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了,我还是会刻意的"不快乐"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发现最近一年,老妈很爱煮鱼吃,以前她老抱怨我爸餐餐都要有鱼,现在老爸走了有两年了。可能这就是一段关系对一个人的影响,自己都察觉不到。你以为离开了一个人就能摆脱他不好的一面,殊不知你会用一个原本讨厌的习惯来纪念这个人。

我、小爱和老妈,我们对幸福的定义一直很清晰,脑海中回到那个停电的夏天,我们怀里抱着西瓜,坐在家门口拿勺子挖西瓜吃,抬头就是满天繁星。而老爸是个从不表达自己的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他是真正的快乐。

老爸在老妈眼中特别抠门(节省),他真的从来不会主动给我们买零食或水果吃,但他会给我堂哥堂姐们买。当然他省下的钱也全都是用在这个家上,生活费、学费,就是没有半点娱乐的费用。现在我理解他的付出和伟大,小时候的我们不能。他给的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想要的他舍不得给,亲情也一样会被这样的定律形成误解和相互埋怨。

小时候我最亲老爸,压岁钱都是交给他保管,因为老妈比较严厉。直到我慢慢体会到,老妈才是最懂我的人,同时和老爸越来越多沟通不顺的东西。我总是怪他听不懂我的话,所以他走之前用了同样的方式"报复"我。癌细胞扩散到脑部时,造成他词不达意,他说的"电影"其实是"手电筒",他说的"鸡腿"意思是"给你吃",他会跟我弟说"那个女的",是他忘了我是谁……陪伴他最后的时日,我都是靠着"猜谜"跟他对话。在他最后的记忆里,我的身份只是"那个女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两年了,每当别人问起父母的职业,我都能轻描淡写一句话带过。唯独快到他的忌日时,我就会提不起劲来,翻开日历,原来……

刻意回看我在他临走前写的文字,我不想忘记那段痛在他身疼在我心的煎熬。也许一个心理咨询师会建议我锁上它,但我想要牢牢记住,这是他给我的最后一课,也是我用来想念他的方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