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客

我们一生中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如今一想,多数是在道路上并行一时,甚至只是擦肩而过。我们不能说他们不重要,反而正是如此种种使我们路上充满快乐、惊喜、忧愁、苦闷。时时静下心来,反而觉得这些过客方才汇成了我们璀璨斑斓的人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所谓的过客,恰如正伴我左右的太阳,幢幢高楼疾疾地向后退去,太阳却穷追不舍。尽管总被沿路的树打碎成细细的光影,尽管总被欲倾的楼掩埋到深邃的黑暗,但它仍坚持不懈,我虽然没有春风沂水的兴致,但面对此情此景,却也被它十足的诚意所打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或许更多能被提及的过客是我们人生旅途上所谓的男女朋友,喜欢一个人,到爱一个人,再到两情相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再从此,到离别分开,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喜欢、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对此我略有体会,我想,这感觉应像我刚刚遇到的那样——一辆黢黑的车迎着隧道里的灯光奔驰,灯光在它身上划过,一淌一淌,像是划过的温润的水,均匀柔和的淋洒在上面。我在其他车上所不屑一顾的东西,却觉得在她身上特别美,像聘婷婀娜的少女,踩着那优雅柔美的步伐,扮着精致清纯的妆容,款款的同我行进。这种美使得我目不转睛,与其说我想拥有她,倒不如说我仅是想保持现状。尽管我没有拥有,但仅仅是远远的观望、欣赏,我便心满意足。

其实仔细想来,我更不情愿拥有,近了反而失去了观赏的兴致,拥有了反而不再去珍惜。想起小时难得的冰棍,一根就能够呲溜呲溜地舔上半个钟头,而到了现在,很容易便能买到的冰棍甚至更昂贵一些的品类,都三下五除二的吞下了。

我们最要珍惜的,是眼前所拥有的,是身旁所陪伴的,因为他们多数将成为我们的记忆,不管是以何种方式闯入我们的人生,都会默默地退出。不去理会给我们留下的或好或坏的身影,我们的人生,都被他们抹下了漂亮精彩的一笔,或许一生再也不会想起,但总会刻下难以磨灭的印记,刻在你的行为举止,刻在你的多种习惯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我如今印象中最深刻的人物,撇去亲人,莫过于家师了。我与家师所熟稔也不过一年,当初相识颇有缘分——系网路所识。关于相识过程,便不在此赘述了。我们约在开春之际见面,初见时,便被魁梧壮硕的体型所震撼。我本以为家师应为温文的学者模样,如今看着却浑身环绕着说不上来的气质,或刚或柔,交手时排山倒海的气势,谈聊时温文尔雅的作风,强烈的反差使得家师别具一格。我想,所谓的缘分,恰恰是那种相遇恨晚的情形,无可形容,便只能寄托于缥缈的更难以名状的缘分上面。籍此反而更添得一份关系,还是冥冥天注定的关系,如此,那自然是愈发顺眼。

随家师修习至今也不过半岁,世人皆念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如今回想师父种种,“盖如此也”!师父口传身授,正如释氏之不立文字。如今劲力方显,更觉珍贵,遂下定决心正式拜师,以求得多年跟随。

图片发自简书App

然而,遇见总有分开的时日,无论朋友、亲戚、兄弟、爱人、父母,在时间的长河里,我们很渺小。以至于每次思考这些事,我都会有种莫名的恐慌。我怕我死后是一片虚无,游荡在宇宙天地间,不知所始,不知所终。我也怕死后发现一切其实都是过眼烟云,一场浮华沧桑的梦境。我更怕我就是那个缸中之脑,所谓的过客仅仅是一厢情愿,仅仅是一些数据。

但是不管如何,在我们还没有离开之前,所有的过客都值得我们珍惜,所有的闯入者都有被善待的理由。我们人类或许也只不过是宇宙长远生命的昙花一现,有所始,必有所终。但在临走前我们难道不应该留下难以泯灭的痕迹吗?不过让我去想怎么留下这个痕迹,我也一定想不出来。在辽阔至远的宇宙间,我们力量实在太渺小了,我们的地球也实在太渺小了,怕是不经意间,便灰飞烟灭,人类一切成果都烟消云散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总是怀疑时间会悄悄地从指尖发梢溜走,从我们所注意不到的地方溜走。回头一望,我竟也活过了近二十年光景,但比起古今之才人,实属惭愧。我虽有“少年不管,流光如箭,因循不觉韶华换”之感,却没有“至如今,始惜月满、花满、酒满”之情。仅仅是靠着那几手鄙陋技艺,便大胆的班门弄斧,实在是有耀武扬威之嫌,也多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还沉浸在少时不贵光阴箭的伤感里,还陶醉在属文纪念人生过客的忧伤里。我需遵守一贯的原则——事来则应,事过则忘;在圣不增,在凡不减。过客尽管珍贵,但却仅能用来怀念。往前看看迎面走来的人儿,这才是你真正要珍惜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