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9网--日更第218篇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活真是一张网,生生被缠住了的感觉。或许最近呆医院的时间比较长,也或许看着近期生病的太多,住院已经排上了队,心情很抑郁,不想喝心灵鸡汤,更不想被励志,只是看着那些被病痛折磨的生命,到底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如果生存已经没有质量,是不是可以选择死得有尊严?

朋友的父亲已经反复发烧五六天了,本来就脑梗、糖尿病、高血压和帕金森,现在又烧出了肺炎,好像也不是单纯感冒引起的,因为尿不出来,怀疑泌尿感染引起高烧,打120收进医院,做了很多检查,又是拍片,又是CT,医生不敢轻易下结论,他的身体底子太差,不确定是这次病症在哪儿,没有科敢收。

而且床位尤其紧张,只能在留观室等候。老父子偏又是过敏体质,所有抗生素都过敏,还不敢上药,阿奇已经在中康打过几天了,不能超天数,也只能放弃,真是难为医生。

老爷子尿不出来就叫唤,还要先做检查,偏他又烧得有点糊涂,而且半身不遂,生生折腾着,我也帮着举着吊瓶,另一只手因为有留置针不敢使劲;朋友帮着穿鞋,当一个人完全没有力气时,穿鞋都会把人累得直喘,搬着脚,另一只手用劲套,看着都累,护工人帮忙扶起来,那么大的身子,还要防着他打针的手,推过轮椅,一点点移,还要抱住了,转过身,坐上去时都累出了汗。

到CT室,因为老爷子不能走,好容易挪上机器,要求留人,朋友穿上了防护服陪在身边。辐射啥的根本不要考虑了,只要能赶紧确诊。

终于又折腾回来了,还是刚才的那一套,老爷子又尿了,赶紧给换了。看着他被烧得通红的脸,还有迷糊的眼神,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每个人的必经阶段吗?真不敢想象,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谁也不能预知未来,却要好好想想怎么面对死亡。好死真是一份最大的福报了。

听朋友说起来,她爸爸曾经也是大学教授,琴棋书画无所不能,有才有型,而且还是集邮协会的会长,当初她的外甥还说数学是老爷教成学霸的,曾经也风流倜傥,意气风发。如今不仅风烛残年,还生活不能自理,不知道老爷子心高气傲的劲儿得有多么不甘!

所以朋友说,她爸生病后脾气特别坏,还是什么都不服,总要对抗,可是身体并不听他的,明明脑梗如果努力康复也许不至于直接坐轮椅,可是他自暴自弃了。或许在他心中就有宁玉碎不瓦全的劲儿吧,只是在生病这件事上不是你能左右的。

留观室一直待着终究不是办法,现实却是找遍所有的人,哪怕院长出面也没有办法再找一个床位。我在的病房也是,有个病号家属天天来找,老人已经在家疼得受不了了,哪怕加张床,可是真没有,条件就是这样,现在感冒的都扎堆了。

想起前一阶段住院时的一个病人,一位孤寡老人,佝偻着身子,已经不能躺平,腿已瘦成麻杆,只能坐轮椅,眼睛已经看不见,80多岁,住在养老院里,居委会出钱养着,一辈子没结婚,陪护也是村委会请的,每天只听到他问,吃饭了?从早上十点就开始不停地问,好像只为了吃饭活着了。

想起都是悲哀。终于朋友的爸爸留观两天后也住上了院,开始了系统地治疗,因为营养不良不爱吃饭,又插了胃管,之前插了导尿管。好在也在缓慢地恢复中。

活着已不易,在生活的网中挣扎,也为好死准备着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