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提起绣袍,公主出逃(6)

第六章 沦为奴仆心不甘,朝夕相对起波澜

“这小子既然怀疑我们,想请您派人在我们主仆二人身上搜一下,以证清白。”
“诶,师公子还需要搜身吗?我都可以证明您的清白呀!”
师公子张开了双臂道:“好让他们无话可说,麻烦大人了。”
大胆踢了公主一脚而不知的衙役这下走过来,三下五除二的把男人和旁边小厮的身上都摸索了一下,然后躬身朝州吏道:“大人,他们身上并无藏匿任何东西!”
“这!”公主和彩彩面面相觑,也自觉可能是误会,就想灰溜溜的走出去。
小斯却拉住她们,满脸心疼的说:“别走,我们的宝马刮伤了,你们不陪就想走?!”
“宝马?”
小厮鼻孔朝天:“ 宝马雪白的皮毛挂了彩!刚才这事都赖你们吧?!那可是从大漠刚刚运来的宝马良驹,刚刚驯化,你们也不长眼睛,突然的跑出来惊吓它,亏的我们主子——”
公主机敏的抓住了他话中的漏洞:“诶,这怎么能赖我们呢?你自己也说了?你们的马刚刚驯化——没有驯化好竟然就带出来,这不是危害社会危害大众吗?!”
“就是~!”彩彩斜了小斯一眼,随声附和。
“这我同意,但没有说到要把昨天的账算算!——那是我的家传坂指,到我这里已经四代!千金不换!今天我的宝马良驹可因为你们的莽撞差点伤人,好在没有伤人不过我的马可擦伤严重,这个理赔免了昨天的理赔可不够......”


timg (3).jpg
州吏的脸上一脸痛惜,好像那被弄碎的祖传坂指是自己的一样:“哦,对!毁人财物理应赔偿,你们俩小子有什么说的啊?!”

公主和彩彩都气不忿:“你!大人,他果然是想讹诈!”
官吏:“诶不过他们的盘缠都丢了这怎么陪啊?”
“我附上正缺杂役两名,他两个正好合适!”
这两个细皮嫩肉的少年一看就是谁家门府的纨绔子弟。昨天撞碎了自己祖传的坂指一声道歉没说就走了,今天又横冲直撞的来拦马车差点闹出事,并且还诬蔑别人是小偷?!—— 实在是缺乏礼数,被惯坏了的典型。
祝磬礼看着这两个少年轻笑——自己有义务为国家长势要歪的小苗子砍砍枝丫。
“那,按压吧?!”祝磬礼提着一张自己刚刚写完的:“赔偿条约”

“你你你你!”公主向前看了一下:“赔偿条约:

今日,_ _, _ _(画押填名处) 自愿自卖为师公子家奴,为期暂定三个月,期间要任劳任怨、任赏任罚,直到表现勤勉,偿清欠下师公子的债务为止。
审批签字:州吏官员”
公主一向挑食导致有贫血的毛病,这早饭没吃,现下这一气就直接晕了过去!

 祝磬礼拉着她的手指头蘸了红就在白布上按了下。

“公子!公子!你可不要有事啊!!”彩彩哭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那少爷抖抖墨迹未干的纸张,递给了身后的小厮——四宝。
。。。。。
四宝一脸洞悉似的对主子说:“公子,你其实是不是看他俩身无分文想收留他们啊?不过他们有手有脚的又饿不死,您以前带回来救济的都是老弱病患确实需要帮助的啊?”
“哼,刁蛮跋扈,整治整治!”
四宝摇头,真是搞不懂了。一样乐善好施不爱计较的主人也动了气!这俩小子够倒霉!
.......
醒来时陌生的地方!陌生的衣服。
“哎呀这是什么衣服,谁给我换上的啊?!!”纤柔公主拉着身上一身粗布青衫抓狂的喊。
“公主您别激动!是我给您换上的。”一旁的彩彩立刻抓住了公主的手,蔫头耷脑的说:“您终于醒了,呜呜呜....”
公主问:“我们,我们真的被带回那个恶质男的府邸,成了他的奴才??”
“嗯!”彩彩撇着嘴点头。
“哈?!三个月不回去......父皇一定会急疯了的!”
“公主,宫外实在太危险了,处处都是坏人,您醒过来就好了,我们就能想法子逃出去了~”
公主敲着自己的脑袋点头:“我这是昏睡了多久?”
“三个时辰,好在他有点良心,我知道您是饿气交加就给您灌了甜汤,他除了送吃的又派来大夫给您看了看。”
“哼!”公主一下从床上跳下地:“虚伪恶质!要是知叶大侠知道我们的遭遇就好了,一定会像教训老鸨他们一样把他教训一顿!再把咱们救出去!(剧透一下 知叶大侠就是男主....)”
彩彩把她从想入非非中拉回来:“公主!只怕我们只能自救了!”
公主走到窗边向外看了看:院落不大,房间也不多,连接另一间大屋的长廊两侧载种了许多株葡萄,葡萄长势喜人,一串串挂在长廊上,葡萄架下一片阴凉。
公主拉住彩彩喜道:“走我们去摘葡萄吃!现在日头还高,等落了山,我们就......”
“好!”
。。。。。
“喂,你们不要葡萄糟蹋了!我们少爷说了,这些葡萄要留下许多挂在枝头,不能摘的!”
“真小气,为什么不能摘?”
“因为——冬天吃冻葡萄啊,还要留给鸟儿吃,你们管的着吗?!”他把双手交叠在胸前,拿出了看家护院二当家的样子:“你们吃完没完?!——我们公子说了,不干活可就没有饭吃。”
“没有就没有,有葡萄吃就够了!”
“就是!”
“你们,你们!你们要是再这样!”
“怎么样?!”公主一点不把四宝放在眼里,把一串吃了一半的葡萄扔了就又踮起脚摘下一串。
“就是啊,怎么样?”
祝磬礼听到自己的小厮完全败下阵势,终于丢了手中的册本,从葡萄藤缠绕的长廊上面跳下来。
“我可不是请你们来做少爷的。怎么,不干活?那好吧,四宝,叫衙役把他们扭去衙门,”他拧眉威胁道:“那天我可和州吏说了,要是我觉得你们不听使唤就送去他的大牢,关个三个月那么欠债一样是可以算还清了 . . . . .!”
纤柔正惊诧于他突然的从天而降,手中忽然一空,一串紫莹莹的葡萄就落入了男人手中。他的动作极快,纤柔几乎没看到他是如何拿过去的。
“. . . . . .去就去,去坐大牢也不让你们奴役!”
彩彩:“对!”
四宝又被主子长了志气,嘻嘻笑着插话道:“那好!只是在牢里关三个月哪里有这里好哦,说不定. . . . . .还会遭遇潜规则。”
“潜规则?那是什么?”
“咳,你不知道吗?关在里面的犯人都是暴力凶杀,最次也是强奸偷盗.....哎,许多犯人关押在一起,像你们两个这样细皮嫩肉的. . . . . . 他们被关的久了看到你们这样的会以为见到了女人的. . . . . .”
“什么意思?”公主仍不明白。
“就是说,他们都很饥渴. . . . . .” 四宝又进一步解释到。
“嗯?”主公仍是满脑袋问号:“饥渴了吃饭喝水嘛,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彩彩听懂了,拉拉公主袖子:“哎呀公主,我看算了,我们还是在这里坚持坚持好了!您不是常教育我嘛——大丈夫能屈能伸,这里环境不错,还是不要去坐大牢了!”
被保护的太好男女之事一知半解的公主也妥协道:“好吧. . . . .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五章 姻缘天定两不识,啼笑皆非结梁子 一身芙蓉花香的男人(从公主身上沾的)!恰巧从这里路过的男人!“你,你见过我...
    意朶阅读 112评论 0 2
  • 第四章 公主扮成小公子,大侠变成贵公子 本来宫中一片人仰马翻的在找纤柔公主,老皇帝正要派禁卫军出宫城寻找,纤柔公主...
    意朶阅读 117评论 0 4
  • 第二章: 公主美颜遭绑架,卖入花楼遭调戏纤柔公主从小在王宫长大对王宫再熟悉不过了,把从藏书阁偷出来的长梯子铺到城墙...
    意朶阅读 177评论 0 4
  • 1.new 和 delete 所有继承自QOBJECT类的类,如果在new的时候指定了父亲,那么它的清理时在父亲被...
    _纪琛阅读 580评论 0 2
  • 在日本,从事暴力或有组织犯罪活动的人士或团体,会被社会、警界、法律认定为“暴力团”。简单来说就是大家熟知的黑社会,...
    犀牛角Richard阅读 5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