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阁|漂流瓶

单薄玻璃的外壳 包裹是谁 脆弱的心?

人生

从开始就已注定

抬头双双仔细

珍重写好寄件的姓名

地址模糊

收件人却确定

蓬山路远

无凭无依

总怕他风吹散开了魂魄

雨水沾满衣襟

总怕他烟波浩渺 身世打萍


单薄玻璃的外壳

包裹是谁 脆弱的心?


每一个孩子

都这样轻飘飘

从双手不舍 送流水邮寄离去

滚落父母的笑泪

扶摇直上九万里


抬头看

七八个星天外

每一颗

都曾被呼唤亲切的乳名

低头叩首

两三点雨山前

每一滴

都在加速 催促收件归期


可怜的孩子

也许有一日

连双双寄件人模样

音容笑貌

斗转星移

都脑海黯淡 再不能依稀记起


到那时 这一只小小瓶子

又漂流

游到哪里?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