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想要离开

1.

“就这样吧,我很累了,先挂了。”简一疲惫的挂了电话。

随意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简一趿着步子进了浴室,哗哗的水声渐渐响起,将本就只有一个人的家显得更加冷清寂静,客厅的灯没有开。随着踏~踏~的声音响起,简一出了浴室,目光呆滞的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任由头发滴着水,思绪就这样飘回了六年前。

六年前。“嘿!你怎么不出去玩啊,老是在教室坐着可不太好哦~”简一就这样被隔壁桌的女生拖着走出了教室。简一一直记得,那天的天气很好,属于不冷却也不热的那种天气。果然,和简一预想的一样,教室外面全都是正在肆意嬉闹的同学。看着同学们脸上天真烂漫的笑容,简一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偌大的操场上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玩伴,甚至相熟的同学都没有几个,这样的认知刺痛了简一敏感脆弱的神经。简一突然觉得自己是那样的不合群,自己的存在是那样的多余突兀,整个操场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呆呆的站着,甚至是有点呆愣,同学时不时飘来的打量目光让简一几乎想拔腿就跑。

“我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很多余?”简一静静的站在原地问着心里那个怯懦的自己,一遍又一遍。从安静的伫立到默默低下头到双肩止不住的颤抖,再到泪水无声的滑落,简一一直没有出声。本应装作若无其事走回教室的,可是脚却像在地上扎了根一样,只有地面逐渐晕湿的地面在无声的诉说。简一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到教室的,也不记得那天上课时老师讲了些什么,残留在记忆中的是那天被提问后老师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和自己羞得通红的脸颊。

值得庆幸的是,简一终于在一个燥热的夏天彻底脱离了这样的场景交叠,为期三年的初中生活彻底宣告终结。

2.

简一在早操时听到了一个异常轻快的声音,“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笑过了呢?这样的笑声,自己从来都没有过吧?”简一习惯性的低头问自己。经不住那笑声的蛊惑,简一飞快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随即慌乱的低下了头,是一个笑起来很漂亮的男生。很干净的漂亮,带着点阳光的气息,让人觉得很温暖,忍不住的心生好感。少年阳光般的笑容,就这样刻印在了简一的脑海里。直到很多年以后,简一有了个对她很好的男朋友以后,还是记得那个长得不是很帅气但笑起来却能让人想到阳光两个字的男生。

简一依旧沉默的穿梭在校园,只是没有了初中时的孤僻。一天早操结束,简一照旧去找相熟的同学借饭卡去食堂刷包子,简一的胃一直以来都不好,早餐只能推后吃。可是凭空出现的饭卡让简一愣住了,是那个男生,那个笑起来很干净的男生。简一愣愣的看着男生,没有去接饭卡。直到把男生看得脸都红了简一才呆呆的接了过来。这个男生,是简一初中时的同班同学!

之后的接触变得顺理成章起来,因为两人曾经是同学又恰好在高中相遇,男生又主动借给了简一自己的饭卡,简一和这个初中时代没讲过两句话的男生成了朋友。时不时的,男生会发简讯给简一,约简一一起去球场跑步,跑不动了,两人就围着球场一圈又一圈的走着,一边走一边说些话。晚上简一失眠的时候也总能收到男生发来的搞笑简讯,简一问起男生哪里来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简讯,男生总说是别人给发的,觉得搞笑就顺手给简一发了。就是这样的小而温暖的小事,一件一件堆积起来,温暖了简一孤寂的心房。

理所当然的,男生后来成为了简一的男朋友,周末一起逛街,一起手拉手去爬山,每天一起吃饭,晚上一直聊QQ到深夜……一切都极其自然的发生着。可是结局就像是早已注定了的一样,高考后简一考上了本省的二本类院校,男生落榜了。男生开始不爱和简一讲话,有事就在网上说,见面时说话也不会超过三句,大部分时间都是简一在说。

简一对这样的情况感到莫名的恐慌,她总觉得她就要失去男生了。简一开始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和男生的关系变得像原来一样,可男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深知自己性格懦弱的简一在这段时间里学会了喝酒。简一的本意是想要借酒浇愁,或者是能发一次酒疯也好,那样就能理所应当的闹到男生那里,看他是不是依然在乎着自己。可是简一不敢,她不敢赌,也不敢将酒疯发到男生那里,她没那破釜沉舟的勇气。可是简一怕啊,她怕一个转眼间男生就这样走出了她的生命,从此变得不再相干,简一害怕那一天的到来,于是每天趁着夜深人静就开始在寝室喝酒,慢慢有了酒瘾。

喝醉了酒的简一很乖,不哭也不闹,安静的将头缩进被子里埋在膝盖间,用尽了力气抱紧双腿蜷缩在被子里。每每午夜梦回时,简一都感到一种巨大的孤独和绝望包裹着她,男生轻轻拥着她说“等我毕业就先养你”这句话时的样子就在简一眼前,简一没有办法忘掉男生的温柔,也没有办法将原本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就这样按了删除键。

可到了后来,简一不敢再去回想那些温柔的记忆,只能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啊简一,还记得干嘛啊简一,你难道还爱着吗?那个混蛋已经不再属于你了,他已经不要你了,他已经不要你了啊简一!”无数次痛苦的蜷缩在被子里,任由心中的小人在心底声嘶力竭的哭喊。简一床头的台灯也从此彻夜点亮,却再也没有办法让简一心里生出一点点的暖意,简一只能夜复一夜痛苦的蜷缩着,企图寻找在妈妈怀里的安全感。

半年后,被疼痛折磨到麻木的简一选择了和男生分手。再多的不舍,再多的不甘愿,再多的言语,都随着分手这阵风,吹散在了最纯真的年纪。简一删除了男生所有的联系方式,避开任何可能会遇见的场合,简一渐渐回到了初中时代的寡言,渐渐变得忧郁,也开始发奋的学习,不是为了博一个好的前程,也不是为了让男生后悔,简一只是单纯的,单纯的觉得这座城市让她觉得落寞,落寞到有些萧索。简一想要逃离这座孤独寂寞的城市,带着义无反顾的执着,去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开始一个全新的自己,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

阴冷和绝望,是简一对这段感情最后的记忆。

3.

简一慢慢站起身,摇了摇头,寻了条毛巾开始慢条斯理的擦起头发来。当年的事都过去了这么久,简一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表情涩涩的姑娘了。从懦弱无能到现在的生活自理,再到女汉子一枚,简一很多时候也不清楚这么些年的成长到底是失败的感情成就了她,还是那段失败的感情让她走出了缺失的人格,开始重塑自我。但经过了那样撕心裂肺的疼痛过后,变成如今的模样也是正常。想起那段灰暗的日子,简一深吸了口气,“要好好的”,简一这样告诉自己,“要好好的,要坚强勇敢的生活下去,自信不屈,变成一个强大的女汉子,变得能让自己安然依靠的存在,所以简一啊,你不能退缩哦,要加油哦!”给自己打完气,简一给了自己一个微笑,关了灯辗转进入了梦乡。

嘀铃铃嘀铃铃……简一在催命符似的闹铃声中醒来。懒懒的从被窝里伸出手关掉闹钟,简一看了看时间,早上七点,可外面依然朦胧一片,简一利落的起床洗漱,顾不得现在是冬天,简一用冷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依然稚意犹存的脸,简一再一次想起昨晚那些让人不快的回忆。甩了甩头,强迫自己把那些令人不快的记忆暂时丢到一边去,以极快的速度整装完毕,背上包开始每天的固定日程——上班。

简一所在的公司只是一个不大的小公司,而简一每天的工作就是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穿梭在办公室之间。简一乐得繁忙,只有忙碌,才能让空下来的时间不那么突兀无聊。简一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没有什么烦恼的事,每天工作繁琐却也充实的生活着,这让简一很满足。

这一天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简一照常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却发现办公桌上有张写满了字的便利贴,简一以为是哪个同事有事拜托她帮忙的,想也没想就拿起来看了起来,看完便利贴的简一愣住了,这是一份用来表白的便利贴,虽然写得很含蓄,但简一还是看懂了。简一都快要忘了自己第一次心动是在什么时候了,简一从未想过自己还要再谈一次恋爱,简一觉得很多伤一次就够了,自己虽然还年轻,心里却有什么随着当年的感情一同沉寂死去了。简一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了,不会因为表白手足无措,也不会轻易相信真有人能给她所谓的幸福。简一不是没有被人追过,但简一明白,最好的拒绝就是漠视不理。

简一将便利贴扔进了垃圾桶如常下了班。第二天,简一的办公桌上多了封粉色信封的情书,简一知道和昨天的便利贴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摇头之余简一也在感慨,这年头还会写情书的人,也是可爱的很。简一随手将信丢进抽屉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第二天,第三天……每一天都会有一封不同的信在简一的办公桌上,有时候外加一束百合,有时候是早餐。

简一不知道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经常吃的那家店的,但简一都一一言辞明确的拒绝了。出乎意料的,暂停了几天后,那边采取了更加疯狂的举措,直接表白。简一突然觉得头好疼,一直以为只要好好上班就好,哪里知道会惹出桃花来,揉了揉额角,简一走了过去。办公室的人都在鼓掌,都在为那个男生加油,让简一把握住这样痴情的好男人,可是明显只有老天听见了简一心里的千万个“见鬼”!简一没有理会表白的男生和加油助威的同事们,拨开人群跑了出去,大口大口的呼吸。很久了,简一再也没有见过当年那个人,却还是放不下忘不了,也不想再随意将就,也没有办法接受像现在这样的带了强迫成分的喜欢。

喘息过后的简一回到办公室,继续冷静的办公,时不时会有好事的女同事过来八卦一下简一为什么不接受男生的表白,简一没有过多的理会这些闲得无聊的女人,只是为那个男生惋惜,喜欢的是自己。简一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爱人的能力。曾经有玩得好的闺蜜打趣过简一,想要重拾爱人的能力最好的就是找个会全心全意疼简一的男人开始一段幸福大过波折的恋爱。简一偶尔考虑过,可当简一午夜梦回时眼前浮现出当年男生拥她入怀时小心翼翼的模样,以及那句呢喃般的语言“简一,我的简一,我毕业就养你好不好,好不好?简一,我最爱的简一……”大颗大颗的眼泪悄无声息的爬满了简一的脸庞,简一努力睁大了眼睛盯着天花板,直至眼睛酸涩不已。

4.

简一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夜晚,实在难受了就喝点酒。五六年了,简一一直沉浸在那段早已枯萎的爱情里,简一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是该考虑下自己的感情问题了,再这么下去也只是自我折磨。

送花的男生没有因为简一的拒绝羞恼,依旧每天送花或者是一封简短的信,没有很浓烈的感情表白,有时是三言两语的日常生活乐事,有时候只是一句短短的“简一,今天突然好想你。”简一从不回复,有时候也会隐隐期待。她对这个男生基本没什么印象,却没由来的有好感。每个女生都会对喜欢自己的男生有莫名的好感,这是不争的事实。简一有时候忍不住想,这样坚持的一个男生,应该是很温柔的吧。每天的问候好似成了自然一般,简一每天上班的时候就能在办公桌上看到。持续了半年以后男生依然在继续,简一动摇了,“这样的男生,应该会对自己很好吧,这样温柔的男生,要不就试试吧”。简一安慰着自己。

春节前夕,简一留言将男生约了出来,说同意试试,男生愣在了那里,半天才手足无措的一步一步朝着简一走进,却在离简一两三步距离的时候怯怯的不敢上前,只是呆呆的问简一要不要去喝点东西。看着男生呆呆的模样简一笑了,是这样温柔又点傻傻的男生呢,真好!以后应该会很温暖吧。

男生每天送简一上下班,中间会间断的发来两条信息,说的“简一我想你了,你现在在干嘛啊?有没有想我啊?”或者是“简一我想你了,我来看你好不好,我到你们楼下给你电话哦!”就是这样一个明明大着简一一岁却满满都是稚气的男生给了简一家人的温暖和爱。每天晚饭后男生会拉着简一去公园散步,美其名曰情侣就是要多相处,其实是简一身体不太好,经常生病却偏偏不爱运动。简一将男生的好看在眼里,在心里默默想着要是能这样相伴一生或许会很温暖吧,简一轻轻牵住男生的手,微微一笑不言语。

日子就这样悠长温暖的过着,简一的笑脸一天比一天多,脚步也越发雀跃。简一带男生去见了高中时代的密友,相谈甚欢,闺蜜也说是暖男一枚,让简一好好把握。简一越发觉得自己捡到宝了。简一的恋情并未大肆公开,突然有一天初中时的好友打来电话,让简一带着男朋友过去吃饭,简一知道瞒不住了,索性大方的带着男生去见了面。

饭桌上,简一和好友一直在聊天,不经意间好友提起简一当年的初恋,两人并不避讳的聊了几句。简一并不觉得曾经有过一任男朋友的事实有避讳的必要,反正迟早是要知道的,况且简一觉得现在的自己真的过得很好。从好友那里离开的路上,男生闹起了别扭。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简一发现男生时不时会很粘她。简一明白男生这是受伤了,为了补偿男生,简一将大部分的空余时间拿来陪着男生,但简一还是发现男生变得敏感了,开始有意无意想要盯紧她,偶尔简一不理会男生的小脾气男生就会发一些言语过激的话来,企图让简一明白他是爱简一的,而简一在这段感情中的付出是比不上他的,简一没能用等价的爱来回报他等等。简一承认男生的话大部分人是事实,简一确实在努力融入这段感情中,也在努力像男生那样去爱去付出,但简一明白,自己对男生确实是喜欢的,但如果谈爱却是早了。简一还没有像个合格的女朋友那样爱上男生,男生的指责不无道理,简一没办法反驳,只能接受。

简一的不反驳在男生眼里成了默认,成了不在乎,也成为了简一一直只是敷衍自己感情的证据。男生痛苦极了,他爱简一啊,他想守护简一啊,他一直在努力啊,可为什么简一就是看不见他的好,老是记挂着另一个把她伤得遍体鳞伤的人呢!是自己不够好吗?男生开始觉得是不是自己逼简一逼得太紧了,自己应该给她时间的,可对于前任的恐惧战胜了男生的理智,他发简讯质问简一为什么不自重,为什么还要喜欢一个伤过她的人,男生大声的指责着,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其实都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结果,自己都还没有去证实呢。可正是因为没有勇气去证实,男生选择了指责,甚至说过分手。可过后又老是打电话来道歉,并一再保证是最后一次了。这样的事每个星期都要上演一两次。简一突然觉得累了,自己并不是金刚不坏,简一觉得自己对男生的喜欢就要消磨殆尽了,可简一找不到出口,只能重新拾起酒杯,夜夜与自己对唱笙歌到天明。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个多月以后,一天晚上,男生来到简一楼下打电话让简一下来,简一下来的时候男生已经醉了,看到简一下来,怯怯的上前喊简一,却并不敢上前,一恍简一仿佛看到了当时怯怯的男生站在自己面前,带着羞涩的笑,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说“简一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我会对你很好的!”同样的人,相似的夜晚,简一看到了男生满身的伤。

简一突然想问自己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若是没有自己的突然闯入,男生估计消沉一段时间就会继续他明媚的生活,而不是现在这样,颓丧又小心翼翼的模样。这模样刺痛了简一,让简一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同样的小心翼翼,同样的因为深爱不敢向前,同样的遍体鳞伤,简一痛恨这样的自己,简一第一次感到了罪恶,是自己贪恋温暖才会伤害了一个本应被温柔对待的男生。

分手那天晚上,男生突如其来的拥抱,带着酒味的呢喃在简一耳畔响起:“简一我爱你,简一我好爱你,简一我们不分手好不好,简一我再也不闹了,简一再给我次机会好不好,简一我错了。”男生将头埋在简一的颈间,不安的蹭着,贪恋的嗅着简一的气息。简一突然就好想哭,好想抱紧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伤害了他?为什么自己要这样!简一抬头将眼泪逼回眼眶,轻柔的拍着男生的背,男生哭累了,简一的心也疼到麻木了。

简一将男生送回了他住的地方,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了,打开冰箱拿出纯生,简一坐在落地窗前静静的喝着。朦胧中简一看到了自己最初喜欢的男生和后来被自己伤了的男生,他们各自说过的话在简一脑海中交错回响,那些疼痛的欢喜的全都被打乱交缠了起来。简一恍惚中看到了自己站在草原,湛蓝的天空下白云缓缓移动,温和的风轻轻拂起,暖暖的柔柔地拂过简一的脸庞,像妈妈的手轻轻抚在头顶,很暖很安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