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三千烦恼丝,唯有招安!【哀家下床系列三】

作者:陈皮朵娃

头发又长了,整天在哀家脖窝里痒呵呵,催促去某个老地方,谒见那可以在哀家头上奉旨动土的女孩子。

放下功夫,骑车过去,咦?大门上锁?怎么就锁门了呢?再一看,上边写着字,为了扩大生意,搬了!

说是搬去了一条新街道的某处,哀家习惯了这个女孩子的手艺,于是,调转车头,按字索骥去找她,新街道果然挺热闹,尤以士多店和美容美发为主,我一家一家找过去,还没看到那女孩子的新店,一个相对空闲的理发店,有个女子正好出来干什么,我朝里看她朝外看,六目相对——哀家近视眼,我四只,她两只,嘿嘿,六目相对之下,她笑起来招呼:理发?烫发?四个字,简洁直接,忽然就瓦解了一颗坚持的心,我不寻找那个女孩子了,立刻就顺着她的语气投诚到她的店里。也主要是看她生意不忙,哀家是个怕麻烦怕等待的人,以前一直忠诚于女孩子的手艺,很大原因也是因为那里比较清闲。

进了店,女子问:“要什么发型?”

我哪知道哇,女孩子从来摸着脑袋就操刀,没问过我这个问题,而且,哀家一向来远离时尚(ps:给时尚期刊码文不算哈),总觉得类似问题很深奥,不亚于飞毛腿导弹的设计原理。所以哀家多年如一日保持一个发型,我的头发就像女孩子制作多年的一个老式馒头,从来没变化。

我不尴不尬地讪笑:“不知道。”

她显出满脸奇怪的表情:“你自己不知道要什么发型,我怎么弄?”

我就说哎呀随便吧,我相信你。

此女子是个李翠莲二号,快嘴快舌批评了哀家一顿,哀家虚心接受完,还是告诉她,我不知道我一直来的头顶大事是属于什么术语范围的,请她给我决定弄成啥样就啥样。

她确定自己可以大权在握了,也就不客气地操起刀来,顺便向我传达最近的流行资讯,她说要让我有一个崭新的面貌。四个小时剪扎烘烤下来,老式馒头改良成功,刘海笔直,宛若一片青瓦,后面是拳拳春草,发蜡弥漫着茉莉的香气,我戴上眼镜左右审视,很陌生的自己,不过,却也别有风情。她开心地拍手说:“太好看了!换个形象了!”

哀家也很满意,不过,哀家怯怯地提问:“这个头发怎么梳头呢?”

她干脆爽利:“不能梳!”

不能梳头!天,不能梳头,这、这……她说,这个发行就是手抓式,清晨起来,手蘸点水,抓两下就可以了,看起来又年轻,又时尚。“不会走型的,放心!”她安慰我。

她说这样的发型可以一直保留到很长很长,只要适时修理刘海就好了。这正中哀家下怀,哀家是个懒人,这三千烦恼丝,素来花了很多时间料理,还总是草寇一样给我捣乱,这下好,不用梳头,有望从此招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喜欢指尖掠过琴弦发出的音 我喜欢笔尖触着画纸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喜欢一睁开眼窗外清晨的阳光 我喜欢被紧紧的拥抱在怀...
    宁愿森林不选树阅读 15评论 0 0
  • 当今图书市场成功学书籍泛滥,归根结底,是为了迎合急功近利、心态浮躁的社会风气,为了短期内获得巨大的财富,有些人每天...
    独行侠者阅读 97评论 0 3
  • 前两天,听了朱利安.罗素的课,有关如何最大发挥自己的价值。其中理论就是寻找自己的热情所在,可以经常去问自己擅长做什...
    黄莉芳阅读 57评论 0 1
  • 卡蜜娅养肉ing阅读 28评论 0 0
  • 文/娜娜 一声妈妈 鼻酸 哽咽 泪如雨下 泪水中蕴藏着多少 不为人知的牵挂 和内疚自责的一言不发 多少个辗转反侧的...
    NyNyNN阅读 66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