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李治

长大后的李冶没有嫁人,而是出家当了一个女道士,出家后的她心绪反而变得豁达起来。 李冶那首写透夫妻之情的诗歌名叫《八至》: 八至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在诗中,李冶反复用了八个“至”字,这首诗不可谓不精妙,因为在这短短的二十四个字里面,不仅仅阐明了夫妻之间的情感关系,还写清了世间万事万物的辩证法,充满了哲思。 这首诗从字面意思上很好解释,就是东与西是最远也是最近的,清溪是最深的但是也是最浅的,太阳和月亮是最高最亮的,夫妻是最亲密的也是最疏远的。 我们学习古诗这么多年来,看重的从来不是诗词的表面意思,我们所要理解的是它深层所蕴含的含义。 其实这首诗的前三句看似是在写东西、清溪、日月,但是又无一不是在写夫妻之间的感情,东西是最遥远的距离,但是倘若夫妻之间相互记挂,那么天涯海角两个人心也是在一起的;清溪是一眼可以看见底的,但是并不能一下就能知道深浅,正如夫妻之间感情的深浅,虽然看似能看见深浅,但是具体的感情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是测不出深浅的;太阳和月亮就更不必说,夫妻二人讲究的就是阴阳调和,互为日月,两人相爱则相互成就,反之则都会失去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