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在心口难开

陈烨他们的高一过的实在是有点太风生水起。

总结起来就是刘羽纠结于安玥无法自拔,时而悔恨自己太刚愎自用,时而又责怪安玥不曾向他说明状况。

而陈烨则在不知不觉中为夏颖不停的不计回报的付出着。

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缓慢流逝,它和现实一起,悄无声息的把一切偷偷改变。

随着同学越来越熟,各种无伤大雅得玩笑也多了起来,尤其是类似于谁喜欢上了谁这类的。而最多的便是:刘艺晗喜欢陈烨。

刘艺晗是陈烨他们班的英语课代表,漂亮多才,毫无疑问追求者颇多。而陈烨也成了“暖男”的典型代表。

至于刘艺晗喜欢陈烨这个说法,还要从五四那天的文艺汇演说起。

五四学校要文艺汇演,这是惯例。每个班都要出节目,然后表演、评比、颁奖。

这无疑成了学生们的大事,才子才女大显身手,用老师的话说就是“学校的恋爱季来了”

刘艺晗负责编排班里的节目。排练,当然会有人受伤。自小就喜欢体育的陈烨便自告奋勇的当起了医务员。

有一天中午,可能是排练时间太长了,刘艺晗突然一晕便摔倒了,还扭了脚,坐在地上起不来。

陈烨见状便拿着药一路小跑来到刘艺晗身边,蹲下身子小心的处理了起来。

刘艺晗看着陈烨的侧脸,忽然脸红了起来,周围的同学便都开始起哄。

陈烨眯眼笑了起来,刘艺晗开玩笑的说“:这样一看,你还蛮帅的。”

话音一落,周围起哄的声音变更大了“: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陈烨和刘艺晗同时笑了起来,却都没说什么。

文艺汇演那天,陈烨他们班获得了很好的成绩,全班都很高兴,陈烨准备回家却被刘艺晗叫住了。

陈烨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听到刘艺晗说“:陈烨,有喜欢的人吗?”陈烨看着刘艺晗一脸不解“:呃……你问这个干嘛?”

“:你是装傻还是真傻?”刘艺晗不禁有点哭笑不得,陈烨想了想,小心的开了口“:你?……呃……找对象?”

刘艺晗点点头“:我们在一起吧?”陈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便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过后也只是刘艺晗对陈烨很好,陈烨被动接受。

转眼到了六月二十七号,中午,陈烨笑得眼睛快眯成了一条缝,手背在身后来到了夏颖的身边“:夏颖同学?今天你生日,有没有什么愿望啊?”

夏颖转过头看了看陈烨“:确实是我生日没错,您老先生要干嘛?”陈烨笑了笑,“:放学你就知道了。”然后又笑咪咪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等昏昏沉沉的上完语文,历史、地理,政治等等一系列的课以后,陈烨快速收拾好东西便拉着夏颖出了教室。

七拐八拐,夏颖忍不住开口了“:你要干嘛?带我减肥吗?”陈烨笑着“:不要着急。”

大概一个小时以后陈烨带着夏颖走进了一家店。

推开包间的那一瞬间,包间灯就灭了。落杰端着插了蜡烛的一个大蛋糕和另外和夏颖关系好的人走到了夏颖面前“:夏颖?生日快乐!”

夏颖一脸意外,回头看向陈烨,不好意思的开口道“:谢谢你。”陈烨温柔的笑着没有说话。

吃过饭后,陈烨带着夏颖去看了夏颖一直想看的电影。

电影散场后已经晚上11点多了,陈烨喝了点酒,似乎有点醉,但是夏颖说想散步回家,陈烨也就点头同意了。

等两个人走到夏颖家门口的时候,却碰见了刘艺晗。

“:夏颖?你什么意思?不知道陈烨是我男朋友吗?”

看着气势汹汹的刘艺晗,夏颖下意识的愣了一下,随后微笑开口“:我没什么意思,今天我生日,陈烨给我过生日而已。”

说罢便向家门口走去,陈烨不加思索的追了过去“:夏颖?不要生气。”夏颖转过头“:我干嘛生气?不小心当了你女朋友眼里的小三而已。”

这时候又听到刘艺晗在喊“:陈烨!”夏颖冷笑了一声“:快去哄老婆。别到时候分手了怪我,这个罪人我可不当。”

陈烨听到这句话,回过头对着刘艺晗很凶的喊到“:你闭嘴!”然后转过头把夏颖压在了单元门上,语气温柔“:夏颖,别这样。”

看着夏颖停顿许久然后松开夏颖“:回家吧,不早了。”夏颖点了点头便转身上了楼。

转身看到刘艺晗,默不作声,把她送回了家。

陈烨临离开前,转过头,微笑着说“:你是好女孩,我与你并不适合做男女朋友。抱歉。”

等陈烨回家才看到夏颖发的短信:陈烨,你知道我喜欢洛杰,你现在也有对象了。我没有一个合适的身份来享受你无微不至的关怀。所以,陈烨,以后我们还是注意保持距离吧。不用回了,我累了。

一瞬间,陈烨的泪水一涌而出。

那一瞬间,陈烨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撕心裂肺的疼痛,就像是心被掏走了,那一晚上用泪流满面和泣不成声来描述陈烨一点都不为过。

第二天,陈烨顶着很重的黑眼圈拖着步子走进了教室。走到座位上安静坐下,一言不发。

下了课,刘艺晗走到陈烨身边把早餐放下,便离开了。陈烨看了看,便起身拎着早餐放在了刘艺晗身边,然后回到座位上继续沉默。

陈烨就这么过完了一周最后一天的课,放了学,找到刘羽。两个人找到夏颖,说一起回家,夏颖避开陈烨微笑对刘羽说不用了,然后便独自一人走开了。

陈烨没有说话,推着车子在夏颖后面十米的地方紧跟着,一路上一语不发,直到看到夏颖上楼家里灯亮了才掉头。这一掉头便和跟在后面的刘羽撞了个满怀。

刘羽拍了拍陈烨的肩膀,一起去了一家小店,陈烨只是埋头使劲拿酒灌自己,突然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了起来,刘羽没有吭声,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许久才轻声说“:你何必呢?”陈烨忽然喊了起来“:对,我有喜欢的人!我有,有!”刘羽趁机问了起来“:那你告诉我,你到底喜欢的是谁?”“:夏颖!夏颖!夏颖!……”陈烨疯了一样的吼了起来,刘羽把陈烨一把搂进了怀里也安静的流了泪。

多久了,逞强多久了?终于熬不住了。何苦呢?何必呢?

“:夏颖,我只想一直守在你身边,不在乎身份。”陈烨在自己已经喝的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时候还在刘羽怀里不停的喃喃着。

刘羽看着很心疼,多少年的哥们,陈烨第一次如此,刘羽只有轻声安慰,也没有别的可做的。

都说初恋难忘,一见钟情难忘,日久生情难忘。当这三个感情纠集于一个人的时候,这情会埋的有多深?对于陈烨,夏颖便是这个人。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陈烨变得沉默了起来。很少再去参加运动,退了所有的社团,有时间就趴在课桌上不停的写。

“你说过往不及回首,别后悔了才会想方设法把你追回。我点一丝烛火一时泛滥了思念,写首小调名字叫后悔。”

这一段话是陈烨写的最多的,每次写,陈烨都会红了眼眶。

周围人都奇怪陈烨的变化。

夏颖每次都会避开陈烨在的任何地方,陈烨到校到的越来越早,坐在座位上安静的看着夏颖的位置,不知不觉的让眼睛发潮。

当夏颖真的到座位上时,陈烨便会立刻移开目光,生怕被夏颖看到,让夏颖更加不想见到她。

“:陈烨,你今年四十几岁?”放学的时候,刘羽看着不抬头一脸颓废的陈烨,忍不住开口打趣道。

陈烨抬头苦笑一声随即又低下了头,继续沉默不语。

“:你别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女孩子的吵架声,陈烨抬起头快速走了过去,在人群中一眼便看到了夏颖。

陈烨拉开人走了进去挡在了夏颖面前“:你们是干什么的。”陈烨声音不算很大,但是沉稳有力、不容置疑。

“:和你有什么关系吗?”一个老大模样的男生走到陈烨面前,满是痞子气。这个男生个子没有陈烨高,看着精瘦。

陈烨勾起嘴角,邪笑了一声“:我问你话,你给我立刻回答。别试探我。”

“:开门见山,你身后这丫头,抢别人对象。”说着男生便伸手要抓夏颖,陈烨抓住他的手,狠狠地给男生脸上打了一拳。

刘羽下意识的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知道,陈烨下手挺狠的。

那个男生果然吃痛的缩回了手。陈烨扫视了一圈,开口道“:你们给我说清楚。谁敢动夏颖一下试试。说!”

男生怔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算你狠。我说。刘艺晗是我喜欢了很久的女孩,她现在喜欢上了一个叫陈烨的,她喜欢别人我无言……”

“:那你找我啊?”陈烨笑着“:我就是陈烨。刘艺晗?她让你来的?”

男生一脸惊讶的看着陈烨,陈烨转头对着刘羽开口“:刘羽?用我手机给我把刘艺晗叫过来。”

“:咋了这是?”刘艺晗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你找的人?”陈烨嘲讽的口气让刘艺晗皱起了眉。

“:白炫?你怎么在这里?”刘艺晗转身看向刚刚被陈烨打了一拳的男生。

男生支唔了半天才说了一句“我只是不想眼睁睁看你受欺负。”

陈烨忽然开了口“:刘艺晗,所有不对都是我,要算账来找我,不要来找夏颖的麻烦。”

走了几步,陈烨别过头,用及其轻蔑的口气对刘艺晗说了句“:好学生。”

说罢,陈烨便拉起夏颖继续向家的方向走去。

一路无言。到夏颖家楼下陈烨才松开手,看着夏颖欲言又止。

最后挤出一句“对不起”然后转身离开,不敢停留丝毫。

走的足够远了,陈烨才停下脚步,转头望向夏颖家。

傲骨少年,年少轻狂。从来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将笔尖蘸足笔墨,细述一腔柔情。

思无尽,情未央。要多么深切的情才会如此死心塌地?

谁应了谁的劫?谁成了谁的执念?到底哪一念才能永远不灭?是涅磐还是眷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