动,你是无意穿堂风。

明明造化弄人,却惹我泪眼婆娑。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实在是太贴切不过的一句话,虽然残忍。

孔子作为先贤哲人,该有这份慧悟与得识。

诸子百家,语声杂沓。

圣贤书里,字字句句叫我恍惚飘零。

除非,除非灵光一现,叫我穿云拨月,不经意瞥见你眉眼。

我常常透过办公室的窗,目睹天光一寸寸暗淡。

自然在那以前,会有橘色朦胧的黄昏。

那是一天之中,最美的时辰。

总有人会说,『一日之计在于晨』 ,我也从未否认。

但我依然执迷地狂恋着那狭隘而寥廓的,短暂而永恒的,烂漫又肃穆的黄昏。

沐浴着它的华彩,我步履 轻盈,仿佛随时足以羽化而登仙,无怨也无悔。

某一天,在韩松落的书里,看到那三个字 ——老灵魂。

的的确确,正是这三个字,一语成谶,牢牢拘禁我,定格我,让我苍茫化蝶,让我飞蛾扑火,让我一念成琥珀。

我没有老迈,亦不至于沧桑。

只是在每一个与你的双目对望里,我总窥见地老天荒的模样。

那是一个夕阳西下,我走过人海苍茫,路旁蔷薇盛放,朵朵花开静无言,却烂漫如锦绣前程或可展望。

我无意一瞥光影里灯窗,正见她凝神观望我景象。

仿若电光石火,仿若平地惊雷,仿若瀚海生波。

“我懂得你。你爱过,你在天色昏黄的房间里等待,望穿秋水,泪光洒落。不能畅饮不能入睡。心皱缩如夜合欢萧萧委堕。那人怕是不来了。不来了。你说这辈子你都不至于为一个男人枯坐成蛹,像古时候的怨妇,但是你无法自控。真可悲,可悲一如我。”

“你等过。蜷缩在沙发里,成醉烂的海棠一朵。等一个拥抱,等一个开天辟地的吻。等他厚重如大地般臂弯将你托起,如斑斓夏河静静守持一朵青荷。在他眼中,你一枝独秀。护你走过浮生千万重,抵达蹉跎圆满之境。女人的一生,仿佛总逃脱不掉一个等字。等,一句承诺。等,一封家书。等,一死方休。真可悲,可悲一如我。”

“你痴过。与他走在月光里,几欲朝冰凉的春水里,探一探自己的足踝。那一刻,是金庸小说里的女孩儿气。在外头理直气壮,英姿飒爽。遇见了他,却忽然地柔敛,忽然地不自己起来,如三月的纸鸢。真可哀,可哀一如我。”

“你怨过。怨他不懂你每一个细腻表情里的曲折山河。怨他太懂你仿佛你在他面前毫无余地。随时随地只等着被他宠幸被他掌握。真可伤,可伤一如我。”

花有参差多瓣,人有爱恨嗔痴。

走过山长水远,最后只剩一句原谅。

我们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无论走在哪里,都是走在夕阳里。

无论走在哪里,都是走在爱里。

无论走在哪里,都是走在去往你的朝朝暮暮里。

江昭和公众号。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