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不相识(31)

96
陈北宋
2017.09.11 12:23* 字数 2137
清风不相识 .jpg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钟诚说:“你有听到姐姐说过我的事情吗?”

赵志红转过头看他:“你什么事情?”

“你不知道就算了。这孩子是我一个恩人的孙子,跟华青也有关系。孩子的父亲意外去世了,爷爷奶奶身体不好,现在孩子跟着我和华青生活。”

赵志红沉默良久,说:“以前没听你说起过还有这事!”

他探头向旁边看了一眼,说:“面包车发动了!”

钟诚马上系好安全带:“跟上,不要跟太近。”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了加油站附近。钟诚在后面仔细观察面包车,确定车里有两个男性。他给父亲打电话:“他们离开石门大街了,我和姐夫在后面跟着呢,目测车里有两个男性。”

钟长松说:“不要跟太近,注意安全。我们正在去的路上,你过一会儿就发一个地址给我。”

“爸,你也跟来了?”钟诚吃了一惊。

“我只是跟着,不参与行动,放心吧。”钟长松对身边的人说了一下钟诚的电话,然后对钟诚说:“等一会儿会有警察跟你联系,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一定注意安全!”

“知道了。”钟诚挂了电话,每隔五分钟给警察发一个位置信息。大概开车走了二十多分钟,车子下了主路,驶入了另外一个城中村的一条胡同里。钟诚和赵志红跟到胡同口,远远地看着车子停在了胡同里的一栋居民楼前,两个四十多岁的男性从面包车上下来,走进了旁边一栋二层的小楼。

他给警察汇报,说人已经进了居民区的小楼。

警察让他和赵志红盯好小楼的出口,如果人出来了就继续跟踪,他们马上就到。

钟诚死死地盯着小楼的出入口,过了大概二十分钟,两辆警车停在他们车子后面。钟诚和赵志红下车,钟诚对警察说:“先后进去了三个人,没看见有人出来。”

他看到父亲坐在后排,探头进去说:“爸,您别下车。”

钟长松点点头。

两辆警车里坐了十几个警察,领队迅速勘测了一下地形,很快地排兵布阵,从不同的方位把小楼团团围住。他示意钟诚和赵志红坐在车子里不要出来,然后拿出手枪,带着三个人走向小楼的正门。

他敲了敲门,有人问:“谁呀?”

领队沉声说:“开门就知道了!”

里面人不耐烦地说:“叫什么名字?”

领队粗声粗气:“废什么话,叫张老四来见我!”

钟诚记起他看见的通缉令,当时略略扫过一眼,说这个姓张,在道上人称张老四。很快就有人来开门,迅速被警察控制,由一个警察带了出来。剩下的几个警察继续往里走。

不知道里面的情形如何,外面的人都在焦急地等待。

钟诚远远看见一个中年男人从旁边的一条胡同里走出来,走出的一瞬间看见了胡同口停着的警车,转身撒腿就跑。

钟诚迅速打开车门,飞身追了上去。

赵志红也下了车,飞快地追在钟诚身后。钟长松所在的警车就就他们车子后面,对前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他也快速下了车,追着钟诚和赵志红向前跑去。刚跑了几步就看见钟诚和赵志红追着那人消失在胡同里,他心里一阵紧张,想起紧挨着这边还有一个胡同,他转过身,沿着另外一个胡同向里跑,绕过一栋居民楼,迎面看见那男人对着他跑了过来。

钟诚看见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定睛一看竟然是父亲!他赶紧大叫:“爸!躲开!”

那人被他们前后夹击,速度慢了下来。他犹豫了一下,冲着钟长松这边猛扑过来。钟长松虽然已经退休,但毕竟当过警察功夫还在,他使出练了一辈子的擒拿术,先是在一躲之下,顺势拧住了那人的左臂,用膝盖用力攻击那人的腿弯处,使他单膝跪地。

可就在跪地的一瞬间,那人用右手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不由分说向身后的钟长松刺去!

钟诚已经奔到他们跟前,见状大惊失色,他大叫:“小心!”

赵志红则猛扑过去,使出全身的力气朝那人头部猛踹一脚,疼的他惨叫一声滚到地上,钟诚扑上去反剪住他的双手,把他死死按在地上,转身看钟长松:“爸!没事吧?!”

钟长松捂着肚子后退了几步,鲜血顺着他的手滴滴答答地流下来。钟诚目眦欲裂,大叫一声:“爸!”

赵志红已经冲过去从背后托住了钟长松。

已经结束任务的警察闻声赶了过来,给钟诚按住的那个人戴上了手铐。钟诚过去背起钟长松,对赵志红说:“快!去医院!”

赵志红飞快地跑过去发动起车子朝他们开了过来。警察领队听说后赶过来,大声喊了两声:“钟叔叔!”然后吩咐开车的警察,“快把车开过来,开启警报器清道,把钟叔叔送到最近的医院!”

......

警车拉长了警报器,一路风驰电掣的向医院飞驰。钟诚坐在车里,拖着爸爸的身体跟他讲话,让他不要睡觉。钟长松脸色苍白,手死死的按着腹部,虚弱地问:“人都抓住了吗?”

领队说:“屋里人全都抓到了,解救出来2个孩子!”

钟长松虚弱地笑了:“那就好!”

他昏昏沉沉,几欲昏迷。钟诚心急如焚,他不停地叫醒钟长松,跟他讲话,让他撑住。

车子很快到了医院,医院准备好的担架快速把钟长松从警车上抬下来,医务人员一路飞奔把他送进急救室。钟诚和赵志红焦急地在手术室门口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儿一个警察走过来拿给钟诚一件新买的衬衣短袖,钟诚才想起来自己背爸爸的时候,背部被染上了鲜血。

他换下衣服,把那件染了血的衬衣死死的攥在手里。

不知道等了多久,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走出来。钟诚和赵志红,以及后来闻讯赶到的公安局领导都围了过去,医生说:“病人脾脏被扎破,已经手术摘除。没有生命危险,等醒过来伤口慢慢恢复吧!”

钟诚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眼泪夺眶而出。

赵志红也一屁股坐在长椅上。

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天!但是赵志红觉得这十余年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痛快过!只是他可怜的大熊不在警察救出来的那些孩子里。

他捂着脸,热泪长流。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长篇】清风不相识(完结)
3.3万字 · 2948阅读 · 5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