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见人心

文/一念之间

此故事是“常走夜路必撞鬼”的结局篇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红和李发急匆匆地穿过荒坟地,此时已月上中天。

今晚的月亮好像半睁开的眼睛,窥视着人间的秘密。

大红长出了一口气,一直端着的双肩也放松了下来。

“终于快到家了,神婆,我家就在前面不远了!咦,神婆呢?”李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是影影绰绰的一丛丛杂乱的荒草,黑乎乎的随风乱摇,空无一人!他疑惑的看着大红。

“啊?我娘呢?她不是一直在咱俩身后吗?”大红没瞧见彭金花,也愣愣地看李发。

“是不是咱俩走的太快,神婆没跟上,走丢了啊?”

“不能丢吧!就算我娘跟不上,她得叫我啊!这咋没个动静就看不着人了呢?难道是她走岔道了?”大红四处张望,大声喊,娘~娘~

静悄悄的,仿佛突然间一切都安静下来。

静谧的旷野,声音传出很远很远。

没有人回声。

大红边喊边往回走,李发也朝四下里呼喊神婆。

李发说:“二神哪,我从出来好几个小时了,不知道我媳妇现在怎么样了,我得先回去看看。”

“那你先回家,我在这等我娘。一会找着她,我俩一起去你家行不行?”

“中,中!那我就先回家,神婆是神,一会就能找着,我家就在李瓜村的村头第二家,我先回去了,你们可马上去啊!”

“嗯呢,你回去吧。我往回迎迎她。”

说完话,李发急急忙忙的往家奔。

大红又走回杂草丛生的荒坟地。小心翼翼的绕开脚下不起眼的小坟包,猫着腰轻声的喊:“娘~娘~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娘,你出来呀~”

呼啦,一个白影从旁边一堆茂密的野草丛里冒出来。

“哎呀!”大红被吓了一大跳,全身一抖,脚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白影伸手扶住她,“红,是我!别怕!”

“死大齐,你要吓死我啦!”大红靠在白影的怀里嗔怪。

白影拉着大红的胳膊,问:“红,你娘被我吓晕了,我把她放在那边了,一会她万一醒了怎么办?”

“醒?我让她永远醒不了!大齐,咱俩把她埋了,然后回去取钱远走高飞!”大红的眼里透出一股寒光。

王大齐点点头,“听你的!离开这以后,咱俩就永远在一起,我也受够了家里的死婆娘!”

俩人把荒草后面晕死过去的彭金花拖起来,寻了一处年久塌陷的无主孤坟,欲将其扔进去。

“唉~~”突然,彭金花的手动了一下,嘴里长出一口气,缓缓的睁开眼睛。

王大齐和大红正用事先藏好的铁锹,扩大孤坟的窟窿,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哆嗦。

“你,你们要干什么!”彭金花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一眼望见挖坟的两个人。

事情已经败露,大红索性扔下铁锹,走到彭金花跟前。俯视着一脸惊慌的彭金花。

“娘,今天就是你的祭日了,都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祭日?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畜牲!居然要害你老娘!这是为啥!”

“哼哼,”大红冷笑两声,“为啥?我和王大齐从小就好,你死活不同意我嫁给他,撺掇大齐爹娶姓付的儿媳妇,他自打结了婚就没过过安生日子,那女的又泼又懒,整天打鸡骂狗的。”

“就为了这,你就要害我?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养了个白眼狼~。”彭金花忍不住咒骂。

“你闭嘴!你装神弄鬼的害人,害得赵家大闺女活活病死了,还有脸骂我?你骗了那么多钱,一分都舍不得给我花,全部都藏起来给二狗子,留着给他娶媳妇。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村里人都说我是没人要的“老姑娘”!

“我,我那是为你好,怕你被人骗了……”彭金花的辩解苍白无力。

“你好吃懒做,把所有的活都给我干,缝补拆洗,抱柴做饭不说,还得伺候你的小祖宗!你除了“跳大神”就是走东家窜西家,回来看啥不顺眼就骂我!我早就希望你死了!”

“今天白天,李发来找你去看病,我告诉他晚上再来,然后我找大齐商量在这里动手。你坑蒙拐骗这么多年,也该受到惩罚了!一会儿,你就躺进那个坑里面,给赵大姑娘做个伴吧!”大红冷冰冰的脸,在一人多高的荒草掩映下显得狰狞可怕。

王大齐气喘吁吁的扩好了窟窿,俩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眼色。

“你们不……”彭金花拼命的挣扎,被捆住了手脚,话还没说完,就被塞住了嘴。

扔进窟窿,填土。

整个过程大红和王大齐都没有说话,机械的铲土,一直到封平。他俩才坐到地上,呼呼地喘气。

沉默了半晌,王大齐颤抖着声音说:“红,咱俩这么做,会不会遭报应?”

大红靠着他的肩膀,喃喃自语:“我再也不要过那样的生活,我要和你在一起……”

王大齐紧紧搂着她,叹息一声。

“咱俩这么多年偷偷摸摸的,我也不甘心,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你让我干啥我都愿意,死都行!”

“呸呸呸!别瞎说!现在你跟我回去,把家里藏钱的盒子拿出来,里面装满了值钱的首饰和大把的钱,无论上哪都够咱俩花一辈子了!走吧!”

大红站起来,“咚”脚上踢到了一个东西。她连忙低头看,原来是彭金花身上带的“文王鼓”。

她惊魂未定的拿起鼓,说:“一定是刚才抬她的时候弄掉的,不能扔这,我拿回去!”

“嗯,还有没有啥东西掉地上了,我再好好看看。”大齐一边扫视草稞子旮旯,一边脱下从镇里大戏院偷出来的白戏服,摘下装鬼的道具卷成一包拎在手里。

朦胧的月光下,这里有大大小小高低不平的土坟。有的上面还有砖头压着的黄裱纸,有的只剩下一蓬野草。哪里多了一处坟头,哪里少了一处,根本没有区别。

大红拿着“文王鼓”和王大齐一起往回走。

这时,一片乌云悄悄地遮住了月亮。

他俩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坟地,进入小树林。

树林里黑漆漆的,王大齐拿出火柴“哧~”,借着划亮的瞬间辨别方向。

很快火柴就灭了,王大齐拉着大红摸索着方向往出走。

突然,大红脚下绊倒了一截露出的树根。“扑通”摔倒在地上。

“咚~咚咚咚……”手里的鼓掉落,接连发出声响。

“疼~脚疼~”大红捂着脚呻吟。

“那,那我背你走吧,回去上点药。”大齐蹲下来,让大红伏在他的后背。

“呜~”一阵阴风袭来。

一道白影飘到他们的面前。

大红和王大齐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准确的说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了起来,身体僵直面向白影。

白影隐藏在黑暗的头颅,发出一声恐怖阴森的冷笑,声音如冰刀:“彭神婆~我等了你~整整五年~”

大红被一层冷气笼罩,口里发出“呃,呃”的声音,她拼命的摇头。

白影伸出枯爪般的手,发出痛苦又嘶哑的声音:“你根本~不会治病,你~骗了我的爹娘~让我自生自灭~可是我被困在这片树林里~根本找不到你~呵呵~我听见了你的鼓声~”

大红拼命的挣扎,张嘴想说自己不是彭金花,可是她的喉咙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越扼越紧,脸色发紫,眼前一片模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一念之间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国虽然进入经济调整时期。但是绝大部分的农村地区仍然物质匮乏,文化素质低下。封建迷...
    一nian之间阅读 297评论 14 8
  • 相比较读书而言,我更热爱体力劳动。 比如说:搬砖 道路因为我们的工作,不见了泥泞,多了平坦 这样的停车场,有点工程...
    忧郁的老虎阅读 141评论 2 8
  • Google官方在14年Google I/O上推出了全新的设计语言——Material Design。一并推出了一...
    offers阅读 88评论 0 2
  • 总是喜欢存下太多的物件作为纪念,最终发现,空间太满,装不下那么多流年;总是喜欢留有太多的辗转印于心间;终于发现,记...
    Oak水木阅读 1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