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堆书

书桌上放的那堆书越来越高,就像窗台外面的灰尘一样悄无声息地落了一层又一层。还记得买书时的心境,就像是等着跟一个素未谋面的笔友见面一样,在头天晚上早早地下好等,第二天一早起来就要时不时得去关注一下手机,生怕错过快递师傅的电话。

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等待,这样的等待总是让人内心煎熬。就好比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只剩最后一个小时就要到站了,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可火车却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怎一个烦躁了得。

当快速师傅把书送到我手里,“唰”一下撕掉外包装,迫不及待地去闻新书第一次拆封的那股味道。一手托着,一手快速地翻着,让这股味道瞬间释放,弥漫整个房间。等这股味道慢慢散去,也许刚刚好过了三分钟。然后它就跟其他的书一样,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着我哪天心血来潮再次捡起它翻上几页。也许连被翻几页的机会都不会有,仅仅是被从书桌上挪到了书架上而已。

有时候偶尔拿起一本放在那里的书,我还能清晰得记得当时是为什么选择了它,又是怀着怎样一个美好的愿望期待自己从中获取知识的。那本《国富论》,当时是怀着多么崇敬的心情买的,希望自己通过阅读古人的经典,培养一些经济学涵养;那本《设计模式》,当时是怀着多么渴望的心情买的,渴望了解经典的软件设计思想;那本《目送》,又是怀着多么虔诚的心情买的,希望能够受一点文人的熏陶,充实自己空洞的内心世界。

天马行空想了好多,最终还是原地踏步,裹足不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