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黑同学Y的漫漫长路

最近的朋友圈内容越来越多的,可以看的越来越少了。一大清早起来,牛饮一大碗鸡汤的、微商刷屏的、直播恋爱细节的、花两个小时画个淡妆滚回床上装作刚刚醒来睡眼惺忪素颜自拍的、一发就是九张聊天截屏的、收到一个1.314红包就发一张图片刷屏的、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泪流满面的……

——我是说,以上这些我都是乐意接受的。只要发这些的人品没有问题,我非常乐意看着朋友圈里活色生香。

但是如果人有问题,哪怕她整天转发《杨绛先生走了》、《一个好女人的修养》、《有教养的体现》《有没有一个好闺蜜陪在你身边》等等这类高逼格的文章,我依然会拉黑。

我这个她,是特指Y。

图片来源于网络


Y与我是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关系还行吧,当然是止于还行的那一种。

后来我们考到一个大学,住在同一栋宿舍楼——这是上辈子做了多少事才修来的缘分啊,我是蛮激动的,有一种背井离乡遇乡亲的感觉。因为我比她早了一年上大学,自然是对学校更熟悉一些,所以她入校的时候来找我也是理所应当的。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有一个习俗,大一新生一般是不带电脑的,一般都是第二学期或者大二才买。我当时正跟一个男生处于暧昧期,正在和他聊天。

Y坐下之后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你都买电脑了啊,我也打算买,等下个月你陪我去电脑城哈。我用一下你的电脑啊。”

我说:“行,你用,我正好要洗衣服。”

QQ也并没有退出。

Y坐在电脑跟前,一会儿跟我喊:“哎,有男生跟你聊天哎!我告诉了他,你在洗衣服。”

我有些不自然,毕竟是我的QQ,为什么要替我回啊。但是又害怕说出来会尴尬会伤害关系,于是说,好。

后来等我洗完,她用电脑也差不多了。我们闲聊了一会儿,她指着我书架说:“哇塞,你有这么多书?前两天老师还跟我们说,我们学中文的一定要多读书呢!把你这书借给我几本吧?”

我说好。于是她把我书架上文学类的书籍全部取下来,厚厚地一摞,几乎拿不动,她说:“过两个周看完了就还给你啊。”

我说好。

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坏习惯。在网上找许多许多资料,1T的硬盘都存不下的那一种——当然,最后发现基本上都是下载下来睡觉了。我的那些书也是基本上睡了一个学期的觉。大三的时候我开始接触写小说,特别需要重读《红楼梦》,于是给Y发短信说要用我的书。

她回:“我在上选修课。你那些书我都没有看,你自己一会儿去取一下,我舍友在宿舍。”

我几乎是怒发冲冠,但是阿Q精神鼓励自己:不就是几层楼嘛,又不远。现在想想,WTF!

于是我自己去取,一大摞的书我全搬回来,厚厚的灰把我的衬衣都弄脏了。当然,最伤心的还是,有几本丢了(其实只有需要珍藏的书我才会买回来),还有几本上面还有菜汤的痕迹。

我突然想起来之前她用我的QQ跟那个男生聊天的时候。她说:

“我跟阿辞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我们高中的时候就是一个班的,前后桌。她挺好的,你一定要追她哦。”

“我对你的工作很感兴趣啊,可以多了解一下嘛?”

“跟你聊天还挺有趣的。我可以加你的QQ吗?”

后来那个男生跟我说:“要小心你那样的同学。她明明知道我们的关系,还要加我的QQ,是什么样的居心,你长点脑子就能明白。”

也许,真正的朋友真不会这么做。只是那个时候除了心里酸酸的,还不是很明白这样的道理。不过,厌恶的种子开始中下了。

我有些刻意地疏远。她大概也感觉到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联系。直到有一天我们的一个共同的同学L来学校看她。我在高中时期的圈子非常之小,好朋友只有两三,不太会和人相处,也不愿费力去应付那些不投缘的关系。L只能算是同住一个屋檐下,一学期也说不上几句话的那一种。当Y跟我说L来找我时候,我十分地吃惊意外。

Y找到我说:“阿辞,L今天晚上跟我睡,我们想好好聊一聊。她们俩睡在你这里。”

“她们俩”指的是L在大专院校的两个同学,此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甚至在Y介绍了之后,我们也只是相视一笑,找不出一句可以说的话。但是Y让我安排她们俩睡觉的事情。宿舍的床最多躺两个人,“她们俩”睡了,我睡哪里呢?

于是陷入了沉寂。终于在一旁的舍友阿文说:“阿辞,你跟我睡,让她们俩睡你的床好了。”

第二天早晨,L要离开,来叫“她们俩”。Y问我:“你不跟我一起去送送她们?”

是的,应该送,毕竟是同学,面子上还是应该过去的。于是走了大约两公里,走到西门附近的公交站。途中给每人给买了一份早餐,一共花掉四十块钱。那个时候我出卖廉价劳动力写文字,敲下整整一上午,才能赚五十块钱。

实在有些心疼。可是总害怕别人被别人说小气。

只是,愈发地厌恶Y了,默默地在心底里。

阿文说:“你那个同学……”她欲言又止,却终于没有说出来。

后来联系真的是很少。

直到我在备战研究生考试的时候,接到Y的电话。她说:“B到学校了来找我了,你也不打算请我们吃个饭?”

我一听那句话十分地别扭,似乎是暗藏玄机,可是又不知如何地反驳,于是说:“好,我请你们吃饭。你放学了到图书馆门前给我打电话。”

但是又实在不想去。一起备战的阿文跟我说,我陪你一起好了。

吃的是涮菜。其实并没有什么可以聊的。阿文是一个非常有教养的姑娘,一直在帮着Y和B涮菜,还试图找一些话题。

吃完饭送B去坐公交,B没有零钱,掏出一个五块准备投。Y赶忙问谁有零钱。被问的只有我和阿文,我的同学我肯定不能让阿文找,于是赶紧掏出两个硬币给B投了。

这顿饭吃的实在是没意思。最后我和阿文在回图书馆的路上又一起去吃了一个卷饼,觉得比平常最爱的涮菜好吃多了。

再后来的一次联系,好像就是工作以后了。我工作了约莫大半年,正是Y毕业找工作的时候。Y打电话过来,问我最近怎么样?工作怎么样?住在哪里呀……

我立刻感觉到画风不对,于是开始谨慎起来。果然她的下一句就是:“你一个人住还是?”

“没有,好几个人合租呢。”

“哦,有没有空房子啊?”

“没有呢。”

“哦,那没事了。咱们好久都没有相聚了,有时间聚一聚哦。”

合租的朋友,刚好也是我和Y的一个共同的同学。她听说Y打电话过来问房子的事情,白了一眼说:“我去,要跟那一种住在一起,我简直全身都起鸡皮疙瘩。记得高中的时候她就最喜欢慷他人之慨。幸亏你拒绝了”

我看了看空着的那一间房子,终于觉得自己做对了一次。

最后一次的联系应该是在微信上了。一次我在QQ上发了我家里人的照片。她在底下回了一大串:

“你是阿辞吗?”

“你都结婚了啊。”

“你都有孩子了啊?这么快啊?”

QQ评论是可见的,我立刻将状态删掉,装作没有看到她的回复。

很快她就加我的微信了。她经常在朋友圈里发自拍,直播恋爱——失恋——和好——失恋——被安慰等等。一年多从来也没有聊过,直到有一天她问:“在吗?”

我回复了微笑脸。

她说:“亲爱的,帮我砍个价哦,第一条。”各种飞吻的表情。现在连寒暄都省了。

我点开她的朋友圈,第一条,原来是想买IPHONE6s,拉好友帮忙砍价。我看了看这种无聊的东西,没有理。

过了很久,她又发来:“亲爱的,帮我砍个价哦,第一条。”各种飞吻的表情。

也不过就是点进链接,花不了几分钟的事情。可我就是不愿意成全。于是顺手就拉黑,删除好友,从微信中,从我的生命中。毫不犹豫。

感觉世界一下子干净了,十分地快意。

其实我想说的是,不仅仅是因为以前的那些琐碎而讨厌Y。

更讨厌的应该是那个时候的自己吧。面对一些琐碎,因为好面子,因为懦弱,不懂得说一个“不”字,把自己的心情搞得乌烟瘴气。讨厌因为不想说“不”,不得不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的那种无力感憋屈感。

听从自己心底里的声音,勇敢地说出来——这条路,真的是太长了。

所幸,最后还是做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