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华的战役:价值观决定行动,价值观在迭代

快手创始人:宿华

舵舟的主营业务是“帮助企业打造一支目标导向的高绩效团队”。政治路线定了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没有优秀的干部队伍,就没有事业的发展壮大。战略是战略,团队的打造也是战略。没有人会为了搞团队而搞团队,一切都是为了战略目标的达成。当团队齐心协力完成了公司的阶段性目标,这个组织也就阶段性实现了共同利益的最大化,集体受益,个人也受益。哪怕其中有人浑水摸鱼,也都是受益者,尽管我们要尽量规避这样的事情发生。

舵舟在企业服务过程中,发现老板们容易意识到团队存在问题,于是请专业队伍来做服务。比如试图去打破部门墙,重塑绩效体系,建立职级,但搞来搞去,效果不佳,甚至还把团队的心越搞越散,什么原因呢?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老板很难意识到,大多数时候,问题不仅出在团队上。

我们再回到文章开头很重要的一句话:“政治路线定了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前提是政治路线的确定和坚定贯彻,如果这个前提缺失,大家心都没在一起,在表皮动动手术,很难见效。政治路线是党的用语,嫁接到公司体系内,就是你这家公司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即你们这群人想要什么?准备服务什么样的客户?准备做到什么程度?准备怎么做?这几个问题不简单,真要在这几个问题上统一人心,既需要专业,也需要时间沉淀。而且这其中有些东西是恒定的,有些东西是需要不断迭代的,活性很大,有些事情看似你做到位了,其实是矫枉过正了。

所以舵舟在给企业做服务的时候,第一步不是上来就给你上培训,上工具,而是先给你做组织诊断,看看病根到底在哪里。

如果你对你的队伍不满意,末梢上通过现象可以发现问题,但是底层原因还是在根子上。价值观指导行为,行为产出结果,唯有集体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行为方式才能发生变化,才会产生不一样的结果。企业的价值观的根儿又在创始人的身上,老板的格局有多大,决定了能吸引到什么样的人。如果外界环境变化了,而你自己不改变,那么你所塑造的组织,基本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虽然我不一定认可,但是人们常常会这么说:中国社会,就是老板文化。

今天,就给大家讲一个老板的案例,他个人几次价值观迭代,以及他们公司因为外部环境发生变化,从而价值观迭代,进而组织行为发生一系列变化以应对挑战的故事,希望对你有所借鉴。他就是快手创始人宿华。

1

靠价值观取胜的快手

2015年,2016年很明显的风口就是短视频,不过很可惜,物是人非,那几年爆出来的短视频巨头,现在来看可战的已经没有了,除了快手。因为他们在2017遇到的对手是张一鸣和字节跳动。

评论家们说,张一鸣擅效率和资本。效率来自于团队,他有一支能征善战的队伍,已经养成了挑战市场不可能目标的习惯。海纳亚洲投资人王琼说,张一鸣一直希望在一个大的市场里做一家大的公司,他的资本能力在不断的迭代中越来越强。

张一鸣以目标为导向,他们团队看中的方向如果自己不擅长,那就找最好的人,匹配最优的资源,而且公司核心团队一直保持创业态。抖音和其他短视频玩家的套路很像,但他们却没有抖音式的重兵重金强渠道强团队,抖音之于对手相当于碾压式的优势。

一开始抖音以为他们这一套组合拳下来,至少能把快手打趴下,结果快手在2018年反而还增长了6000万DAU。为什么快手能够成为唯一的幸存者?因为快手有粘性极高的用户,他们不是一款短视频工具,而是一个社区,人们在这里记录自己,分享自己,和自己的粉丝互动。

按理说,中国做视频创业的都好几波了,从PC端到移动端,成熟的打法就是做头部,集中流量,媒体化。为什么快手的做法跟大家不一样,愿意去花时间和精力去沉淀社区关系,而不追求短平快?价值观决定行动,而价值观又源自于日常的积累,这就要从快手创始人宿华的成长路径说起。

2

宿华的价值观

宿华出生在湖南湘西的一个山村,他在《快手是什么》这本书的序里,是这样描述的。在他小时候,一到了夜晚就没有光没有灯。当时他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晚上有光,这样就可以玩了。山村里的人们有这么个习惯,晚上没电没光,干什么呢?就聊天讲故事。大人们特别喜欢讲鬼故事,还真不是用来吓小孩的,是大人们真的相信,一个个说得神乎其神。也许这就导致了宿华怕黑的习惯,他说自己一直都开灯睡觉,直到结婚后才改掉这个坏习惯。

后来,宿华跟着他的父亲到了县城。县城里最有名的人,除了当官的,就是每年考上清华北大的。他也想成为那样的人,于是他就考上了清华。等他上了清华之后,听老师讲一个师兄很厉害,毕业拿到了10万年薪。他就想我要是能拿到这么多就好了,结果他去了硅谷谷歌,拿到了15万年薪。再后来他去了百度,拿到了百万年薪,成家立业,他样样都是拔尖的。

一个人能取得多大成就,取决于“他”这台机器的欲望,性能和爱。欲望是你想取得多大成就,这个是可以随着视野的一点点打开,而不断螺旋上升。性能就是你到底是一台法拉利,还是一趟奥拓?而爱越大,你的成就就会越大。有的人只爱自己,有的人爱他的家人,有的人想为一群人奋斗。

实现了自己个人欲望的宿华还是不满足,他逐渐理解到人生更大的幸福是利他,也就是别人需要你,你能够自我实现。他在谷歌工作的时候,很愿意帮助同事解决问题,到处救火。但结果是,他的精力被分散了,评优的时候他不占优势。后来他从百度离开创业,业务是给别人解决技术问题,但是好像对于他人的帮助也有限。他开始意识到利他,不只是依靠个人的力量,需要体系、机制的支撑,才能帮助到更多人。

在谷歌学习人工智能,在百度验证自己的想法,在这种顶级公司的实操,让宿华了解并掌握了技术,并深刻体会到匹配的重要性。一脉相承,快手做的就是基于算法、大数据下的人与人、内容与内容的匹配。

2016年之前宿华很少出来面对公众,2016年舆论危机,宿华作为创始人兼CEO需要出来讲述自己是谁。他总是会提到快手的初心和使命,那就是提升每一个人独特的幸福感,消解每一个人的孤独。他多次讲到自己外公的故事,他外公在他出生前就去世了,并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他说一个人的消失,并不是始于去世,而是被彻底遗忘,快手希望能够更好的记录这个世界。

宿华说,我没有想过十年,二十年后会怎么样,我希望在一两百年后,大家还能在通过快手看到这个时代,而他们会说,这是宿华和他的一帮朋友做的。正是基于这种初心和使命以及价值观,快手的打法不同于其他短视频平台,关键词是公平,普惠,不打扰用户。价值观决定行动,行动产生结果,快手成了唯一可以与抖音抗衡的玩家。

3

张一鸣和宿华的价值观差异

和宿华在不同场合,不断强调快手的初心不同,张一鸣被人记住的是他为了达成目标,而不断迭代自己,延迟满足感的特征。张一鸣和他的世界终极目标到底是什么?我们没有得到过一个清晰的描述。在海纳亚洲投资人王琼的自述文章里,她是这样说的:“一鸣告诉我,他想在九九房之外再做点别的有意思的事情,抓住当时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但做什么,又没完全想好。”

在评论家的文章里,张一鸣是一台以目标为导向的人型机器人。很多公司都是在做创始人擅长的事情,但在字节跳动,他们以目标为导向,当选中了自己看好的领域,他们会通过不断的学习与迭代,甚至是团队的迭代,来完成征服与进攻。从门户之战,到AT之战,再到目前与快手的战争,他们所向披靡。而快手,创业六七年,就这一款产品,若不是因为被抖音追着打,可能宿华还会持续坚守自己的初心,在腾讯大学的采访中,他如是说:“我们还没有做到极致,等这个做到极致之后,我们才会去找新的问题。”他相信滴水穿石的力量。

价值观决定行动,行动决定结果。两个人做事方式的差异导致张一鸣拥有了一支久经考验,骁勇善战的团队,因为一直在打仗嘛,老兵种子本身就是稀缺物资。同时因为对于目标的极度渴望,他们练就了在短期内快速学习和掌握产生成效的行为方式,比如商业化的能力,产品化的能力,组织能力,包括花钱的能力,能够让资本,让市场时刻感知他们的存在和力量。

而快手的团队能力,在2018年就被潘乱评价为,团队没有打过仗,组织能力弱,招了几个CXO最后都没有留下来。没有打过硬仗何来团队?团队是在硬仗之后锻炼出来的。快手团队在2019年上半年之前,一直以佛系著称。

有一个朋友建议我应该研究下快手,主题是“文化的改变,带来的行动的改变”,自2019年6月宿华和程一笑发布内部信之后,快手的组织氛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是很清闲,现在没那么清闲,在脉脉职言里,有人咨询在快手工作的感受,快手员工是这么说的:“开始连轴转了,但要比头条轻松。

这个世界充满了活性,正如潘乱所说:产品的开创者未必是最后的胜利者。我相信张一鸣没有对外说过他的使命,不代表他就没有使命的设想。你有使命感,有初心,但是好胜心的欠缺,会让你欠缺很多东西,从而在中途消失。但是强行补上来的好胜心,就一定能产生作用吗? 

4

价值观迭代后的宿华和快手

宿华不是普通人,考学就考清华,上班就上谷歌,创业就创快手,我在梳理宿华的成长路径的时候,想起了罗振宇的一句话:劫就劫皇纲,嫖就嫖娘娘。要干就干大的。认知是不断打开的,人的成长是螺旋上升的。遇到张一鸣这样的对手,也许是宿华新成长阶段的助推器,他具有超强的学习能力和达成能力。

和张一鸣交战之后,快手很快就在团队上进行变革,如推行OKR,发布职级体系,着手解决部门墙,协同的问题,挖牛人进来等等。从2016年开始,宿华频繁对外,公司级的营销做了很多。在2018年,别人问宿华,为什么突然要做这么多的营销,他说希望外界能够更加了解快手这个社区。

而到了2019年,由他和程一笑的对内信可以看出,他们开始目标导向了,春节前要完成3亿DAU,为了完成这个DAU,全员启动战斗模式,“我们不仅要做一个好的产品,还要做一家好的公司,平庸的公司没有未来。”

使命驱动的坏处就是,过于长远,而导致大家当下没有危机感。

低头看路的宿华,开始抬头看对手,开始亮剑。当创始人的价值观发生变化之后,相应的组织行为也将发生变化,团队也会被推动前台,而不是像以前一样畏缩不前,因为目标当前,大家必须全力以赴。以前快手不定KPI,现在有了,以前快手不看数据,现在看了,以前不做运营,现在做运营了,以前不捧网红,现在捧了。行为产生结果,据传,他们今年3亿DAU的完成,应该问题不大,尽管抖音刚刚宣布完成了4亿DAU。一场场大仗打过,老兵种子也就练出来了,还怕什么打仗呢?老兵种子最大的问题,就是离开战争之后的不适应,他们容易杀红眼,杀出惯性来了。

如今,我们感受到了快手和宿华不一样的地方,他们也开始目标导向了。

有人说,抖音激活了快手,有人说,快手越来越像抖音了。宿华学到的这些新本事,会不会让他迷失自己的初心?最后变成被巨头利用的棋子,就像OFO一样,被用完之后弃之?数据有时候令人信服,有时候崩盘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做人就是这么难,没有什么规则可循,全凭自身的感觉与谋略、执行。你在该坚定的地方得坚定,你在该有活性的时候得有活性,最后能把事情做成才是正道。

有人问新加坡的国父李光耀,希望后世如何评价自己?他说:“我的生命的意义就是我做到了我想做的事情,而且我一直是尽力而为。”

很有意思,舵舟在服务和研究企业的过程中,总结了三种企业家特征,第一种企业家就是活生生的人,他们身上充满了烟火气,有喜好,这些喜好必然也会体现在团队上;第二种企业家是目标导向的,他们就像机器人一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们所治理的公司也就像一台机器一样运转;第三种企业家已经不是普通人了,他们有自己的终极目标,有大爱,同时也能不断完成小目标,他们所治理的公司,不仅尽然有序,而且充满了人文关怀。第一种公司到处都是,第二种公司已经是很少见了,第三种公司,我在想哪一家是符合这个特征的呢?期待你的答案。(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