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开始写作

最开始的读者是自己,我也只为自己而写。

恍惚间已二十一岁,去岁今夕我还沉浸在网游的虚幻中躲避着高三的压力,那是我最荒唐最放纵最痛苦最迷醉的时光。

每一天我都早早起来,穿好上白下青的的校服,仔细换好今天的课本,为自己做一顿简单的早餐。然后,我内心慢慢谋划今天该去哪家网吧,不上课会不会被察觉,风险有多大,被抓到该怎么办。

晨间三四月的风没了腊月的寒,正月的冽,微微拂面,轻柔像猫尾,痒痒的很舒服。街上往来穿梭的大部分是穿着校服的学生,我混在人群中,匆匆穿过街头巷尾,一路上瞄着有无熟人在左近,我想维护自己好学生的形象。或者,怕面对他们或嘲弄或不解或诧异的目光,一路提心吊胆。

到网吧我就安全了,这里是我的第二个家,它如此亲切,我在这里度过了我青春的绝大部分时光。

高中的三年,有两年是逃课上网度过——高一、高三——只有高二认真学习了一年,那时二中三中高中部合并成立新五中,高一一整年都颓废的我想努力学习了,感谢五中的成立,它给了我高中三年中最值得怀念的高二时光。

那时的我很不优秀,想要变得优秀的心就很迫切,那时我给自己的理由是徐杰,一个我暗恋了整个初三,想念了整个高一,把我折磨得面目可憎的女子。她很优秀,初三的她在学习中沉浸着,我沉浸在她学习中的样子。

高二我曾在一次周记中写到“再见她时,我能居高临下的面对她,而非仰视她”,那是一个初初自觉的少年的自尊心作祟,是迈向成熟的开始。

现在想来很幼稚,又有一点感动。

高二我努力模仿她学习的样子,因为太熟悉,伪装毫不费力,我安静的扮演着记忆中她的样子,同时又想活着我的样子——助人为乐。

从小到大我都喜欢帮助人,这能让我快乐。高二我是班级唯一的男组长,毛遂自荐,雷琴大概挺意外,照她的想法应该全用她高一班级带的老生,却跑出来我这么个愣头青。

我的高二生涯开始,我的旁边有个叫刘贵林的,旁边的旁边有个“美女与野兽”组合——吴娜、汪红红。

我高二最重要的那个名字——吴娜!

现如今每每想到她,心里总会一阵黯然。

我喜欢吴娜,对她的喜欢是自卑的,充满向往的。她那么美丽,像天使一样,我是丑陋的怪人,淤泥里的爬行者。

最开始我对她保持距离,生怕太接近会奋不顾身,可我错了。

高二刚开始的那段日子,我竭力扮演我印象中徐杰的样子,安静的学习,与周围的人友好相处,可没那么容易,我只在教室里有某几节课认真的在读书,其他时候,我只在装样子。

刚开始我并不是喜欢吴娜,分班的时候我看到王琳和我同在一个班,这让我对十八班多了几分期待,后来韦主任来班里组织学生,明确会陪伴我们接下来的两年高中生涯,这更让我高兴,我很欣赏韦杰。

我一直找不到机会接近王琳,而且隐隐然我也在抗拒和她接触,我怕自己不够好,吸引不了她,事实上我那时真的很差劲。寻找我自卑的根源,那就要从初一开始提起,扯太远,暂且按过不提,总之我当时糟糕透了。

太具体的事我记不清,先写那些我能记住的。

我是肤浅的以皮相来择友的人,我注意到的异性定是在某一方面突出的,但这一方面很少在相貌之外,王琳身段苗条有肉感,五官立体,肤色白皙,衣着简洁,属于一眼看上去说不出哪里特别,但感觉很舒服的那种。

我在她高一下学期转到班里来就特别注意了,她是唯一的插班生,又容貌姣好,自然吸引人想去了解,不过整个下半学期我没和她说过话,一是我逃课较多,二是我那段时间无比的思念徐杰,因为二中里有太多关于她的回忆,一不留神就翻涌而来,无法自拔,痛彻心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