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来?我一直等下去

1

要谈桃子坎坷的爱情,就不得不从“王者荣耀”开始谈起。

“王者荣耀”既不是人名,也不是什么化妆品的名字。它是一款游戏,让全世界为之疯狂的游戏。地铁上,人来人往的街上,商场内,总能听到人们在说有关它的一切。人们呐喊,不时地投之对方会心一笑,这让他们浮海尘世的心得到了暂时的安放。

“桃子,我保护你,你往后退一些......呀,猴子来了,”又是男朋友又是同事的唐林对她说。

正是午间,本该在午睡梦里的一间办公室回响着嘈杂的声响。部门领导并不在意这些,他认为该玩的时候认真玩,该工作的时候认真工作,这不就是生活嘛,没必要死磕手下,弄得你我一天天都过分的紧张。

同事们对于领导的笑脸相让,自然都感激,所以工作时谁也不偷懒,严肃对待每一件领导交代的任务。即便偶尔加班,也是当仁不让。

桃子游戏里的人物退后,正在这当儿,唐林被猴子的一秒三棍敲得支离破碎。唐林眼瞅着屏幕变得灰暗,他开始咒骂起来。

“破猴子,这装备让人养的......一套被秒。”

唐林一说这话,桃子就呆在塔下不出去了,即便地图老远的地方出现了全部五个敌人。对面猴子手上拿的棍子,像是唐林嫌恶的语气,桃子对于虚幻的猴子图像心生出莫名的恐惧。

眼瞅着敌方兵线被己方小兵一个个地打死,桃子明白那是金钱和经验,这能让自己的妲己升级更好的装备和更高的等级。

桃子玩“王者荣耀”还不到两个星期,这全是唐林告诉她的。她开始心疼起没有造出任何价值就消失的兵线,可一看右上角的战绩——0-8,刚刚迈出两步的妲己又退到了塔下。

桃子用闪躲的眼神看向办公室里公认的大神——唐林。唐林的屏幕还是灰暗的,他足足需要半分钟的时间才能复活。桃子抬头时,她才发现唐林一直看着她。桃子不好意思地笑笑,唐林怒气未平,他说:“你傻愣着干什么......狄仁杰的尸体那么瘆人吗?”

唐林喜欢打射手位,而狄仁杰更是他的拿手英雄。他死亡后的狄仁杰身体像判官似的立在敌我兵线旁,像是收集即将死亡小兵的亡魂。

桃子说:“我有点怕......我就守塔吧,我垫后。”唐林不再理她,他开始操作复活的狄仁杰,深入已被敌方控制的野区,冒险去收集红buff的亡魂。

桃子忍不住轻轻地跺脚,她想,谁一开始玩不是最菜的那一个,好像唐林你没有被人蹂躏的经历。

唐林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他压着嗓子,嘴里蠕动,骂着尖声尖语的脏话。他又被猴子的三棍敲死了。

桃子以为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认真对待总会有进步。她不会想到,她断断续续地在游戏中驰骋了三年,依然逃不脱菜鸟的命运。有关天分,或是某些生理心理的原因不必细究,事实就是这样。后来,桃子才明白,有些事,不是努力就会带来进步。这是本质,不容更改。

桃子严格来说,并不算这个办公室的一员。她是公司的前台,主要负责照耀公司的门面。办公室算是她的午间休息室,这是桃子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即便不能躺着睡半小时,趴在桌子上眯半小时也能把困乏劲儿逐走。

可不知什么时候兴起了“王者荣耀”,一阵风把它吹到了办公室。桃子的午睡被打扰了,即使玩游戏的人再轻声轻语交谈游戏形势,她也不能安心享受午间的片刻安宁。


2

唐林就是在这时候开始主动教桃子打游戏的。桃子睡不着,就拿把椅子坐在唐林跟前看他打。

桃子看不懂游戏内人物的技能,他们去哪,干什么去,为什么要打架,明明打起来了,有的人不参战却去清理兵线。桃子有时候会冒出一句:“哇,这个女孩好漂亮,衣服很好看......呀,还有那个大叔,那么重的方天画戟他甩来甩去胳膊不累吗?”

桃子唯一关心的就是这些,她有时担心地让唐林快跑,唐林残血却巍然立在敌人跟前英勇作战。唐林活下来了,桃子立马捂住口,不好意思地笑笑。

唐林打完一局后,他晃晃长久不动泛酸的胳膊,看着桃子露出胜利的微笑。桃子知道他打赢游戏总会这样笑,也就跟着拍手庆祝。唐林说:“把你手机拿过来......我帮你下载游戏,一起玩。”

桃子说:“我不会......我看你玩就行。”

“我一玩,你这小嘴就叽叽喳喳地没完没了地指导我,”唐林拍拍胸脯,“怕什么,我教你。”

桃子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手机就一把被他抢了过去。

十分钟后,他们一同开始战斗。不得不说,桃子的“问这问那”并没有给自己提升一点战力,反而把唐林也拖下了水。

唐林不在乎胜利与失败,他轻柔对她说:“你发育就行......要不跟着我也行。”

桃子思考了下,说:“什么是‘发育’?

敌人在此时悄悄潜入两人身边,桃子发出惊呼声。唐林笑她一惊一乍。随后,两人在众人莫名其妙的眼神里,不约而同向对方投之会心地一瞥。

能看出来,此时的唐林是多么热心。可同事们谁也不是傻子,这热心因何而来。

唐林耐心地在她手机上指指点点,桃子懵懵懂懂地听着唐林述说。那些技术性的话语并不能真正使她从游戏中得到乐趣。她在乎的还是人物的妆容,服饰,河漂亮吗?那块绿透的林子漂亮吗?

桃子一开始爱玩貂蝉,于是唐林充值为她买了圣诞恋歌皮肤。后来桃子觉得貂蝉操作太难,换成了妲己。唐林又为她买了魅力维加斯皮肤。这当然是别人告诉桃子的,她哪里分得清手里的人物是原型还是皮肤。

桃子自己是不愿意充值买这些的,她收入不多,独自一人在外地打拼本就是艰难地。她又想,即使自己步入不愁吃穿的那一天,她也不会充值。毕竟是游戏,能从中得到开心快乐就够,一味地追求奢侈反而破坏了游戏的初衷。

桃子不愿意无缘无故就得到别人的皮肤,皮肤是用实实在在的钱买到的,自然,她不能心安理得。她给唐林手里塞钱,唐林却说:“磨磨唧唧什么,一个皮肤而已。”她又用微信给他发红包,唐林一如既往地不收。

桃子没办法,对于妲己,她又爱又恨,她不敢再换别的人物了。


3

能在大公司应聘到前台职位,不说别的,姿色一定是人事在招聘时考察的第一项。她的工作能力,学习能力颇为领导赏识,这一项先暂且搁下不谈。

除却人人爱的姿色,桃子处事利落,做人随和,所以颇得同事们喜爱。自然,她少不了追求者,很多追求者都使用我们耳熟能详的法子,颇为无趣。

是石头,石头带给桃子半点或明或暗的光亮后,便突然消失了。石头其实并不叫石头,他总是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这名字不知是从谁嘴里创造出的,总之,后来同事们都叫他石头。石头消失后,桃子偶尔也会想起他,有时能记起他的真名,有时又像玩躲猫猫,记忆深得像海,一片白茫茫。

公司越做越好,业务也越来越繁忙,来访公司参观的人也多了起来。领导为了分担桃子肩上的重担,特别忠告人事,要尽快招两个人手。所以,此时的前台,除了桃子,还另有一个女孩给她打下手,帮助她。

因为领导的催促,人事做出的结果能明显看出保量,并没有保质。领导眼睛眯起来,看向桃子身旁的女孩。领导找到人事,他责备人事办事没效率,不把他放眼里。

桃子在能保证工作按时,按量完成的情况下,她喜欢做中间人。她为女孩,人事说好话,领导本就很认同桃子这个人,她的话领导自然很相信。

女孩拍拍桃子的手臂,示意她抬头看石头。这是桃子第一次对石头有了具体的印象。她从没见过如此腼腆的男人。

石头在五楼办公,而桃子不是在前台,就是一楼的办公室午休。桃子很少见到他,或者从没注意过这个陌生如路人的男人。

女孩向桃子介绍石头的外号,所在部门,以及跟他相关的趣事。桃子惊诧地不知如何回复她左一句右一句的八卦见闻。

石头从旋转门出来,如果要上五楼,他必须走过整个大厅,也就是说,他将在女孩的眼皮下赤裸裸地经过。桃子看向他,石头惊慌不定的眼神抬起头看了前台的方向一眼就马上低下头。即便只是匆忙的一瞥,但桃子分辨出,他看的显然是自己。

这一段路对于石头来说,一定是煎熬且激动的,他快步走起来,步子带动血急速奔涌上脸庞。

女孩“吃吃”地笑起来,她丝毫没有顾及到石头的不安。女孩的活泼和不羁感染了桃子,她紧接着也笑起来。

桃子为此一夜没有睡着,她无法理解自己当时为什么要笑。她一点也没有嘲笑石头的意思,或许只是觉得他有趣,可爱吧。为此,女孩吃了苦头,桃子一向在同事眼里随和的性格突然变了调子,她借着女孩工作的错误发泄不满的情绪。

桃子对事不对人,她不屑于报复女孩,这在桃子看来是可耻的。她只怪她自己。

其实,这便是唐林给桃子买皮肤的契机。唐林也是桃子的追求者之一,桃子认同顺其自然,事情不必强求,她想,他要买便买好了,她按照自己一贯的做法处理就好。

有一次吃中饭,桃子跟石头面对面坐在一起。午饭时间,餐馆人满为患。桃子碰巧进了石头用餐的餐馆,更碰巧的是只剩下石头对面的椅子有空位。

石头看了桃子一眼,桃子想了下,还是坐了下来。石头的嘴动得快起来,桃子的餐还没上桌,石头已经站了起来。桃子想跟他打个招呼,石头没理她,反而用愤恨的眼睛看了下她。

桃子认为这是没有理由的事,可她还是没来由地感到了委屈。空空的肚子越发瘪了下去,她没了用餐的心情,没吃几口就踱出餐馆。


4

没过几天,桃子的父亲打来电话。桃子的母亲走夜路时摔倒,脑袋磕到石头,没有抢救过来,不幸身亡。

桃子的母亲患有残疾,常年靠一副拐杖当腿。桃子母亲的半条断腿晃晃悠悠的,只有在睡觉时才有个着落处。桃子每次回家会帮母亲按摩,她格外注意母亲的半条断腿,每次按摩总是忘了别处。桃子多么希望自己的双手可以帮助母亲的腿重生。

母亲跟桃子说话,桃子的眼神渐渐地在断腿上失了神,开始发呆。母亲轻拍桃子,桃子身体一颤,才发觉眼泪似乎要夺眶而出。

桃子说:“妈,都怪我......要不然你也不会......”桃子的父亲挣钱不多,桃子再努力,可奖学金和打零工赚下的钱并不够支付学费。所以,桃子的母亲为了多挣钱,经常主动要求加班。桃子母亲常常睡眠不够,被迎面而来的醉酒货车司机撞断了腿。

母亲轻轻摇动半条短腿,安慰她,“还能动,不用担心我......倒是你,毕业几年了......还没找个对象。”

桃子知道唯有工作才能换回钱,才能改善家里的条件。一旦结婚,到处是花钱的地方,再生个孩子,她想都不敢想下去。她说:“妈,找对象得慎重......再说了,哪有好几年,我毕业才一年多。”

母亲笑说:“由你,都由你......你这么大了,也懂事多了......你做什么事妈都支持你。”

这一幕幕情景还似在昨天,挥之不去。

桃子走出公司。晴朗的天空瞬间乌云低垂,磅礴硕大的雨滴“咚咚”不留情地击打桃子。桃子感受不到疼痛,只是漫无目的地走。街上的行人忙乱起来,他们神情怪异,冒雨甩开膀子向各处疾奔。不时地,还有人对天空啸叫一声,像要对天空发出急切的控诉。

桃子回到家,她湿透的身体一个猛子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她伸手摸摸脸颊,她想,这到底是雨水还是咸湿的泪水呢?她用舌尖舔嘴唇,突然想到母亲,她要见她最后一面。

正是国庆长假,想买票难比登天。桃子在各个网站上查,又去机场,火车站问,仍旧无票。同事得到这个消息,纷纷帮助桃子想办法。最后,票送来了,桃子夺门而出的时候,同事补了一句,“这票是石头的。”


5

桃子心情平静后回到公司上班。自那时开始,桃子发现石头经过前台时的步子不在惊慌失措了,反而是泰然处之的应对桃子和女孩的目光。

桃子每个周日中午都会收到一束花。她第一次收到花时不明所以,以为是唐林送的。唐林和桃子的关系在此时其实没有实质性地进展,除了午休时互相联机打游戏外,他们并没有过多的联系。只是同事们从中调侃两人,好像已经成了对方的男女朋友。

桃子在花里搜寻到一张纸条,无非是一些心情物语,开心最重要,悲伤终成过往,以后的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桃子认得唐林的字迹,显然纸条的主人并不是他。桃子又去翻员工的入职简历比对,莫名其妙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期望是石头的字迹。事实也正如桃子期望的那样。

桃子心上开始注意起石头。石头经过前台时,她总希望石头能看她一眼,或是和她说几句话。她还有过坏念头,对此,即便她不承认,但她的眼神充分证明了一切。

石头抱着书,桃子的眼神不自觉地从石头的脸上掠到书上。石头抱着公文包,她就直直地盯着公文包看。总之,是能让桃子和石头产生交集机会的物品。桃子心里默念,“快掉地上呀......快,快。”事与愿违,石头做事谨慎,这也解释了他日后风声水起的原因。

每周送花,使得送花工和桃子熟稔起来。送花工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有一次,他像是教育女人似的和桃子说:“多好的男孩子......这都几个月了,还没打动你。”

送花工忘情地点起一支烟,继续说:“我年纪比你长,生活中的辛酸和幸福该体会的都体会到了......不是我倚老卖老,而是我的人生阅历在和你对话......叔叔呢,没文化......”他不好意思地扯扯身上布满褶皱的工作服,“我几十年的生活经验不会骗我......他是个好男孩。”

石头每周去花店,他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桃子最喜欢栀子花。于是,他在整个花店转来转去,挑长势最好的一丛,最香的,最令人耳目一新的白色。他嘱咐送花的师傅,一定要中午去,他说不知道桃子什么时候起床,他只知道他不想因为送花而影响了她的睡眠。临出店门,他还嘱咐师傅,下次进花,帮他认真挑选栀子花。

这是独属于桃子和石头之间的秘密。不知从哪走漏了风声,秘密传到了唐林耳中。

唐林的冲动在这时得到了最为明显的体现。事情太突然了,桃子听到消息时,已经无法阻止。


6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前台的女孩“咋咋呼呼”地跑来对桃子说。

桃子跑到公司楼后的空地上,显然此时已经发生过肢体冲突。两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衣冠不整。像是又怕冲突开始,他们的胳膊被同事拉得紧紧的。唐林拉着桃子,向石头喊:“全天下都知道桃子是我的女朋友,你算哪根葱儿呀......墙角挖得带劲儿呀......继续送花呀,啊......感情还把自己当作文艺骚人了。”

石头看到桃子跑来后,他怒目圆睁的脸庞瞬间萎靡下来。他可怜的目光看向桃子,仿佛求援似的希望她帮自己说句话。

唐林又来了劲儿,同事能拉住他的胳膊却没法管住他的嘴,只是无可奈何地看着桃子。今天的主角是桃子,她的一句话是天又是地,能左右局势。

唐林说:“还他妈的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扣下来......”

桃子急得快要哭出来,她跺跺脚,一扭头,径自走了。唐林挣脱众人,追上桃子。远处看他们的身影,好似小打小闹的情侣。

桃子说:“你凭什么说我是你的女朋友?我几时答应过你的?”

唐林开始耍起无赖,“自然而然的事......说穿了才没意思。”

桃子哭笑不得。他仔细瞧他的脸庞,那张脸上溺满对她宠爱的笑容。不得不说,唐林除了爱发脾气,性格不好外他还真没有什么地方值得挑剔。

桃子在周日意外地又一次收到了石头的花。这回,纸条上换了内容,简短的几个字,“听说你已订婚,祝幸福。石头。”这是石头最后一次送花,他没有吝啬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恐是唐林又一次的造谣。桃子这样想着,她去质问唐林。唐林摊开双手,他丝毫不准备掩盖造假的行为,他说:“是的,我要让他死心。”他意味不明地笑起来,继续说:“他就是个胆小鬼。”

桃子想着唐林诡秘的笑容,直到听说石头辞职后,才觉出此中意味。桃子想不通石头这个人,她可怜他,还有一层无法言说的恨。真应了唐林的话,“胆小鬼。”


7

桃子亦步亦趋沿着唐林画下的轨迹走,她不明所以,不知不觉成了唐林的妻子。

桃子仍旧坚持最初的想法,她不想要孩子,唯一的心思全放在工作上。她工作上心,工作能力越发得到领导的赏识,不出一年,做到了董事长秘书的位置。而唐林,依然原位不动,兢兢业业守着目前的成绩。唐林常说一句话:“工作嘛,钱嘛......够用就行。”可哪里够用,唐林没结婚前,靠着家里资助一些。他结婚后,资助的来源成了桃子。唐林不害臊,用游戏遮挡内心潜藏的自卑。

桃子不想要孩子,所以做事时要求唐林戴套。唐林说:“我们是一家人......更是夫妻。”

“然后呢?”

“所以要肌肤相亲,亲上加亲。”

桃子说:“不对,应该这样说:‘所以要互相照顾彼此的要求’。”

唐林不耐烦地摆手。做完事后,唐林和桃子开始玩游戏。桃子说:“我不想玩,你总说我水平差劲儿,一路亮红灯。”是呀,桃子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游戏上的天赋,从来都是惨不忍睹。

唐林说:“不,今天我们来个新玩法。”

桃子被唐林虐到惨无人道,昏天暗地之后,才明白所谓的新玩法不过是两人游戏内的单挑。

此时,桃子双眼紧紧盯着屏幕,一副认真的神态,忙乱快速地点击屏幕。再看唐林,左手点支烟,右手操作屏幕,一副悠哉的样子。

心不在焉的唐林把全神贯注的桃子打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这到底,天理何在。

桃子被虐了三局,她把手机丢在床上,说:“不玩了......没意思,打赢一个菜鸟有什么可神气的。”

唐林露出胜利的微笑,然后他双手抱住桃子。桃子还是一个拥有单纯内心的小女孩,一个简单的拥抱就足以把心中的不快除却。

渐渐地,唐林已不能从任何事情中压榨掉戴套的苦闷。一日,他在做事的过程中偷偷摘下套子,桃子正处于极度兴奋状态,她没能准确感知到下体的不同以往。待发现时,为时已晚。

桃子哭诉着,质问唐林:“你还有良心吗?”

唐林反驳说:“这句话该我对你说,你有良心吗?哪个妻子像你一样......这么长时间以来,我有真正沾过你的身体吗......习惯了就好了。”

桃子说:“这不是习惯不习惯的问题......我现在不想要孩子,再晚两年......我们还年轻。”

唐林撇撇嘴,“我没说孩子。”

桃子想也是,唐林像个孩子,连自己都需要别人照顾,他怎么会想到孩子的问题。

桃子还想说什么时,唐林一句话把她顶回去。“真有了,打掉不就行了。”

桃子说:“你还是人吗?那是活生生的生命,打了......你说得倒轻松。”

唐林指指划划,“孩子不想要,套子不想戴,避孕药坏身体,自然不能吃......你说我对你多好,你还想怎么样?”

唐林提出打游戏,桃子不理他,窝在远远的床边,径自睡了。

桃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检查出怀孕后,她唯有停薪留职,憧憬着肚子里小孩幸福地降临。


8

糟糕的事情一个个接踵而来。桃子独自一人在家忍受妊娠反应,唐林却出轨了。唐林的手机响时,桃子刚拿起,从卫生间出来的唐林一个箭步抢下。怀疑就是从这时开始的,因为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称谓:中国联通,一个通讯运营商的电话又何必如此紧张。

桃子丝毫不费力地抓到了唐林出轨的证据。她仅仅是远远瞧着他们共同工作的公司门口,正是下班时分,她看了那个女人。她看不清女人的模样,却借着晴朗天空下的阳光瞧到了女人嘴边的黑痣。又黑又大,像子弹钻到了桃子的心里,打出偌大的伤口。

桃子想起了第一次去唐林家的情景。

唐林一家人热情地招待桃子。在闲聊中,她不经意地瞥到电视柜上的一张照片。照片用浅棕色木质纹理的相框裱着,支在电视一旁。她拿起相框,里面的女人低首垂笑,一个被遮住脸庞的人双手拖着女人的下巴。唐林眼神中的尴尬没能逃过桃子不经意间的注视。唐林继而转移开话题。

那时的桃子并未多想,她还处在即将新婚的快乐中。后来桃子再去桃林的父母家时,她再未见过那张照片。照片随同桃子对于它的记忆,仿佛一起消失了。

桃子自嘲地笑,没想到一别经年,第二次见到女人,她实实在在地以真人的形象站在了她面前。女人一如既往地维持她在照片里外一模一样的笑容,桃子只觉得那是丑陋巫师的笑容,似是上天给她开玩笑。

桃子还没想好孩子的去留,她先是狠下心来拟了份离婚证明扔在唐林面前。唐林拿起离婚证明,他本跷着悠闲的二郎腿也缓缓移到地面,他冲她大声说:“你发什么神经?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吵架呀,你是不是闲坏了?”

桃子说:“首先,我没有闲坏,”她摸摸肚子,“是因为孩子。”唐林点点头表示同意。

桃子说:“你,也不用装......自己做了什么事心里没点数?”

唐林不安地咂咂嘴。桃子说:“我不想说的太明白......好聚好散,对大家都好。”

唐林憋不住气,他起身想抱桃子,桃子一个箭步躲开。唐林抓空的双手立在半空,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他愣了一会,双腿一软给桃子跪了下去,那双手还缓缓地立在当空,像是惊吓过度。

唐林说:“我说,我全说......好不好?”

照片上的女人是唐林的初恋,他俩的恋情被横在半道的女方父母一刀切断。女方父母看不上唐林,女人又是自小到大被宠大的,一向听从父母的话。唐林说最近几天见面是应了女人的要求,就如同老友,如果总是拒绝也不好意思。女人早已结婚,她已经回到了她的城市。

桃子也没法再计较他们是否发生过关系,她要求唐林不再应邀,拒绝来往。唐林一一应允。

话说开了,唐林甘愿放弃尊严,表露出他内心的深切歉疚。应了老话,如果不是实在到了万不得已,哪能轻易说出“离婚”两字。婚姻岂如儿戏。

唐林为了表示悔改之心,他在桃子怀孕期间无微不至地照顾桃子。端茶倒水,桃子起夜去卫生间,做饭,洗衣服,一样不落,除了吃饭,一样不用桃子亲自上手。

桃子生产后,照顾孩子的重担落在她一人肩上。唐林渐渐地忘却了对桃子的应允,夜夜笙歌,经常拖着疲乏不堪的身体回家倒头就睡。

桃子给孩子换尿布,一旁的唐林战至正酣,他的心里没有任何活计。桃子想,不知什么时候起,他没再给自己买过皮肤了。她只记得结婚后,即便唐林花着她的钱,他都懒得点击充值,为自己购买皮肤。

周日,唐林睡得正香。孩子哇哇大哭,厨房的锅在叫,衣服在洗衣机里转来转去,桃子一把抓住唐林脑袋,把他摇醒,继而把哭闹的孩子丢给他。唐林见她不寻常的脸色,也就噤声,睡眼朦胧地抱起孩子。

桃子到了门外,才感觉到仿佛来到另外一个星球。清新的空气,缓缓移动的白云,随轻风摇曳的绿叶,她有多久没体会过安宁舒适了。

河边,年轻的男人正在钓鱼。桃子走了一路,少女时代的开朗活泼仿佛一下子回来了。她急促地跺跺脚,她笑闹着意要吓走鱼儿。男人不客气,骂了她一句“神经病”,然后轰她走了。

桃子仿佛受惊的鸟儿一般,她何时受过这般委屈。哪个男人看了她不得多瞟几眼,趁她不注意再偷看几眼。她拿起家中的镜子,才发现身材早已走了样。脸色泛黄,头发乱糟糟,眼睛无神,她一心一意照顾家,却忘了照顾自己。

她此时下定了心,决意离婚。一个人也是过,唐林一点用没有,反而是个累赘,她想到这些,越感到乏累。她一天一夜没有睡,她的脑袋死死囚禁这些想法,最后做了决定。欲将来到的自由使她得到了解脱似的快感。

唐林就像当年骂石头的口气一样骂她,她在他看来如同仇深入骨敌人。“你他妈的一定还在记念石头。”

桃子想,骂就骂吧,终于结束了。这反而使她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唐林说:“哼,你看,我没说错吧......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唐林鄙夷地瞧着桃子,“你也就是我用过的一块布,我告诉你......你不过跟她一个样,而且你比她傻多了......我想要的女孩没有一个得不到......她结婚了又怎么样,我照样上了她。”

桃子又痛苦又幸运的眼泪流下,她庆幸自己逃离了唐林的魔爪。


9

桃子从没想过能再次见到石头。一切似在昨天,而今天的石头摇身一变,成了老板。

独身一人的父亲听到桃子离婚的消息,他心疼女儿,遂来到女儿身边尽自己的一丝绵薄之力照顾她。

桃子回到公司准备重新上岗,人事带有歉意地说,因为桃子长期没有上班,她被辞职了。

曾经一起打王者荣耀的女同事心疼桃子,告诉她,前台的一个女孩心机深,上位成董事长秘书。同事们心知肚明,女孩是情妇。他们为桃子感到心酸。

城中央繁华地带的一处俱乐部正举办王者荣耀比赛。女同事为了安慰桃子,拉着桃子到现场观看。桃子不想驳她的面子,只能随同前去。

桃子不知该高兴还是恐惧,她在俱乐部见到了许久未曾谋面的石头。石头不再是当年的石头,已然出落成落落大方的成功人士。

石头伸手主动同桃子握手,他不再腼腆,脸庞的沧桑似乎印证了他的改变。石头是这家俱乐部的老板。说来有趣的很,石头本不爱玩游戏,一次他看到桃子玩,遂也跟着玩起来。

石头玩游戏有天赋,他辞职后,被几个同学拉着组成一支战队。一开始参加一些小比赛,略有小成。在大型赛事上,技术好的队伍太多,他们往往还没进小组赛就被淘汰。又加之有些队员结婚生子,除了石头,大家一致发出气馁的一嘘,他们放弃了。

石头继续寻找有名气的战队,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战败打击,无穷尽的刻苦训练,他们拿到了全国季军。石头仿佛满足了,他不再醉心于游戏,反而开始应俱乐部之邀,做起教练。由于人见人爱的大度量,处事又是谨慎,要求完美,他对错误不能容忍。他的工作作风得到赏识,一路做到了俱乐部老板的位置。

此时的桃子仿佛是受惊的兔子,站在石头面前无所是从。她没话找话说:“打一把游戏?”

石头说:“不打了,打了这么长时间......连找女朋友都耽误了。”

桃子记不得多长时间没再碰过游戏,记不得上一次玩游戏的乐趣,如石头一样。桃子笑他,“你真会开玩笑......都当老板了,孩子都应该膝下成群了。”

石头说:“我没有开玩笑......现在正是时候。”石头认真的眼神盯着桃子,桃子躲闪不及,呆呆地站在原地缓不过神。

桃子最后逃也似地离开俱乐部。她悔恨交加,躺在床上也是夜不能寐。

桃子从同事那里得知,石头真不像个有钱人。他参加慈善,却从不留名,唯有身旁的几个好友才知道。他在餐馆吃饭,也捡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馆子。身上的衣服够穿,质量能说得过去就可以。这种轻易的满足感使桃子感动不已。这便是生活的真谛。石头才是人生的明白人。

桃子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一个星期。手机就放在床边,她有时充满期待地看它,有时又恨不得推开它。第七天,手机响起,桃子早把心中的游移不定忘了,她抓起手机瞬间按下接听。

“我想带你去个地方,嗯......把小孩也带上吧,让他认认生。”

挂了电话。桃子一边笑骂石头的厚脸皮,一边顺从地带上了孩子。

整个花店,一片白茫茫,整片的栀子花争相开放,都在朝着桃子和石头笑呢。

送花工此时没活计,他走上前,如熟人般和石头攀谈起来。桃子没注意他们的谈话,朦胧间的两行泪不自觉流下来。送花工轻柔地摸摸孩子的脸庞,“几岁了?告诉爷爷,爷爷送你漂亮的栀子花。”

孩子看了送花工一眼就把头转开,送花工佯装委屈地抹脸。然后,送花工对他们说:“为了你们,可把我的老腿跑断了......石头总也不满意花的质量。”

送花工继而笑起来,“不过,可算是没白费功夫......看到你们的孩子都快会走路了......我心里高兴呀。”

桃子窘迫地不知说什么好,她扭过头不敢直视石头爱怜的眼神。石头抱起孩子,“叫爸爸,”他看了孩子一会,像是思考什么,“爸爸以后帮你讨老婆,就像你妈妈一样漂亮。”

桃子仿佛置身在梦幻中,一切都是幸福的。可毕竟是假的,她不禁想到从前,石头和她如果谁主动向对方迈一步,或许一切就如现在一样。

他们离开店时,送花工硬塞了一束栀子花给桃子。送花工说:“免费送的,这是我的祝福。”身后的花店老板大声说:“我听过你们的事,很让人感动......花的祝福也算我一份。”

花店老板继而佯装生气地对送花工说:“就你挣得那点钱,年纪这么大也不容易......还不给自己留点棺材本呀。”来活了,送花工临出门时,老板像想起什么,“嘿,那钱算我的啊。”

石头和桃子听到他们的话,开怀大笑起来。随之过后的是一阵沉默。石头打破尴尬,他说:“我定了周三的机票......我想和我最爱的人去希腊,圣托里尼。”

桃子说:“那你最爱的人真幸福。”

石头说:“你愿意做我最爱的那个人吗?”

桃子的眼泪在眼眶打着圈,“对不起,我不配。”

石头沉默了一会,他说:“周三,你来,我等你。你不来......那我一直等下去。”

有父亲的帮忙,桃子的时间多了起来。不出几个月,桃子在健身房的汗水换来如同少女的精致面容。她纤瘦的身体走在阳光下,少了幼稚,多了成熟的风韵美。她的人生不只有生活,多了一份自我的随性。她重新找了份工作,除了忙碌,还有石头沉湎其中的爱意。

后来的一天,出现了这个场景。石头和桃子交换手机,互相把对方的“王者荣耀”点了卸载,这是属于对方的曾经。他们拥抱彼此,拥抱属于彼此的未来。

——END


我是波斯橘猫。一个爱讲故事的猫公子。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请多多关注,喜欢,嘿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