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是吾乡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姨和二姨夫去泡温泉做疗养了。

大门上挂了大铁锁,窗户拉上了窗帘。哥哥姐姐的车不再在门口停成一团。

门口静了。


二姨与我家毗邻,二老独居二层小楼,日子平静悠然。

往日下班路过,总看到二姨家门口停满了车,侄子侄女在门口淘气,满园疯跑。

二姨夫站在窗边看着他们笑。

“塔塔,下班了啊?过来吃饭吧!”二姨夫招呼我。

“不啦!我那有剩饭呢,方便着呢。”我赶紧拒绝。

二老生有三个女儿,两个成家,一个单身。离家各自闯事业。但都极自然挤习惯回爸妈家吃饭。

一张小餐桌,挤挤攘攘的坐下十几个人。

极拥挤,也极热闹。

有时会两班倒吃饭,二姨在厨房温着饭菜等没到的人。或是小辈端着堆满饭菜的碗围着茶几吃饭,速战速决。

赶上节假日,必要围桌团坐。去我家借大圆桌,顺便捎上我,一起过节。

姐夫们小酌,谈天吹牛,二姨夫被禁了酒,笑眯眯的瞅着他们。

姐姐们谈生活谈工作,二姨招呼着大家吃多吃点,顺手给我盛了碗汤。

侄子侄女吃的开心,要妈妈帮忙再夹一块排骨。

热闹像海潮,饭点是高潮,声浪滔天;饭后是退潮,独留浅滩。

饭后,姐姐们洗好碗筷,收拾了屋子,纷纷开车回家。

屋里静了,二老各自小憩。

休息后,二姨独自上街,逛一逛超市,菜市场。挑一挑最新鲜、最时令的蔬菜水果。

回家后,洗一洗菜,等三姐过来做饭,其他人过来吃饭。

开始新一轮的热闹。


昨天回家,二姨家大门敞开,窗帘拉开,门口又停了许多车。

侄子侄女在门口堆沙堆。

门口又热闹起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