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是从前的那个小萝卜头,而我已经不是我了。

“喜子哥,咱们去山后面采蘑菇去吧。”

“喜子哥,你说我啥时候能考上大学?我觉得能考上大学的都好厉害,咱们村还没有过呢。”

“喜子哥,你说我爸妈咋还不回来?他们会不会在那边想着我,然后买一堆好吃的。”

小萝卜头每天都有大把的问题如炮火般轰炸着我,他最常问我的问题是“喜子哥,我啥时候才能走出大山。”

他似乎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无限的憧憬与向往,其实这也正常,我们每一个在山里长大的娃娃即使不说也在心里知道如果走不出这几座大山就意味着要“子承父业”,和父母一起下地劳作,到了一定的年岁就会找个本村的或者是邻村的女孩结婚生子,一辈子都会被困在这。

不过小萝卜也是幸运的,他的父母在城里打工,时不时的还能给大萝卜头带来些城里特有的玩意儿,没到这时候,我们总会眼巴巴的看着小萝卜摆弄着城里的玩意儿,无比的羡慕。

不过也该说说我了,我的父母都是乡村的一名教师,要知道在我们村,教师是令人特别崇敬的职业,但是却不怎么赚钱。

三年前,父亲因为疾病去世,其实我挺责怪自己当初没有劝住父亲去城里看病,但是父亲因为没有钱并且带着病每天还要坚持去学校教书,所以只剩下我和母亲相依为命。

那段时间,每当有人看到我,就会有那种惋惜的眼神看看我,然后和周边人议论:“赵三儿是个好人啊,老天怎么就这么不公平。”

没错,赵三儿是我的父亲,可是我并不觉得老天不公平,安排好的又有什么办法,我不会去抱怨什么。

可是我再也听不到他在我一旁对我说“娃儿要好好学习,以后有出息了去大城市读大学。”

如果时光可以停住,我多希望可以停在我们一家三口过春节时团聚在一起的时刻。

可是我不能这么矫情,我可是个男孩儿。

小萝卜头那段时间经常来我家串门,给我带来那些城里的玩意儿安慰我。

“喜子哥,等我们长大了一起去城里工作娶媳妇吧,听说城里的女孩儿都又白又嫩的,如果我娶了一个漂亮的,一定在夜里也能笑醒。”

虽然这句话听起来感觉怎么这么别扭,不过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认真。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我从来不说出来,我把很多事情都憋在心里,从来不跟外人说。

几年以后,我终于不辜负母亲,考取了一所还算是不错的高中,学费是个问题,那个暑假我们过的很清苦,再加上东拼西凑总算把学费凑够了。

临走前,小萝卜头拽着我的衣角,低头喃喃到:喜子哥,你要经常回来看我。

坐上车我冲他挥了挥手,他跟着车跑了几步以后身影渐渐模糊……

高中生活的却和我想像的不一样,由于我的成绩不算太好,分到了普通班里,班级里的同学大多数家庭条件还是不错的,甚至还有大老板的儿子,自卑心让我把心思都投入到了学习里。

班里开始分裂成一个个小集体,而我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我被他们说成“好学生”,当然是带引号冷嘲热讽的那种。

“呦,你看看农村人果然不一样。”

“就是就是,好学生就是不一样。”

“好学生又开始学习啦?”

他们还喜欢在我的课本上画上各种画,喜欢在我快走到座位的时候伸出腿,当我摔倒在地上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把我扶起来,班里充满了嬉笑声,如果当你从门口经过,你或许那时候还在想这个班里有什么好玩的事情,然而对于我来说,这并不好玩!

但是我的成绩让老师大为惊喜,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下能考到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成绩真的难上加难,然而即使每次月考我都能在300多人里面排上前50,但学校的制度却是只有在每学期期中期末的时候才会根据学习排名换班,于是我就这么等了几个月。

期中成绩我排到了32名,顺理成章的跟老师申请换班。

重点班和普通班区别很大,重点班的同学每个人都卯足了劲儿,在这种氛围下学习,我很快就上升到了前15名,高三的时候排到了前10名。高考的时候,顺利考入了北京一所师范学校,也算了了母亲的一件心事。

高三暑假,我回到老家,我是我们村第一个考入大学的,因此母亲无比自豪。

“小萝卜头呢?”

第二天的时候,我去到了小萝卜头家,门口的路好走多了,但是环境还是没怎么变。

我敲了敲门,一个黝黑黝黑的男孩儿打开了门,我愣了愣,但很快就认出来了,没错!他就是我童年的玩伴小萝卜头。

他很快就把我认出来了,眼神里面流露出惊喜,他拉住我的手把我带到屋子里,我能感受到他手有多粗糙,拉住我的时候,我感到一丝丝的难受。

“喜子哥,你真厉害成了全村人的骄傲。”

我们讲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我并没有问他现在过的怎么样,不知道是因为怕尴尬还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该回去了。”我对他说。

他握紧了我的手,欲言又止却最终松开了手然后冲我点了点头。

等到我该回学校的时候,我坐上大包车带着行李,回头看的时候。惊喜的发现小萝卜头在人群里,我冲他挥了挥手,他却低下头躲在人群里,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等我再回去的时候,听说小萝卜头搬走了,具体搬到了哪村里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于是我们就此断了联系。

于是我想到了一句话:你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个少年,对一切充满着好奇的你在我身后活蹦乱跳的你,依然没有变,可是我却一点点被这座城市的快节奏打乱。

如今我娶了漂亮的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工作还算是比较稳定,如同你当初说的那样,可是我不再是童年的我了。

你还好吗?小萝卜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