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传奇

96
俊伊周
2017.09.30 14:41* 字数 7759

叮叮叮……伴随着城堡外清脆的钟声响起,王子殿下牵着他美丽的新娘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今天的王子穿着华丽的白色盛装,梳着整齐的头发,整个人似乎都散发着迷人的光晕,而他的脸上,则是写满了幸福。此刻,与王子殿下携手并肩走来的那个含羞而笑的女人,则是我们小说的主人公——灰姑娘辛德瑞拉。

“尊贵的王子殿下,您愿意娶您面前的这位女子——辛德瑞拉小姐为您的王妃,并永远地爱她保护她,与她携手共伴一生吗?”神父问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看了一眼城堡内熙熙攘攘同时眼神里充满了祝福的民众,深深呼吸后,坚定地回答道:“我愿意!”

神父微笑地点了点头,又看着我们的新娘子辛德瑞拉问道:“那么美丽的辛德瑞拉小姐,您愿意嫁给你面前这位英俊的男士——我们的查敏王子,成为他的王妃,并永远地敬他爱他,与他携手共伴一生吗?”

在全国子民的见证下,辛德瑞拉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并大声地说出了那三个字:“我——愿——意!”


一,羞辱

一个月前。

“辛德瑞拉,辛德瑞拉……我要你洗的衣服怎么没洗!”“辛德瑞拉!你这个懒猪,我不是跟你说过了,要把我的房间好好打扫一遍吗?”

是两个凶神恶煞的姐姐前来兴师问罪了,辛德瑞拉赶紧咽掉了口中的蛋糕,并把没吃完的蛋糕匆匆地藏到了床铺的枕头下面。

砰——

姐姐就是矫情,大姐猛地一脚便把辛德瑞拉破旧的房门踢开了。

“好啊,辛德瑞拉你这个懒猪,又在偷吃蛋糕,那是妈妈给我和姐姐做的!”眼疾手快的二姐一冲进来,便看见了辛德瑞拉嘴角残留的奶油,披着一脸愤怒与不屑斥责道。

辛德瑞拉先是一慌,然后赶紧摇头解释道:“没有没有,姐姐……我没有偷吃蛋糕!”

“解释就是掩饰!别叫我姐姐!”二姐一脸不忿地别过头去。

大姐也是注意到了辛德瑞拉嘴角的奶油,帮着二姐一同质问辛德瑞拉:“看看你自己嘴上的奶油,还要狡辩吗?”

“我……”辛德瑞拉自知理亏,自然是不敢说什么。

两位姐姐气得眼睛瞪得大大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是真心不愿意承认,眼前这个身材肥胖臃肿,满脸油光,头发干枯凌乱且浑身散发着恶臭的辛德瑞拉,竟然是她的妹妹。

“好了,别斥责辛德瑞拉了,毕竟不是我亲生的,她的妈妈死得早,你们的爸爸又经常出去跑商,不在家里,所以她缺乏教养也是在所难免的……你们去大厅吧,我给你们重新做了蛋糕!”继母及时地赶到,为辛德瑞拉解围。

“哼!走,姐姐,我们不要理这个丑胖妹,我们去吃蛋糕!”听到妈妈做了新蛋糕,二姐才高兴起来,她装模作样地朝辛德瑞拉吐了吐舌头,然后拉着大姐离开了。

“蛋糕……”听到蛋糕二字的辛德瑞拉此刻早已经口水都流了出来,似乎那浓浓的香味就在她的鼻尖萦绕,正当她幻想蛋糕就在自己眼前之际,继母的一声怒斥,将她拉了回来。“吃吃吃!就知道吃,也不看看自己胖成什么样子了!”继母猛地把辛德瑞拉拉到了衣柜的落地镜前,继续数落道:“看看你已经胖成什么样子了,还有,你这屋子,一股恶臭,给我呆在房里好好收拾!蛋糕你就别吃了!”说罢,继母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样子夺门而去,只留下辛德瑞拉一人呆呆地站在镜子前。

“怪我咯?”辛德瑞拉委屈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那么地肥胖而丑陋,不禁摸着自己的肥脸失声尖叫出来。

“哈哈哈……”大厅里,传来姐姐们和继母的奸笑声。


二,哭诉

“呜呜呜……”

夜深了,待继母和姐姐们都睡着了,辛德瑞拉便披着一身脏兮兮的睡衣,伴随着屋外蟋蟀和青蛙的叫声,独自一人走到了小树林深处母亲的墓前,失声痛哭起来。

“我亲爱的妈妈,您帮帮可怜的辛德瑞拉吧,继母和姐姐那三只小婊砸太可恶了,她们天天让我干重活就算了,还不让我吃东西……您说,这要是您在,女儿肯定不会受这样的苦啊……看看我的手,妈妈,我的手已经干瘦得像枯柴了,呜呜……”说罢,辛德瑞拉举起自己肥大的双手,露出了十指黑漆漆的指甲。

“呕呕……”耳畔似乎响起了一阵呕吐声。“谁……”辛德瑞拉一副怯怕地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人,便继续向母亲诉起苦来。

“母亲啊母亲,您帮帮我吧,我现在每天都吃不饱,人也瘦了,你看看我的脸蛋,苍白至极,我的生活是多么凄苦,求求您,让我摆脱继母和姐姐们的束缚吧……只有离开了他们,我才能够过上好日子!”同时,她捏着自己泛着油光的脸,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着。

砰——

似乎有什么人从辛德瑞拉身后的大树上掉了下来。

“呕……”继而那人开始疯狂地呕吐,等她吐完了,猛地一抬头,便撞在了辛德瑞拉圆滚滚的肚子上。“哎呦……”她以为是一堵墙,着实是吓了一跳,揉着额头缓缓看清楚,才发现是辛德瑞拉站在她面前。

“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偷听我和妈妈说话!”辛德瑞拉一脸警惕地看着面前那矮小瘦弱的老妪,并抡起衣袖,露出硕大的手臂,吓得老妪赶紧退后了几步,不禁咽了口水。

“你别过来……我说……”老妪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呕吐物,怯怯地解释道:“我说……我是一名女巫,这是我名片。刚才在树上睡觉,被你吵醒了……所以掉了下来,并不是有意要偷听你讲话……”说罢,女巫想抬头一笑,却迎上了辛德瑞拉凶恶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哆嗦,讪讪收回了手中的名片。

“女巫?”听到女巫二字的辛德瑞拉不禁高兴起来:“你是女巫?”辛德瑞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看辛德瑞拉一脸兴奋,女巫突然觉得有一丝诡异。

“妈妈,看来您真的显灵了!”辛德瑞拉跑到妈妈的墓碑前亲了一下,然后转身看着女巫问道:“既然你是女巫,那你一定有办法,让我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吧?”

“我……”女巫觉得情形不妙,正想施法逃走,却被辛德瑞拉一把拽了回来。

“别走啊,你快帮我,我要成为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穿最漂亮的衣服,嫁给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对了,根据童话故事的标准设定,一定要有一双blingbling的水晶鞋!”辛德瑞拉紧紧捏着女巫,用渴求的语气说道。

“啊……疼……”女巫被辛德瑞拉吓得什么巫术都施展不开了,只能喊疼。

“啊,真是抱歉……”辛德瑞拉看女巫一脸狰狞,便赶紧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继续一脸谄媚地问道:“来吧,实现我的愿望!别告诉我你不想帮我!”

女巫才从辛德瑞拉硕大的“魔掌”中挣脱,又感受到了辛德瑞拉言语中的胁迫,真是哭笑不得,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


三,变身

“明天晚上,国王和王后将在城堡举行大型舞会,据说这个舞会是专门为他们唯一的儿子——英俊帅气的查敏王子殿下选王妃而准备的,届时会邀请全国所有的未婚女孩参加,所以,只要你能够在舞会上夺得王子的心,那么你梦想就实现了!”说着,女巫手中突然变出了一颗药丸,她将药丸递给了辛德瑞拉,并叮嘱道:“只要你在参加舞会之前,服下这颗药丸,你便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真的吗?太好了,么么哒!”辛德瑞拉满意地收下了药丸,猛地给女巫一个“大”拥抱,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咳咳……”女巫也是长吁了一口气,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待辛德瑞拉离开了,女巫的脸上却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幽黑的森林中,唯有墓碑上辛德瑞拉的唇印,还泛着油光。

第二天一大早,继母和两个姐姐们就开始打扮起来,原来她们也要参加晚上王子选亲的舞会。

“辛德瑞拉,答应母亲,只要你今晚乖乖呆在家里,晚上回来我就给你做好吃的!”

“对啊,你这么胖这么丑,去了也不会被选上,反而会吓到人!”

“哈哈哈……别说了……我们快走吧……”

在继母和两位姐姐渐渐消散的嘲笑声中,辛德瑞拉安静地关上房门,嘴角弯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你们也配跟我抢?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辛德瑞拉肉肉的额角,居然也凸起了几丝青筋,她黑色的指甲嵌入了手掌的肉中,疼得她不禁落泪。

于是,偌大的屋子里,就剩下辛德瑞拉一人了,辛德瑞拉赶紧冲进浴室,浴室的门被撞碎在地上,咚咚作响。辛德瑞拉酣畅淋漓地洗了一个澡,直到漏水槽被她身上淋下来的污垢堵住了,才满意地回到房间,她小心翼翼地将女巫给她的药丸服下,又喝光了冰箱里所有的牛奶,最后,她眨着一双绿豆大的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期待奇迹会发生。

“啊……”突然,辛德瑞拉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正在裂开,一阵金色的光芒闪瞎了她的双眼,疼得她昏厥过去。

在舞会开始前的半个小时,辛德瑞拉清醒了过来,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一阵诧异:“如此美丽,真的是我吗?”将镜子里那个亭亭玉立且窈窕有致的自己打探了一番,最终她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脚上:“水晶鞋,我梦寐以求的水晶鞋!”

顾影自怜了一番,辛德瑞拉才意识到舞会就要开始了,她赶紧夺门而去,往城堡方向狂奔。

最后,不得不感谢路人甲南瓜马车主人的帮助,辛德瑞拉及时地赶到了舞会现场。

“下面我宣布,舞会正式开始!”在国王的示意下,整个城堡内都响起了优雅的舞曲。


四,舞会

今夜的舞会规模庞大,几乎全国所有的女性都来参加了,甚至也有一些长相妖娆的男士参加,高矮胖瘦,男女老少,层次不齐,但都穿着各自精心设计的盛装,这让穿着水晶鞋姗姗来迟的辛德瑞拉,瞬间便被淹没了。

辛德瑞拉绕过拥挤的人群,不知不觉便走到了美食区,那些被点缀得五彩斑斓的糕点和糖果,看起来是那么地可口,辛德瑞拉的本性暴露,流着口水往美食堆中走去。

“嘤嘤嘤,好吃好吃……”这时候,一名胡子拉碴、满脸奶油且顶着一颗圆鼓鼓的大肚子的中年男子正坐在美食区的地上,大口大口地吃着蛋糕,他意识到身后朝她走来的辛德瑞拉,便友好地示意道:“美女,要吃蛋糕吗,快过来吧,很好吃的!”说罢,他用粗大的食指蘸满黄油,伸进了嘴里,满意地将黄油吮干净,才将手指抽出了。

“额……”辛德瑞拉看着他那恐怖的吃相,不禁哑了口水,连吃东西的欲望都没有了,摇了摇头,讪讪笑了笑,准备转身离开。

“噢,我亲爱的查敏王子,原来您在这里……我找了您好久……”辛德瑞拉正要离开,一名仆人却喜笑颜开地走了过来,绕过辛德瑞拉,走向了那个坐在地上的胖男子。

“什么,您是查敏王子?”辛德瑞拉赶紧转身,不禁一怔,继而表情变成了谄媚。

“嗯嗯……是啊,要不要一起来吃东西?”查敏王子一边咀嚼着口中的食物,一边举起手中吃剩的蛋糕示意道。

“我……这……”辛德瑞拉看着浑身肥膘的王子,犹豫不决。

“哎呀,王子殿下,原来您在这里,怎么,要吃东西吗,我来陪您……”这时候辛德瑞拉的两位姐姐却挤了过来,二姐瞥了辛德瑞拉一眼,然后谄媚地走向了王子殿下。“不如让我来陪您吧,亲爱的王子殿下……”大姐却一把拉住了二姐,自己挤到了前面去。

“大姐你干什么,明明是我先……”“你闭嘴,我是大姐,应该由我陪王子殿下吃蛋糕!”“陪吃了不起啊!王子殿下,如果让我陪您,我不但可以陪吃,还可以陪……您懂的!”“真不要脸……王子殿下,我愿意满足您的一切要求……”看着两位姐姐撕了起来,辛德瑞拉倒是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现在的模样,她们是完全认不出来的。

而此刻,王子殿下却独自愉快地吃了起来,并一边吃,一边看着辛德瑞拉的两位姐姐撕逼。

“王子殿下,如果您愿意娶我,我马上回去……和我的丈夫离婚!马上……离婚!”而被挤在人群堆中的继母,却始终都没有机会靠近王子,只能大声呐喊着,以表诚意。

辛德瑞拉却已经是听得咬牙切齿,这个婊砸继母,为了嫁给王子殿下,居然要和父亲离婚,要是正在跑商的父亲听到了,非气死不可。由于辛德瑞拉十分生气,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渐渐发生变化,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嘶——那身窈窕的盛装,哪容得下辛德瑞拉本来的体型,猛地就撕裂了,辛德瑞拉被吓得大叫。

“哈哈哈……”那一刻,似乎城堡内所有地人都注意到了肥胖丑陋且浑身恶臭辛德瑞拉,他们的笑声尽是嘲讽,蔑视,鄙夷。

辛德瑞拉在众人的嘲讽声中仓皇逃离,所到之处皆是一阵恶臭,众人嘲笑之余还不忘闪避。

“是她……”查敏王子却推开了挡在前面的两位姐姐,不顾众人的劝阻,追随着辛德瑞拉,追到了殿外。


五,试履

此刻殿外的阶梯上响起了错落有致的两种重物落地的声音。

“啊……”水晶鞋实在是不合脚,辛德瑞拉索性脱掉了水晶鞋,提在手上往前跑去。

“等等我!”看不出来查敏王子还是个灵活的胖子,他迅速地追上了辛德瑞拉,想抓住辛德瑞拉的一只手,却只抓到了一只水晶鞋。

“别追了……”辛德瑞拉此刻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头都不敢回,哪还注意到追上来的是查敏王子。

“你的水晶鞋……”查敏王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停了下来。

“不,是你的水晶鞋!”辛德瑞拉回应了一句,便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城堡内,嘲笑声渐渐消弭,动听的舞曲再次响起,查敏王子将手中的水晶鞋放到鼻尖,细细品闻了一番,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当时,他的心里已经做了决定——他一定要找到这水晶鞋的主人,这位拥有着无比芬芳的美人!

“可恶!敢耍老娘!”辛德瑞拉回到家里,一脚踹开了房门,将梳妆台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上,她发誓,如果让她再次碰见那个女巫,她一定让她不得好死。“不行,我不能再呆在家里了,今晚的情景继母和姐姐们都看见了,真是羞愤!”辛德瑞拉赶紧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卷起冰箱里所有的食物,偷走了继母和姐姐所有的首饰和钱币,便匆匆离开了。

三天后,国王在全国下了公告,说查敏王子已经在舞会上选好了王妃,但是王子不知道那位美丽的姑娘如今身在何处,现在,王子手上有那姑娘的水晶鞋一只,谁能穿上那水晶鞋,便能够成为王子的王妃,老规矩,全国所有的女子都能参与试穿,直至王子找到他的王妃为止。

公告一出,前来参与试鞋的女子排成了一条长龙,延伸至了王国的边界处。

经历了十几日的试鞋,终于轮到了最后一波女子,而辛德瑞拉的继母和姐姐们也在这最后一波之列。“妈妈,都怪你第一天睡懒觉,没及时提醒我们,导致我们排在这么后面,你看我,十几天没有洗澡了,都快变成辛德瑞拉了!”二姐一边排着队,一边埋怨着自己的母亲。

“唉,我也不知道会这样,要不是辛德瑞拉那个贱人偷走了我们的首饰和钱币,我也不至于痛哭了一个晚上,结果睡过头了……你们别埋怨了,马上就要到我们了!”继母无奈地拾掇着自己凌乱的头发安慰道。

“是啊,这十几天都过来了,就别埋怨了!”大家也劝慰了一句。

的确,这十几天也是不容易,偏偏天气是极度恶劣的,不是狂风暴雨,就是烈日炎炎,队列里好多年龄偏大的或者体质偏差的女子,都当场暴毙了,否则,能够在短短十几日结束所有试鞋工作,必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总算是到我们了!希望是我吧,家里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我必须要把自己嫁出去!”排在前头的大姐兴高采烈地走进了城堡,一路上,都能看见摇头叹息或者一瘸一拐的女子从城堡里面走出来,脸上尽是失落。

首先试鞋的是大姐,显然,由于脚尖太长,穿不进去。

“怎么办!”大姐无奈地看着二姐和母亲求救道。

“我有办法!”二姐的目光转移到了一旁火鸡桌上的钢刀,她赶紧跑过去拔出钢刀,毫不留情地将大姐的脚趾砍掉了。

“我穿进去了,我穿进去了!”大姐强忍住疼痛,满脸泪痕地将水晶鞋套在了脚上,继而昏厥了过去。

“不是她,下一个!”王子不禁皱起了眉头,接下来二姐开始试鞋,脚尖刚好,却脚跟太长了,她瞥了王子一样,赶紧举起钢刀,猛地一咬牙,剁掉了自己的脚跟。

“是我……我我我……”二姐激动地穿上了水晶鞋,一汩汩暗红色鲜血从鞋子里面溢出,她咬牙切齿地站了起来,一瘸一拐朝王子殿下走去。

“怎么可能是你!”这时候继母捡起了地上的钢刀,从背后捅进了二姐的心脏处,二姐连眼睛都没来得及闭上,便断气了。


六,封妃

“你你你……来人,保护王子殿下……”见大殿内有人行凶,众人都骚动了起来,侍卫赶紧冲了进来,将继母围住,而此时继母丝毫没有顾及周围的其他人,脱掉了二姐脚上的水晶鞋,穿在了自己脚上。“哈哈……不大不小,刚刚好,果然是我了!”继母露出了欣喜的神色,疯疯癫癫地站了起来。

“难道,真的是你?那天晚上你走得匆忙,我都没看清楚你的真实模样,原来,这就是你的模样?你瘦了……”王子感动地示意侍卫避开,满眼泪水地走到了继母身边,将继母紧紧抱在了怀中。

“我要做王妃啦……我要做王妃啦……”继母伸手抱住王子,抱得紧紧地,这是她从小的梦想,没想到在这么多年后,她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国王昭告天下,三天后,将为王子和继母举行盛大的婚礼。

王子和继母闪婚的消息,自然是传到了辛德瑞拉的耳朵里,此刻她正在一个汉堡店喝下午茶,气得她又多点了十个汉堡,大口大口地狂吃起来。

就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辛德瑞拉潜入了自己的家中,杀死了穿着婚礼服,做着美梦待嫁的继母,由于被大姐姐不小心看见了,辛德瑞拉便索性杀人灭口,然后脱掉了继母的婚礼服,并将她们的尸体拖了出去,趁着无人之际,扔到了悬崖下的鳄鱼谷里面。

“既然我嫁不出去,你们也休想!”辛德瑞拉一脸懊恼,因为自己恢复了原来的体形,自然是穿不下那水晶鞋的,所以这些日子她便生着闷气躲进了汉堡店,天天吃东西消愁。

砰——由于太生气了,辛德瑞拉没注意,撞倒了前面的一颗大树。

“哎哟!”似乎是有人从随着树一起掉在了地上,嗷嗷叫着。

“是你!”辛德瑞拉一眼便认出来了那就是女巫,她猛地举起硕大的手掌捏住了女巫瘦弱的脖子,将女巫提起来了,女巫两眼直瞪,双腿不停地抖动,挣扎着向辛德瑞拉求饶。

“说,为什么要害我!”辛德瑞拉将女巫猛地甩在地上,女巫疼得站不起来,挣扎之际被辛德瑞拉猛地一脚踩在了她背上,瞬间如万顷覆背,口吐鲜血,动弹不得。

“赶紧让我变回最美的样子,永远都要保持最美的样子,否则我决不饶你……”辛德瑞拉再次将女巫拎起了,女巫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眼神里写满了哀痛。

在服下女巫所给的另一颗药丸后,辛德瑞拉终于又变成了之前那样的一副美丽动人的模样,看着自己娇小的手臂,窈窕的身姿,辛德瑞拉兴奋不已。然而,辛德瑞拉下意识地闻了闻自己的腋下和头发时,不禁觉得一阵刺鼻。“好哇,可恶的女巫,你敢耍我,既然将我变美了,为何不将我身上的狐臭和脚气出去!”原来,辛德瑞拉身上的臭味,可不单纯是因为太脏所导致的,还有狐臭和脚气……

“女巫,女巫……”辛德瑞拉再次拎起趴在地上的女巫时,却发现女巫已经咽气了,原来女巫趁辛德瑞拉陶醉之际想逃走,却不料被树枝绊住,额头砸到了一块尖利的石头,然后挂了。

“哎……可惜了!”辛德瑞拉见女巫已经死了,便随手将她的尸身扔进了鳄鱼谷。

回到家里,辛德瑞拉难过至极,虽然自己已经变美了,可是一身臭味却是永远不能拔除,这势必将影响她的一声,而更让她诧异的是,当她对着镜子时,看到自己的脸……竟然是继母的模样!

“NO!”辛德瑞拉伤心至极,没想到这个女巫死到临头之际还阴了她一把,可是事已至此,辛德瑞拉已经无可奈何。

第二天,辛德瑞拉将计就计,换上继母的婚礼服,等待王子的婚礼队来接她。

据说那天,婚礼队绕城一圈。又据说那天,整个皇城都弥漫着恶心的臭味。


七,上位

“没错,就是这个味道!”王子亲手替辛德瑞拉——他美丽的王妃换上了那双水晶鞋,并享受着辛德瑞拉身上散发的味道,久久不能自拔。

“王子,你瘦了……”辛德瑞拉心疼地看着削瘦的王子,抚摸着他干瘦的脸颊。

“你要知道,自从我闻到了水晶鞋上属于你的味道,我便久久不能自拔,这半个多月,我都茶饭不思,直到现在,你终于站在了我身边,成为了我都新娘!”查敏王子紧紧牵着辛德瑞拉的手,两人走进了城堡的婚殿。

就在王子没注意的某一刻,婚纱下面,辛德瑞拉的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此刻她内心的独白是:“我总算是成为王妃了!我总算是要过上不愁吃喝的好日子了!”

神父说完了主婚词后,在全国子民的见证下,辛德瑞拉和王子交换了戒指,两人深情拥吻。

三年后,国王逝世,查敏王子当上国王。

五年后,查敏国王因高血压、高血糖和高血脂逝世,辛德瑞拉作为国王的唯一王妃,索性将自己的两个胖儿子赶出了王国,自己当上了女王,人称“灰姑娘女王陛下”。

黑童话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