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旧时光

如果可以,我真想把时间定格在那一刻。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再见

有些相见,似乎已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再次见到安逸风时,记得那是在学校的篮球场上,只一眼,浅幽便在打篮球的人群中认出了他,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穿着21号蓝色球服,看到他的那一刻,浅幽知道她的目光再也移不开了,浅幽站在来来往往穿梭的人群中,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心中有说不出的五味杂陈。看着他,浅幽脑海中不断涌现出与他相知相识的画面,仿佛时间就定格在了那一刻。

02 初相遇

有些相遇,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忙碌的高三生活已经过去,结束高考后的浅幽,每天宅在家,吃,睡,玩,静静地等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的到来,终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来了,拿到通知书后的浅幽,迫不及待的打开,看到通知书上的学校,心中不由得充满了期待,充满了对大学的憧憬,充满了对大学生活的向往。

开学那一天,与老爸老妈道别后,浅幽独自一人,踏上了去学校的道路,第一次坐动车,还真有点小激动呢,动车的车间环境还真不错,浅幽在心里想着,放好行李的她,赶紧坐下来,欣赏车外的环境,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看着看着,她就睡着了。

醒来发现旁边座位多了一个人,而且最要紧的是她还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的肩膀上似乎还留有黏黏的液体,不会是她的口水吧,浅幽顿时清醒过来,心里想着:“我怎么靠在别人的肩膀上睡着了,还流了口水,这很丢脸耶,怎么办?怎么办?‘’哎,有了,浅幽假装揉了一下朦胧的睡眼,睡眼惺忪地看了他一眼,似乎看到他嘴角上扬,他竟然在笑,怎么会,肯定是她眼花了,于是,她继续闭着眼,假装睡觉。

忽然,车间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各位旅客,您好,前方到站是xxx",听到这个声音,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终于要下车了,浅幽赶紧站起来,拿好行李,低着头,从他旁边路过,可不能让他看清流口水在他衣服上的罪魁祸首。浅幽像做贼一样偷偷从他身边走过,呼,终于出站了,我的大学我来了。

03 再遇

有些人有些事,你不想遇到,偏偏就遇到了。

来到学校的第一天,浅幽认识 了大学里的第一个室友兼朋友蓝澜,蓝澜,一个活泼开朗,又是个吃货,所以她们自然而然成了朋友。

都说大学里很多社团,果不其然,校道两边摆满了各种社团的招新,篮球社,书法社,文学社等等,可谓百团大战,面对这么多的社团,蓝澜问我:“浅幽,你想报什么社团啊?”,“我啊,我不知道啊,你呢”?:“我想报书法社,喏,书法社就在那边,我们过去看看”,接着,蓝澜就把浅幽给扯到书法社那边去了。

看到坐在中间的那个人,浅幽顿时愣在了那里,不禁暗暗叫苦,怎么是他?动车上那个?她怎么那么倒霉,他竟然和她同校?还是学长?她真找个豆腐墙撞了。某人似乎察觉她在看他,浅幽马上低下了头。

蓝澜看浅幽低下了头,就问:浅幽,你怎么了?浅幽急忙摇摇头,讪讪道:没事没事。蓝澜扯着她的衣服说:“浅幽,既然你没有想要报的社团,那就和我一起报书法社呗!”,“不,不,还是算了吧,我不喜欢书法,还是你自己报吧”,蓝澜见浅幽这么说,不死心说:浅幽,我们可是朋友,你忍心让我一个人自己去吗?万一我被欺负了怎么办?万一……,

‘停,停,停,我去,我去,行了吧,姑奶奶’,听到浅幽这么说,蓝澜立马高兴地跳了起来,说:就知道浅幽最好了。说着拉着浅幽去填报名表,浅幽犹豫了一下,万一他认出我怎么办?不管了,认出就认出,反正我又不是故意的,万一他认不出我呢。想着想着,就装作很淡定地走了过去,在填报名表的时候,浅幽总感觉有一道目光在盯着她,难道他认出她了?她一抬起头,那道目光又没有了,难道是她想太多了?

就这样,浅幽和蓝澜报了书法社,从那天起,浅幽从蓝澜口中得知,他叫安逸风,现任书法社社长。

04 见面会

“浅幽,你快点啦,书法社的新生见面会要开始了,”,某澜在一旁一直催着浅幽,浅幽不禁翻了个白眼,说:蓝澜,这才七点钟,新生见面会七点半呢,急什么?重点是她不想见到他啊,可他又是书法社社长,能不见到吗?老天,你这是在逗我吗?当然,这她不可能告诉蓝澜,她见过他,那么丢脸的事,怎么好意思说呢。

最终还是和蓝澜去了新生见面会,去到书法室,看到安逸风正站在讲台上,教室里坐满了人,只有第一组第一桌的位置没有人坐,说实话,浅幽好想转头就走,原本想找个偏一点的位置坐,好了,现在还是第一桌,不坐也不行了,只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一坐下来,浅幽感觉安逸风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浅幽感到一阵阴凉,不就是流口水在你衣服上而已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浅幽回瞪了一下他,咦,这家伙长得还挺不错的嘛,五官棱角分明,除了看起来有点冷漠。

正当她东想西想的时候,我们的社长大人说话了:“各位学弟学妹,欢迎你们加入书法社这个大家庭,成为书法社的一员,我叫安逸风,现任书法社社长,也是你们的学长,你们可以叫我社长,也可以叫我逸风学长,好了,接下来,轮到你们自我介绍了,第一组那边那个戴眼镜的短头发的女生,你先来”。

浅幽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蓝澜扯了她一下,她才回过神来,发现大家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浅幽小声问蓝澜:“蓝澜,为什么她们都在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蓝澜翻了白眼,小声说:“浅幽,你在发什么呆,社长让我们上台自我介绍,从你开始,结果你一直在发呆”。

“啊,我怎么不知道,”浅幽瞪了一眼讲台上的罪魁祸首,见他若无其事的站着,不就是自我介绍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接着,浅幽走上讲台,说了一下她的名字就直接下来了,下来时还不忘对安逸风做了个鬼脸,哼,我气死你。接下来,新生轮流作了一番自我介绍,然后,秘书长简单介绍了一下书法社的练习时间,见面会就这么结束了。

“终于结束了,”,浅幽如释负重地对蓝澜说着,正当她拉着蓝澜的手准备走时,突然,安逸风来了一句:“白浅幽,你留下”,听到这话,浅幽立马转过头去,气痒痒地问:“为什么要我留下?”,“因为刚刚开会你开小差”,安逸风若无其事地说道,然而她竟然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好吧,“留下就留下”,说完,浅幽转身对蓝澜说,让她先回去。

“好了,我的社长大人,你让我留下到底有何贵干?”浅幽没好气地说道,刚说完,安逸风突然俯下身,轻启嘴唇,在她的耳边说,“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我?动车上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浅幽还没反应过来,他便走出了教室,留下了她一个人,浅幽似乎听到了心跳加速的声音,我心跳怎么那么快?肯定是被安逸风那家伙吓的,浅幽这样安慰着自己,殊不知,一种特殊的情愫正在心中缓缓升起。

05 冤家路窄

你越想逃避,却总能碰见。

自从新生见面会后,浅幽是能躲安逸风多远就躲多远,但还是没能躲过。她刚和蓝澜去饭堂打饭,刚想找位置坐下时,就听见一声:“浅幽学妹,坐着,这里有位置”,浅幽寻声望去,原来是书法社的云轩学长,原本想过去,但看到旁边的安逸风时,浅幽刚想说,不用了,但蓝澜这家伙一听到有位置就马上拉着她走了过去,径直坐了下来,浅幽迫于无奈,只能坐在了安逸风的对面,她哪里还吃得下啊,可蓝澜那家伙和学长聊得到挺嗨,完全无视她的存在啊,重色轻友,浅幽在心里默默地鄙视。

“笨蛋,你是想减肥吗?不吃饭,不过,像你这样也该减肥了”,对面的安逸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刚想感动一下,听到后面的话,浅幽就忍不住回了一句:“你才该减肥,你全家都该减肥”,接着马上拿起筷子,快速地吃吃饭来,吃着还不忘望了安逸风一眼,等等,浅幽似乎看见他在笑,怎么可能,这冷漠动物,怎么会笑,我肯定是眼花了。想着又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06 情起

情不知所起,却一往情深。

今晚是一周一次的书法练习课,刚到七点,蓝澜马上就拉着浅幽去了书法练习室,教室里还没多少个人,浅幽就抱怨道:“现在教室里都没多少人,你拉着我来那么快干嘛,要不我们再去玩一下”,“咳,咳,”,浅幽望了一下四周,原来教室里还有其他人,是那个冷漠男安逸风,好吧,只能好好呆着了,省得等下他又找各种理由让她留下。

练习课上,每个人都在那里认真练习毛笔字,浅幽在纸上乱写了几个笔画,觉得无聊,便时不时望着窗户发呆,等她回过神来,发现安逸风那张脸就在她面前,吓得她站了起来,动静太大,搞得全部的同学都看向她,浅幽讪讪地说了句,没事,就坐了下来,谁知安逸风这个罪魁祸首就淡淡说了一句:“认真点”,认真你个鬼啊,安逸风你这个大坏蛋,我跟你没完。

从那晚起,浅幽总找各种借口不去书法室练习毛笔,反正去了也是一直在那里乱写,浪费时间,正当浅幽洋洋自得时,手机传来滴滴声,她一看,原来是信息,打开一看,是安逸风发来的,叫她去书法室练毛笔,浅幽果断回了一句,我不去,今天又不是练习时间,随后又有信息了,:你不来,后果自负。浅幽立马从床上蹦起来,后果自负?难道这家伙是想要把动车上发生的事说出去?不行,不行,不能让他说出去,不然脸就丢大了,然后,浅幽以飞一般的速度来到了书法室,里面就安逸风一个人,看到她后,他淡淡地说了一句:“练字”

浅幽竟然鬼使神差地听了他的话,坐下来练字,浅幽根本不知道怎么写,请了那么多次假,哪里知道写什么啊,她迟迟不下笔,或许被安逸风发现了,他从讲台上走了下来,说:“笨蛋”,然后从后面握着她的手,教她一笔一画地写着,当他的手握住她的手时,浅幽反射性地想抽开,但失败了,“练字”,安逸风的声音从她的头上方传来,然后握住浅幽的手一直在写着,浅幽只记得当时心跳得很快,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嘛,过了一下,她突然反应,急忙抽出手,:“社长,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改天再练,”,说完,浅幽就飞一般逃出了教室,安逸风一脸无奈地看着浅幽的身影,这丫头。。。

回到宿舍的浅幽,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安逸风今天是怎么了?我又怎么了,为什么当他握住我的手时,我的心跳回加速?难道我喜欢上他了?不可能,浅幽一直这样说服着自己,突然,一阵滴滴声打断了她,是安逸风的信息,明晚练习室,练字。“安逸风,你到底想怎样?”嘴上这样说着,但不知为何心里竟升起一丝甜蜜。

07 吃醋

接下来的几天,在安逸风的威胁下,浅幽一直被迫到书法室去练习写字,安逸风也很有耐心地教她。直到有一天,当浅幽去到书法室门口时,看到安逸风和一个女生在那里有说有笑,原来这冷漠男也有笑的时候,难得见他那么温柔,可这温柔不属于我,想着想着,心中涌出一阵失落感,带着失落的心情,离开了书法室。

离开书法室的浅幽,回到宿舍,心情不好的浅幽,想找蓝澜出去大吃一顿,却发现,宿舍只有她一个人,浅幽拍拍自己的脑袋,我怎么忘了,蓝澜去家教了,唉,算了,我自己去吃。

浅幽独自一个人来到了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有说有笑,脑海中不禁又想起了安逸风那张脸,浅幽甩了甩脑袋,啊,怎么又想起那家伙了,我一定是疯了,“冰淇淋,冰淇淋,好吃的冰淇淋,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耳边传来小贩得声音,冰淇淋?浅幽走到了小贩的摊前说道:“老板,给我来个草莓味的冰淇淋”,老板欢乐的声音响起:“好嘞,小姑娘,你的冰淇淋”,接过冰淇淋,浅幽忍不住吃了起来,真好吃,还是我喜欢的味道,吃完冰淇淋后的浅幽,感觉心情好了很多。

心情不错的浅幽,看了一下手机,呀,都快十点了,赶紧回学校了,看了一下信息,好多条未读消息,浅幽点开一看,竟然都是安逸风发来的,内容都是:白浅幽,你去哪里?不来书法室?也不在宿舍等等之类的,看到这些,浅幽没好气地说,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好好和你的女朋友谈天说地去,接着把手机关了机,丢进了包里。

浅幽独自一人走在回学校的路上,一个人的身影在路灯的照射下显得那么孤单,路上寂静无声,浅幽不禁感到有些害怕,时不时望一下后面,安逸风,都是因为你,突然前方一道亮光,太刺眼,浅幽急忙用手挡住了那道光,等浅幽把手拿开时,发现安逸风就在她面前,肯定是我出现幻觉了,他怎么可能在这里,然后径直往前走。

“笨蛋,上车”,安逸风说道,浅幽揉了揉眼睛,原来我没做梦,真的是安逸风,一想到书法室里他和那个女生,浅幽心中不由得升起一把怒火,说:“不上”,然后自顾自往前走,“白浅幽,你是要自己上车,还是我抱你上车,你自己选择”,安逸风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两种都不选,我选择走路”,浅幽没好气地说道,“这是你逼我的,”,安逸风说着便想将浅幽抱上车,“停,停,我自己上车”,浅幽急忙说道。

也不知道安逸风是不是故意的,他突然加速,害得浅幽急忙抱住了他,不得不说,他的怀抱好温暖,好喜欢这种感觉,我在想什么呢?“安逸风,你有病啊,开那么快”,“我没病,有病的是你,那么晚了还跑出来,你知不知道我……”,浅幽把脸转过一边说:“知道什么,我这么晚出来还不是因为你”,意识自己好像说错了话,浅幽急忙捂住了嘴,安逸风听到这,停下了车,转过来,“因为我?”,“没,没,没什么,你赶紧开车”,浅幽吞吞吐吐地说道。

回到了学校,下了车,转身正想回宿舍,安逸风的声音在后面响起:“笨蛋,今晚在书法室里那个女生是我表妹”,听到这话,浅幽停了一下,想:她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听到他这么一说,浅幽心里的失落感一扫而光,心情愉悦地走回了宿舍。

08 受伤

人总是口是心非,明明很在意,却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浅幽,浅幽,你快起床,听说今天我们学校有一场篮球赛,你赶紧起床,我们一起去看”,蓝澜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响,被人扰清梦的浅幽,拿枕头捂住耳朵,说:“管它什么篮球赛,都没有睡觉重要,要去你自己去看”,蓝澜听到浅幽这么说,故意大声的说:“听说我们社长大人是篮球队主峰呢,你不去的话,我可就自己去替他加油了”,等等,社长大人,不就是安逸风吗?那家伙也会打篮球?浅幽顿时清醒了,不行,我得去看看,不过,不是去替他加油。想着,浅幽立马跳起来对蓝澜说 :“蓝澜,等等我,我们的社长大人,我怎能不去为他加油呢”   ,说着,浅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刷牙洗脸,出了门。

篮球场真是人山人海啊,浅幽和蓝澜来到篮球场的第一感觉,四周都围满了人,挤都挤不进去,幸亏浅幽聪明,硬着头皮让别人给她们让一点位置,一挤进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身穿21号蓝色球服的安逸风,熟练的运球技术,矫健的身影,轻快的步伐,穿梭在各球员中,在人群中显得那么耀眼,此时此刻,浅幽的眼里只有安逸风的存在,任蓝澜和浅幽说哪个哪个怎么帅,她都没有听进去。

突然,浅幽看到对方伸出脚,想绊倒安逸风,刚想说:小心,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安逸风已经倒下了,人群中一阵尖叫声,裁判不得不中止了比赛,浅幽看到安逸风被扶着去了医务室,远远望过去,看到他的膝盖在流血,此时浅幽有种说不出的感受,真想马上冲到他身边,问他有没有事,可是,我又该以什么身份去问呢?浅幽苦笑了一声,蓝澜见浅幽愣愣的,便说:“浅幽,走,我们去医务室看一下社长”,“不了,你去吧,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宿舍了”。说着转身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的浅幽,一头栽在床上,脑海中不断浮现安逸风受伤流血的场景。 明明很困,却一点睡意也没有,浅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唉,真烦,不想了。

过了一会儿,蓝澜回来了,浅幽好想问安逸风他怎么了,但问不出口,蓝澜似乎知道浅幽想问什么,便说:“他没事,不用担心”,听到他没事,浅幽心里松了一口气,但嘴上却急忙掩饰:“我哪有担心,我才不会担心冷血动物呢”,蓝澜白了我一眼,小声嘀咕:“好,好,我知道你不担心他,真是服了你,明明就很担心,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担心又怎样?我有什么资格去问呢?想想真是好笑。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到了晚上,浅幽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安逸风受伤了,他应该不会去书法室了,那她还要不要去书法室呢?正当浅幽纠结要不要去书法室练字时,信息的滴滴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浅幽拿起手机一看,是安逸风发来的,叫她去书法室,自己膝盖受伤了,不应该好好休息吗?干嘛还要叫她去书法室练字,真搞不懂他,浅幽想。

浅幽不一会便来到了书法室,书法室里静悄悄的,浅幽往里望了望,一个人都没有,浅幽没有看到安逸风,感觉有点失落,他都受伤了,怎么可能还来书法室呢,她自嘲了下自己,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就在浅幽出神的时候,安逸风进来了,过来敲了一下浅幽的脑袋,说:“笨蛋,你在想什么,还不练字”,浅幽吃痛得叫了起来,哪个混蛋敲我的头,“是我”,安逸风的声音传来,“安逸风,你知不知道很痛啊”,浅幽说道。“谁让你出神,还不好好练字”,安逸风说完便径直走上了讲台。安逸风,你给我等着,浅幽气痒痒地说道。

其实,从安逸风走上讲台的那一刻,浅幽一直盯着他看,看他的膝盖是否好多了,看他走路的样子,应该没多大问题,浅幽这样想着,“笨蛋,你这样看着我,是不是喜欢上我了?要不我下去让你看得更清楚点”,安逸风有点邪邪地说道,偷看别人,还被抓包,真是够倒霉的,浅幽连忙低下了头,逃避安逸风的目光,眼看安逸风就要走下来了,浅幽连忙摆手道:“社长大人,不用了,你好好坐着,我马上练字”,说着,浅幽便拿起笔来开始练字。

浅幽一边练字,一抬头就看到安逸风也在看着她,四目相对,浅幽急忙收回目光,低下头来,发现自己的脸庞烫烫的,而台上的安逸风看到浅幽的样子,脸红红,嘴角忍不住上扬,这丫头,真可爱。

09生病

又到周末,平时这个时候,浅幽肯定起来拉蓝澜出去大购物,不然怎么对得起吃货这个外号呢,可奇怪了,浅幽竟然这个时候还没起床,蓝澜就试探性叫了一下:“浅幽,浅幽”,没有声音,平时一叫她,就算再困,浅幽也会应一声,蓝澜觉得不对劲,看了一下浅幽,发现她的脸红红的,摸了一下浅幽的额头,那么烫,蓝澜第一反应就是浅幽生病了,得带她去打针才行,不过,她背不动浅幽啊,有了,蓝澜马上掏出手机,拨通了安逸风的手机号。

另一边的安逸风,接通了电话,淡淡地问到:“有事吗”?蓝澜急急说道:“学长,浅幽生病了,你能带她去医院打点滴一下吗”?听到浅幽生病,还没等蓝澜说完,安逸风就挂掉了电话,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出了门,来到浅幽的宿舍楼下,打电话让蓝澜将浅幽带下来,蓝澜将浅幽从床上叫醒,扶着她来到了宿舍楼下,安逸风见状,立马过来接住了浅幽,浅幽就这样依偎在安逸风的怀里。

浅幽轻轻睁开眼,迷迷糊糊地说道:“安逸风,浅幽抬起手摸了一下他的脸颊,你怎么会这里,我肯定是又做梦”,“你发烧了,带你去医院”,安逸风的声音透露着些许无奈和心疼,浅幽一听要去医院,立马清醒了,“我不要去医院,更不要打针”,浅幽含糊不清地说道,“这可由不得你”,安逸风说着,便将浅幽抱上了车,送去了医院,医生说,没什么大碍,打一下下针,再吃点药就可以了,听到医生的话,安逸风的眉头一皱,他知道浅幽怕打针,便问医生说:“医生,能不能只吃药,不打针?”,医生果断拒绝,不能,安逸风看了一眼还在昏昏欲睡的浅幽,笨蛋,只能让你受一下苦了,说着便带着浅幽去打针了。

浅幽醒来时,发现她已经在宿舍了,她感觉自己头有点晕晕的,便问蓝澜:“蓝澜,我这是怎么了?我头怎么那么晕”,蓝澜听道:“我的姑奶奶,你忘记自己发烧了,还是逸风学长送你去的医院,”,浅幽惊讶道:“什么,我发烧了,还是安逸风送我去的医院?”怪不得睡梦中好像看到安逸风的脸,浅幽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似乎,她还摸了摸他的脸颊,想到这,浅幽原本有点红的脸颊更加红了。蓝澜看到浅幽的那么红,像是知道了什么,便说:“浅幽,我去帮你拿开水冲药,哦,忘了跟你说,你的药也是逸风学长帮拿的”,说完便走出了宿舍,留下浅幽一人。

浅幽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蓝澜说的话:是逸风学长送你去的医院,你的药也是他帮拿的,此时的浅幽,心里很乱,她不知道安逸风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在纠结要不要给安逸风发个信息谢谢他,毕竟他送她去医院,还帮她拿药,我可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不就是发个信息说谢谢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浅幽想着,便拿起手机将信息发送了出去。

信息发出的那一刻,浅幽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安逸风会怎么回她呢?滴滴,信息的嘀嗒声传来,浅幽急忙拿起手机,点开一看,:“笨蛋,一句谢谢就完了?,你知不知道你很重啊”,看到这,浅幽在心里把安逸风鄙视了个几百遍,她哪有很重,明明是标准身材,他肯定是眼瞎了,虽说这样想着,浅幽还是回了过去:你想怎样?“请我吃饭”,几个大字显示在手机屏幕,“请就请”,浅幽果断回了过去。

傍晚,当浅幽还在做着美梦的时候,手机振动了,浅幽很不耐烦地抓起手机,眼都没睁开,问:有什么事?安逸风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浅幽还在睡觉,“笨蛋,下来,我在楼下等你”,说完不等浅幽回答,安逸风便挂掉了电话。刚想破口大骂,谁扰她清梦的浅幽,听到安逸风的声音时,愣了一下,下去?下去干嘛?浅幽似乎已经忘记要请安逸风吃饭这回事了。

浅幽简单收拾了一下,就下了楼,果真看见安逸风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她,一见她下来,“上车”,安逸风不紧不慢地说道,“啊,上车,去哪里?”,浅幽一脸茫然地问道,安逸风无奈地看了浅幽一眼说:“去吃饭”,这时浅幽才想起来,她答应要请安逸风吃饭的事。

10吃饭

坐在车上的浅幽,感觉有点紧张,第一次和安逸风两个人出去吃饭,浅幽感觉像在约会一样,约会?等等,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只是请他吃个饭而已,浅幽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抽回了自己的思绪,“笨蛋,你在想什么”,安逸风突然转过来说,安逸风的这一突然动作,拉进了他们的距离,脸与脸之间的距离只有几厘米,空气中仿佛安静了,只有彼此的心跳声,几秒钟后,浅幽的脸红了,害羞地低下了头,说:没,没什么。安逸风看了浅幽一眼,继续开车。

来到餐厅,浅幽发现桌上全是她喜欢吃的菜,难道这是特意为我点的?不过,安逸风怎么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肯定是碰巧罢了,浅幽不知道的是,这的确是为她点的,是安逸风前一天晚上从蓝澜口中得出的,当然,安逸风没有告诉她,美食在前,浅幽二话不说动起筷子,那样子,像是几百年没吃饭的样子,安逸风看着对面狼吞虎咽的人儿,眼里有他自己未曾察觉的温柔,提醒浅幽:“笨蛋,你慢点吃,没人和你抢”,浅幽抬了一下头,又继续埋头奋战了。

吃完饭后的浅幽,一脸满足感,看到餐厅对面的冰淇淋店,浅幽扯了一下安逸风的衣服说:“安逸风,我想吃冰淇淋,我们过去一下好不好”,安逸风摸了一下浅幽的头,无奈地说:“真拿你没办法,走吧,绿灯了”,说完,牵起了浅幽的手,准备走,浅幽第一反应就是抽回手,安逸风可不给她这个机会,握得紧紧的,浅幽没办法,只好任由他牵,一到冰对面,浅幽立马放开了手,往冰淇淋店走去,手中的温暖突然消失,安逸风感到心里空空的。

一晚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回到宿舍的浅幽,躺在床上,脑海中出现今天和安逸风在一起的种种画面,心中甜甜的,带着这份甜,浅幽很快进入了梦乡。

11误会

“终于下课了,每次体育课不是让我们扎马步,就是深蹲,我感觉我的腿都不是我的了”,浅幽在蓝澜耳边抱怨道,蓝澜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说:“好了,好了,我们去吃饭吧”,“蓝澜,蓝澜”,后面传来同班同学的声音,说老师让蓝澜去一下办公室,无奈,浅幽只能一个人去饭堂了。

刚走几步,浅幽感觉两腿一软,眼看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她落入了一个怀抱,她抬头一看,原来是书法社的云轩学长,刚想从怀里挣脱出来的浅幽,腿一软,云轩学长不得不扶住了她,而这一幕,正好被刚从书法室出来的安逸风看见,从他的角度看,就好像浅幽在抱着云轩一样,看到这,安逸风的拳头紧握,头也不回地走进了书法室。

晚上,浅幽去书法室练字的时候,没有看见安逸风,浅幽感觉心里空空,以前每次练字的时候,安逸风都在,今晚,他却没有来,浅幽也没有了练字的心情,来到了走廊上,看到操场上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安逸风吗?他旁边那个女生是谁?应该是他女朋友吧,他今天没有来书法室,是因为她吗?看来,是我太自作多情了,我又不是他的谁,他没有必要天天来陪我练字,浅幽苦笑一声,转身离开了书法室。

从那天起,浅幽没有再去书法室练字,安逸风也没有找浅幽让她去练字,浅幽也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直到有一天,浅幽和蓝澜去饭堂,路过操场的时候,浅幽远远就看到了安逸风,而安逸风也看见了浅幽,可什么也没说,好像她是空气一样,两人就这样擦肩而过,浅幽就这样静静地站着,看到这样子冷漠的安逸风,浅幽突然有些不习惯,但又不知怎么说。

12表明心意

自那天在操场见过安逸风一次后,浅幽在校园里几乎没有见过他,浅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她给他发信息他也不回,没有安逸风在身边的日子,浅幽觉得心里像是缺失了一个重要的东西,也是在这几天里,她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安逸风已经占据了她的心,只是以前她没发现,想清楚的她,打算跟安逸风表明自己的心意,她给安逸风发了一条短信,说:明晚八点,操场,我有事和你说。但安逸风还是没有回她的短信。

微风吹起,天气变凉,天空有点阴暗,眼看就要下雨,浅幽还是如约来到了操场上,因为她要等安逸风,告诉他,她喜欢他,浅幽在操场等着,等的过程中她有点紧张,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和安逸风说,浅幽等啊等,还是没有等到安逸风出现,她一直等,她相信安逸风会出现,突然,天空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一滴一滴地打在浅幽身上,浅幽似乎感觉不到,一直站在原地等,可却没有等到安逸风的出现,一滴又一滴的水滴落在手上,浅幽已分不清这是泪水还是雨水,浅幽抬起头,她知道她等不到安逸风了,转身离开了操场。

其实,从浅幽出现在操场的那一刻,安逸风就已经来了,只是他不敢出来见她,他怕自己没有能力给她想要的未来,看到她在雨中哭得那么伤心,他多想过去将她拥入怀中,多想为她撑起雨伞,不让冰冷的雨水淋到她,可是,他没有,就这样,他陪着她淋,陪着她站了一整晚。

从操场回来,浅幽大病了一场,整个人憔悴了一圈,也就从那时候起,浅幽绝望了,她对安逸风绝望了,她颓废了好几天,没有了往日的朝气,一直待在宿舍,蓝澜看到这样子的浅幽,很是心疼,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直到第三天,蓝澜终于看不下去了,把浅幽从床上拽起来,大声说:“你有必要为了一个人这样折磨自己吗?你还是我认识的浅幽吗?”,浅幽听到蓝澜的吼声,如梦初醒,是啊,有必要为了安逸风这样子吗,他又不在乎,我又何必呢?没了他,地球还是一样会转,天还是一样会蓝,树还是一样会绿,安逸风,从今天起,我要把你从我的世界移出。

这样想着,浅幽心里舒坦了好多,勉强扯开一抹笑容,对蓝澜说:“蓝澜,谢谢你,你说的对,我不应该再颓废下去了”,说着,浅幽便起了床,和蓝澜一起去吃饭,安逸风一眼便看到了浅幽,从浅幽出现的那一刻起,他的目光一直跟随她,他的小丫头,这段时间瘦了好多,云轩往安逸风瞧着的方向望去,似乎明白了什么,拍了安逸风的肩膀,说:“明明很在意,明明很喜欢,为什么不和她说清楚,还要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呢”,安逸风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浅幽的身影,直到看不见,云轩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知道安逸风喜欢浅幽,只是为什么不说出来,他也不知道,安逸风不想说的事,任谁都没有办法。

刚从饭堂出来,浅幽就看到了安逸风,她眼神异常冷漠,从他身边走过,仿佛她从来没认识过他,看到这样子的浅幽,安逸风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好想拉住她的手,跟她解释,那一天,他不是没有去,他也不是不喜欢她,只是这些话,他只能放在心里。

13熟悉的陌生人

明明很熟悉,却发现有时连个陌生人都不如。

浅幽和安逸风现在就是这样,明明很熟悉,却总像陌生人一样从对方身旁走过。

一眨眼,一学期快要过去了,浅幽和安逸风之间自从那件事后就没有再联系过,蓝澜看到这样子,她很着急,她知道,浅幽和安逸风两个人是相互喜欢的,只是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她不知道,她也有问过浅幽,每次浅幽都是一笑而过,蓝澜也就不在过问,他们之间的事还是他们自己解决的好。

14真的再见了

又是一年开学季,蓝澜看到浅幽,马上飞奔过去,拉着浅幽的手高兴的说:“浅幽,一个暑假不见,好想你啊”,浅幽抱住蓝澜说:“我也好想你啊”,“哦,对了,你知道吗?逸风学长他们要去实习了”,蓝澜对浅幽说,听到逸风这个名字,浅幽心里不禁难受起来,他,要去实习了吗?浅幽陷入了沉思,直到蓝澜扯了一下她,她才回过神来,假装不在意地问道:“哦,是吗”?蓝澜看浅幽这样子也没再说什么。

“浅幽,浅幽,今天逸风学长他们要走了,我们去送他吧”,蓝澜对浅幽说道,“你自己去吧,我还有事,我就不去了”,浅幽望着窗户谈谈地说道,蓝澜看浅幽这样,说:“你能有什么事啊,你就陪我去一下嘛”,最终还是拗不过蓝澜,浅幽答应去。

而另一边的安逸风迟迟不肯上车,一直望着浅幽住的那栋宿舍楼,他想再见一次他的小丫头,云轩在他旁边,说:“逸风,我们走吧”,“逸风学长,逸风学长,等等,”就在安逸风准备上车的时候,听到从后背传来蓝澜的呼叫声,他转过身去,看到了浅幽,他朝思暮想的小丫头,而浅幽也看到了安逸风,就这么四目相对,他是有多久没有近距离看他的小丫头了,他们两个已经很久没见过了,不过再见时,安逸风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浅幽亦是如此。

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有办法再重来,就这样浅幽看着安逸风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在车里的安逸风看着小小的身影,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说:“小丫头,再见,好好照顾自己,我喜欢你”。浅幽望着车行驶的方向,安逸风,这一次,我们真的再见了。

15再相见

我不怕什么,我只怕再见到你时,,我们已形成陌路。

浅幽还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直到蓝澜叫了她,“浅幽,你在想什么呢,那么入迷”,蓝澜问道,浅幽,会心一笑,“没什么,我们走吧”。浅幽看了安逸风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有些东西,错过了真的错过了,没有办法再重来,只是每每想到那些时光,浅幽的心还是会痛,她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去了,她不应该再执着于那些回忆,执着于那些时光,她应该学会释然,再见了,回忆,再见了,安逸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如果可以,我真想把时间定格在那一刻。 01 再见 有些相见,似乎已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再次见到安逸...
    焕蓝未来0921阅读 186评论 0 2
  • 再见,旧时光!(目录) 俞沁小时候性格像男孩,在乡下外婆家的时候,上树掏鸟窝,下池塘抓虾她总是冲在最前面,同龄...
    w雨木阅读 298评论 4 5
  • 再见,旧时光!(目录) 从相知到相守,曾以为真的可以这样陪你到永久。可是,还是躲不过一个字:命。 俞...
    w雨木阅读 327评论 3 3
  • 每一次的大收拾,就像指尖流转的锁匙,轻易地解开铺满尘埃的记忆小盒子。 看着陪伴多年的衣物和书本,占满两个书桌和三个...
    柯锦川阅读 483评论 2 11
  • 一切 都会 离我 而去 生活 就是 剥皮 抽筋 拔骨 的 过程 所以 才 会有 天堂
    于斯人阅读 60评论 0 0
  • 一、遗憾 他在深夜里偷偷跑出去,站在她学校门口,被雨淋着,被风刮着。他觉得这是幸福的,至少,他离她更近了,或许是从...
    面对面的隐士阅读 297评论 0 0
  • 今天,拜访了四家各种机构的老总和校长,跟他们介绍了全脑教育的在宜昌市的进展情况,可能是因为我的执着感动了上帝,可能...
    786706d0f8a6阅读 138评论 0 2
  • 前记 一说这个暑假有机会到吴哥去玩一趟,起初内心是有些抵触的。 因为俗:一是跟团去,俗!...
    cherishdq阅读 28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