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顺装饰绿植篇:绿植在现代室内设计中的应用

导语

早期人类的居住环境类似花园,人们惬意地在花海中耕作,收获,饮酒,赋诗;在空旷的田园,看夜晚的星河灿烂,看初升的太阳红光满面。

北宋理学家、哲学家、文学家周敦颐著有一篇《爱莲说》,写道:“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表达了自己对莲花品格的赞叹。

从《诗经》的“蒹葭苍苍”,“参差荇菜”,《楚辞》的“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桂树列兮纷敷,吐紫华兮布条。”及后世文学作品中,都不乏植物的意象,可见绿色花木之于人,有一种历史感和自然观的联系。

清末后期由于战争、污染、生态破坏等问题,再加上生产力的发展,生产要素的分布不均衡,人们已经很少能够舒适地居住在露天的环境中。

于是,为了人们能够在脚步匆忙的都市中欣赏到一抹绿色,兴起了一门环境艺术的学问,其中就有园林景观艺术,是环境艺术的一个方向。一座城市需要一定的绿色植物覆盖率,过高了不好,不能让缠绕的藤蔓阻塞街道,过低了不好,不能让强劲的风沙猖狂肆虐。无论是城市,还是家庭,绿植景观都为生活和工作增添了一丝情趣和惬意。

从围合的花园到建筑物当中的花园,只是一步之遥。围合不仅给花园带来庇护,同时也带来了隐私性,甚至是隐蔽性,如果花园深藏在宫殿、办公楼,或如庞贝古城中的私人宅邸里,则这样的私密感会进一步增强。建筑师所能为人们带来的最愉快的体验,莫过于使人们暗自享受着这个“私密”,穿透复杂的建筑,并去发现这块充满阳光、绿色植物、花香甚至流水的露天场所。尽管大多数建筑的中庭花园都索然无味,但这些令人神往的体验正应当在花园中发生。

设计师应当谨记的是,历史上,植物仅仅在建筑和室内环境中扮演微小的角色。在旧时的意大利万神庙中并没有盆栽植物,希腊帕特农神庙的柱座上也不曾有天竺葵。到了维多利亚时代,室内设计偏好绿色植物,在红木断层式橱柜的侧面摆上棕榈、窗沿正开花的吊钟海棠、装满花瓶的芦苇与香蒲等。

现代设计中,人们以更大的玻璃墙取代实体墙,民用和商用的室内环境都变得有利于植物光合作用。不过对于从内室朝外观赏自然风光好,还是在玻璃房中摆放植物好?这个问题有所争议。弗兰德斯和斯旺在他们的讽刺戏剧《刻不容缓》中简明地讽刺道:

我们的住宅和花园一直糟糕透顶,现在我们终于有了机会改变现状。

你看:花园里摆满了家具,而屋子里放满了植物。

倘若适宜地摆放植物,它们能够成为室内设计的元素,并且假如房子没有中庭、回廊、院子,设计师还能利用室内植物带来一点儿花园般的乐趣。植物可以为本来死气沉沉的房间带来生机,并能吸引我们将视线停留在它复杂的外观形式上。

除却迷人的外观,植物之所以吸引人,因为它们和人类一样是大自然的一种生命形式,而“大自然是美的”。勒柯布西耶在《今日装饰艺术》中写道,“因为它是有感情的。”并且鲜活的植物能够吸收对人体有害的二氧化碳,并在光照下进行光合作用,然后将其转化成水蒸气和氧气,再释放回空气当中,甚至也能够吸收一部分一氧化碳、苯、甲醛等污染物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