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云国际508

今天很想买个啤酒啃个鸭脖什么的。洗洗刷刷有点累了。每天刷一会儿微博和b站,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情了。

我也没想到两年之后我又回了紫云国际这里,一样的复式,一样的楼梯,一样的超市,一样的周边小饭馆。

那年很热闹,我离开李小胖道结那里,虽然是个子比我矮小的东北人,还是个信佛晓组织的小头头,成天见不着人去外地庙里头打佛七。还天天烧艾灸,别说,真的有效。足三里和后腰看着都烧的快半透明了,倒是没有痛感,而且,据说这一个年年感冒的药罐子老病号一冬天都没任何问题。

呵呵,虽然说成天打电话和好多人师兄师兄的,还背着好几个劳务官司在等仲裁之类的,我走,她也就不吭不哈昧掉了半个月工资。呵呵,那时候,老王还很大度地说要给我补上,就算了,都是学佛之人云云。呵呵,(捂脸),相信搁现在他不能了。

年前我就去面试了,紫云国际508一帮子嘻嘻哈哈男男女女还很是热闹。约我的是人力资源管理的姓宋的中年男。我去了这人却不在,说是出去办事了。就叫我上了复式的楼上。

那天我早起洗了头披散下来(平时都盘着),穿的颜色比较年轻的玉色阿卡的收腰羽绒服,头一天刚去大瓶子那里狠狠学了一天肚皮舞。没错,学了这个以后我是感觉自己比没学之前至少多了三分女人味儿。以前的我快颈椎病了,成天做账盯电脑头晕眼花,愁眉苦脸。学了这个是一帮志同道合的小仙女们天天一边浑汗如雨一边笑得稀里哗啦。

言归正传,接待我面试我的是庄梅梅,也是个30多岁没脱东北味儿的女人,穿着长裙和高跟靴。头发做的卷但是不长还有点稀疏,嘴小牙齿不整齐感觉有需要补的。说话好像带一点“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还带一点年轻女人说京腔的嗲贱。我就不太会那个腔调,尽管我大半生在京。原来那个懂芳也是这个腔调,和家里人打电话时说唐山话,和其他人都是京腔开的十足十足。

庄梅梅和我谈了几句,大约是想问出一些瑕疵来,我涂了点口红,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接受她的酸。再歪歪了几句后面就有个小胡子男的转过身来也是笑嘻嘻的,问了句啊,你是面试会计?

然后就把手伸过来和我握手,那个动作还挺像外国片子里的绅士,就差把我手举到嘴边碰一下了。然后他问旁边一个高大结实看起来还挺气派的眼镜男?怎么样?然后对我说,这是我们张总。张总说,挺好,我没问题。

然后他们对我说,回去等通知吧。然后年后宋长中就来了电话,可以去上班啦。

于是我从李小胖那里离开了,李小胖人虽很小一只野心还不算小,手里拿了一些公司起的名字不是捭阖就是纵横的,后来过了一年好像听说她那里黄了,反正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我去的新地方叫地可,那小胡子就是老板朱明华,那眼镜男张总是投资者,听说原来是中科院的。这次我进门就和那人力资源男宋长中在一间屋里了。宋比我大几岁也是个东北人。说话很文明啊。我被安排了一张办公桌,上下里外空空如也。我问电脑在哪里?文件资料需要我做的事是神马?宋说这需要你自己去跑一趟了。电脑和其他在房山坨里。离此地大概几十公里,你可以坐公交车去跑一趟。

我说好吧。

我回了趟家,本来我爸下放给我七八年的千里马老爷车已经马放南山,现在又要辛苦跑一趟了。开了导航一路到坨里,找到那个还算不太偏僻的院子,发现那里还有间厂房,原来应该是一家小小的服装厂。现在还有几个人里外张罗着。

朱明华原来是卢沟桥那边装甲兵工程学院的一名老师,这个学校北京西边的一些本地人应该都知道,我知道它是因为在弘策hons的时候,有一个山东女孩小陈就是从那里毕业的。轉回来说朱老板前几年下了海,搞了这个服装厂,生产一些个非品牌的服装给家乐福供货。同时还在念了北大的MBA?话说北大也有mba么?还是我记错了,这货念了个北大的什么冷门专业?反正目前,以方方老师的语气来讲,听说他离婚了,两个孩子,儿子跟他,女儿跟妈。前妻是从四川音乐学院毕业的,已经带着女儿回了四川,苏明华他是湖南人。留着小胡子有点卷的头发,年轻时应该还算精神。据其自己说青春时候被人夸过像林志颖。当时我抓住机遇赶紧打击了他一下,说我看你像《人民的名义》里的赵瑞龙!他很诧异地说怎么会?像个坏人?我把那台据说就要给我用的破台式机加显示器搬进了后备箱。张总也到了,都办完了事,吩咐我跟在他们的车后头。一路车开的还很照顾我。回了紫云国际,同上电梯,告诉我同行的男子是大懂博士。

他们租了两间复式办公室,我们这边一间,楼下是我和宋,楼上是朱明华,以及充当会议室。另一件有很多年轻人,楼上楼下可以说挤得满满当当。据说,这么多小伙姑娘是在开发一个网站。我只能通俗地听个大概,介个网站准备把服装设计师,工厂,以及客户结合起来。比如,你在网站上可以自由创作一件衣服,你可以自己设计,也可以选择设计师,你可以自由挑选面料,纹样,款式,风格,等等。选定以后下单,几天以后,这件百分百按你心意完成的衣裳会来到你的手上。

这会是一盘很大的棋,她们说,不像你们想的那样简单。好吧,我看了一些财务和人事的文档。她们中有法国学了服装设计专业的海龟,有清华大学毕业的才女,连面试过我的庄梅梅,都是个搞到了北京户口的研究生。他们和她们,基本工资都是一万二,或者一万五起,社保有几档,有按一万多的,有八千的,最低的按五千。公积金也按这个基数。午餐是公司负责的,吃的还不错,下午有水果,每天水果店打电话确定然后送上门,全体喝的是大桶农夫山泉。正好没几天三八妇女节了,每个女士给定了味多美的小蛋糕,我没要黑森林要了抹茶味,那天晚上去大瓶子那里跳舞,又吃了一块黑森林。

三八下午几个女员工就在群里发了几张和蛋糕的合照,这里面有点吸引眼球的是白琦,这短发女孩长的不算精致但是眼神很笃定,职位是设计师。内蒙女孩。穿的衣服也不太一样的风格,有点设计感。

第二天白琦被调过来做了朱明华老板的助理。以前这个职位是方梅梅的。目前方梅梅据说经常出差在跑业务。方梅梅带着白琦在楼上一通交代,然后塔拉塔拉两人走下来。

小姑娘大概26,自打做了助理就打扮不一样了,小西装格子衬衫高跟鞋登场,头发也扎起来化一点淡妆。因为坐在我旁边偶尔就攀谈起来。接触一下发现这女孩真的不错,淡定庄重,说话不急不缓,做事也不温不火。

我说你有一米七几啊。她眼皮也不抬说一米七。似乎不愿意提及这个话题。

熟悉点了没旁人时就聊的多了起来。她给我看之前设计过的作品,白色的婚纱,男女模特头饰是形态好看的树枝,她说我可是自己选了很久这个树枝呢,然后抛光上白漆都是我自己弄的手工。那个女模特都很喜欢,说将来结婚了就要穿这套衣服。这个主题是山鬼。

我知道朱明华手里的服装有个商标注册了叫做芰荷,也是取自楚辞离骚。都是有缘人吧。

小姑娘得把中午定的饭和水果送上去,还有各种杂事,还有个黑皮肤的男办公室主任在侧,貌似来的时候也不长,仿佛对这里没什么信心,有时候迟到,朱明华就一脚踹上去。后来忙了一天快下班了,小姑簇拥着喝了酒归来的老板,忙前忙后,最后来了一句,用我跟你回家吗?朱明华虎躯一震,叹道我们的小白这么的棒!

混到了周末,说礼拜天晚上要团建,去万寿路某个饭店。必须去算上班。另外,朱明华补充了一点,还有个女孩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