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具有改造的能量:废掉中医只需要一个名字?

名字,其实具有改造的能量。被改造的人事物因名字而走出或高或低、或光辉灿烂或黯淡无光、或飞上青云或沉入水下的路线。

《银元时代生活史》里,讲述了一件关系中医生死存亡的大事。民国时期,一位当权者要做出政绩,就拿中医开刀,唤“中医”为“旧医”,大力废弃中医。一柄磨得雪亮的长刀,一意孤行落下,力成千钧,誓要斩杀中医来成就自己的革新美名。

先要追溯到民国十七年(1928),废止中医这件事,那时刚是北伐成功开府南京,汪精卫在汉口时最出风头,他到处演说日本明治维新,第一件事是废止汉医。他自以为革新派领袖,屡次演讲表达他的意思,报纸上常常有这种零星的消息发表。我们中医界对他起了很大的反感,认为中医中药是全国人民的健康所赖,历史悠久,那时节西医全上海也不过六七百名,其他通都大邑,不过数十人。至于小的县、市、镇、乡,可能一个都找不到,所以对他的主张,认为纸上空谈,绝不会现诸事实。岂知后来他们的确不是空谈,先由褚民谊出面推动,经南京国民政府卫生部,召集了一个中央卫生会议,延揽各市的卫生局长、各省的医院院长、国立省立的医学院院长,以及各地著名的西医共一百二十人为委员,开会三天。那时褚民谊奔走活动及宣传,着着领先。这个会议,通过了一个议案,是要逐渐淘汰中医,原案是留日医家余岩(云岫)所起草提出,他们设想得很周到,深恐引起全国反对,所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已经开业的中医,一次发给执照,以后中医的产生就要绝迹了,原来的议案节录如下:

提案人余岩。

(议题)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之障碍案。

(理由)……人体医学,其对象在于个人,其目的在于治病,今日之卫生行政,乃纯粹以科学新医为基础,而加以近代政治之意义者也,今旧医所用理论,皆凭空结构,阻遏科学化,旧医一日不除,民众思想一日不变,卫生行政一日不能进展”云云。

(办法)一、处置现有旧医,现有旧医为数甚多,个人生计,社会习惯,均宜顾虑,废止政策不宜过骤,爰拟渐进方法六项如下:

甲、由卫生部施行旧医登记,给予执照,许其经营。

乙、政府设立医事卫生训练处,凡登记之旧医,必须受训练之补充教育,授以卫生行政上必要之智识,训练终结后,给以证书,得永远享受营业之权利,至训练证书发给终了之年,无此项证书者,即应停止其营业。

丙、旧医登记法,限至民国十九年底为止。

丁、旧医之补充教育,限五年为止,在民国二十二年取消之,是为训练证书登记终了之年,以后不再训练。

戊、旧医研究会等,任其自由集会,并且由政府奖励,惟此系纯粹学术研究性质,其会员不得藉此为业。

己、自民国十八年为止,旧医满五十岁以上,且在国内营业至二十年以上者,得免受补充教育,给予特种营业执照,但不准诊治法定传染病,及发给死亡诊断书等。且此项特种营业执照,其有效期间,以整十五年为限,满期不能适用。

二、改革思想,操之不能过激,宜先择其大者入手,谨举三项于下:宜明令禁止,以正言论而定趋向。

甲、禁止登报介绍旧医。

乙、检查新闻杂志禁止非科学旧学之宣传。

丙、禁止旧医学校之开设。

这里所说的旧医,就是指中医,因为那时我们中医自称是“国医”,这是表示中国固有的国家医术,等于国语、国文、国旗、国徽、国术、国剧一类的名称。西医对这个称呼,大为不满,可是已经通行,亦没奈何,因此他们就议决把中医的名称改“旧医”,他们自己叫做“新医”。这表示中医是旧式的医术,不久要消灭的,他们的医药是现代化新生的,将来会新陈代谢的。

当时西医们,也不愿意人家称他做“西医”,因为“西”字,就表示从西方来的医术,隐隐衬托出中医是中国的国家医术,所以他们一切的公私文件,一律不称“西医”两字,而对中医的名称绝对不称国医,一律叫做旧医。整个提案,含有深刻意义。

从这力道绵长的一招来看,如果真得成事,中医的下场就是被扫进故纸堆。为什么?“旧”字,有无用、陈腐、过时、传统之意,我们人都是通过名字来理解事物的。当“旧医”被宣扬已久,人们闻声释义,难免将中医当成满是糟粕的废品,潜意识里对革新的西医抗拒减少。当大势一成,即使将中医的可取之处一一列举,仍然抵不过谣言浪涛的层层包围。这个道理,就像我们今天的朋友圈种种谣言转发,即使澄清文章被多次观看,我们头脑里所记忆的,仍然是最初的印象一样。

试想,将梦露换成门罗,是不是大大减少了期待感。那种充满诗意、如梦似幻、清新唯美的感受转而被另一种平淡木讷之感所取代,会是什么结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