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记

本文参加简书七大主题征文活动,主题:悬疑推理。

直至如今,我仍能清晰的记得我表哥说的话。他当时有些紧张,可能的话手心里还在冒汗。他说,“别怕,我有刀。”

我有刀。我的脊背窜起一阵寒。

那是我还在读小学时的事了,我一直在外婆家玩到了很晚。我家离的远,我又太小,是外婆吩咐表哥送我回家的。我外婆是个缠过小脚的老太太,劳动妇女丰富的人生经验使得她常常讲来一些光怪陆离又骇人听闻的故事。她就用着那些故事恐吓我做那些在她看来足够乖的事。

外婆讲故事的开头基本都差不太多,她拿手遥指了下方向,说,往朝、旧社会的时候,河坝那边是枪毙犯人的地方。当兵的背着枪把人押去那边,犯人冲着墙,就直接拿枪口抵着后脑把人打死。当时好几多人围着看,半面坡上都站的是人。人死之后有的屋里就给收拾了,有的家里没人了就直接埋在坡后头。坡上的野狗饿了会扒开土吃人肉,最后那些狗的眼睛都变成了红色,远看着就像点了两只红灯笼一样。所以那坡后头阴气太重,小孩子不让去那边玩。知不知道,千万别去。

假如你对故事存在质疑,外婆就会郑重其事的给你讲些真人真事,足以保证你能够乖乖的听话。

外婆继续说,有年夏天,我出门走夜路回来,就遇到过那些东西的。正是走到河边儿,跟前只听见渣渣渣的声音,就活像有人把沙筛在你的后面。

我和表哥很紧张,问,那该怎么办。

外婆说,老辈人说过人身上有三味火,在两边肩膀和头顶上。要是遇到了,比如走迷了、看见鬼影了,就赶紧用左手在头上背着发根梳一下,这么就能把火焰提起来那些脏东西就不敢近你的身。

看到我们出现了应景的表情,外婆旋即再次强调主题,所以说千万不要去那后边玩,说着又拿手指了下方向。

在我们镇还把“呵呵”笑作“嚯嚯”而不是“喝喝”的那些年,街上大向来是没什么路灯什么的,一来是供电不足,二来是让像我表哥那些的野孩子练掷力拿石头给拽了。

野孩子,拿你们现在的话就是留守儿童罢。

我表哥大不了我多少,他不过刚读到初中,却窜到成年人一般高了而且生的结实很有两膀子力气,一言不合就能反剪我的双手,别地我眼泪只在眼眶里打转儿。学校里老师都还降不住他,他便乐的整天游游荡荡不爱去学校了。虽是这样,但他毕竟也只是个孩子啊。我表哥送我回家的路上是没有路灯的,路也老远,我们一起走到一个小道,忽然听到渣渣渣的声音,我该不该感觉到像是有人把什么筛在了我的后面。按照外婆的话,我们是不是遇上什么东西了。

在当时,是不是你越想忘掉的东西越是容易盘踞你的大脑。

这从前,再以前,我们镇实在是不够太平,自来有流民上山结寨落草的习气,算是民风彪悍匪气颇盛。缘此如今流行到高中生编初中生,初中生编小学生,六年级就敢编一二年级的。编,大概就是收编的意思,正式的说法就是抢劫了,不过那么说显得不够友好。

这种事情一般夏天多于冬季,晚上多于白天。经常是个夏日炎热的晚上,月亮远远近近看不到几颗星,两三个一伙的半大小子在哪个不多人的路口乘凉,忽觉口渴,不幸囊中羞涩便就盘踞个不敞亮的小道问路人借一点。看看哪个落单的朋友身上有没有钱。这种情况,若是有钱慷慨点拿出来请大家一起喝个饮料多半就没事儿了。假如佯说没有,被搜到的话肯定是要吃些苦头的。不管怎样,谁都对待撒谎这种不良品行上都保持了统一的厌恶。不少人都也能接受了这种温柔的编,有时候甚至双方聊的来反而成为朋友也不在少数。

然而却也有那么一些人不单单是想喝个饮料那么简单。他们寻衅滋事,纯粹是为了欺凌弱小,以多欺少。这些坏蛋会受到鄙夷,因而遭到暴力反抗。虽结果不容乐观,但也无所谓了,总够拿的出来的。也许因为身体,才能,背景我们无法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那是不是该拒绝掉一切不想做的事来挽回尊严,大抵拒绝只有要勇气就好,但我知道你可能还是一个胆小鬼。我们的安全教育课讲,要谨记钱财乃身在之物,舌存其软齿亡其刚。如果你想陪伴家人,顺利的长大的最好方式就是当一个软蛋。然后你像一组架子鼓一样被敲敲打打,这种经历是你长大后面对娇滴滴的女朋友一辈子也不愿谈起的话题。

其实有关外婆嘱咐表哥送我回家的情况可能我还没说的干净。事实上,也就是在表哥送我回家的前几天,也许是更早一些,我们镇刚发生了一起命案,嫌犯却还没有着落。警方的说法是,抢劫杀人。在那个年轻的警员在对死者的家长表达例行的同情之前。在孩子的葬礼上,哭哭啼啼母亲正在喋喋不休地向前来吊唁朋友说到,他是个好孩子,人又听话很勇敢,像只小猴子一样喜欢学着电视里的武打动作伸拳踢腿,那么招人喜欢。大家都纷纷说到这是一个不幸的意外。年轻的警员很遗憾眼神诚恳,说一定会努力工作,目前已初具思路。据所掌握的资料,受害者并不是一刀致命,现场很混乱,警方估计可能是新手作案。

在孩子的父母听来这是不是意味着死者当时会更痛苦。意外的不幸。

我和我表哥走过一个小巷子,听到了渣渣渣的怪声。有些事该怎么解释好,我以为是我们还都是孩子呢。我清楚知道当时有两种怕,但却不知道该属于哪种怕。我还记得我表哥说的话,他当时有些紧张,可能的话手心里还在冒汗。只见他忙抬起左手刷刷刷的把头发背着发根抹了三下,右手忽的摸出一把匕首来,颤巍巍地说道,“别怕,我有刀。”

我发誓,真的发誓,关于这些我还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我也许曾经出现过在那个巷子,命案的巷子。也许差一点就可以看见,就算是没有路灯也能看个大概。如你所想,夜枯如纸,月亮远远近近不怎么清楚,四周也都没什么人,这种时候你的听觉就能很发达。不过我真的吓坏了,远听见声音当时就吓的不敢动弹一下。但是我听得真真的,什么声音的三要素,一丝不差,这辈子听得最认真的一次。现场有两个声音,一种被捂住嘴的哀鸣,还有一个颤巍巍声音在说,“别动,我有刀。”

你有没有在街上猛地撞见一个陌生人,却异常熟悉他嗓音的时候。

我有刀。我的脊背激起一阵寒。

于2017年6月14日修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玄宗在世最后几年,行路不太平。那年头出门在外的人无不在身上怀有兵刃。虽然如此,见到路边躺着喂乌鸦的死人,还...
    丫丫亚历克斯阅读 57评论 1 0
  • 文 | 云吞悠扬 “您好,定位准确吗?我马上按导航过去接您,请稍后。” “您好,我的定位准确,请按导航来接我。” ...
    云吞悠扬阅读 155评论 13 19
  • 生命在轮回中翩然周转 青春轻盈如白驹过隙 过往已成蝴蝶 追梦的青春记忆 青春有你 许多珍珠般美好的记忆都曾有你 玉...
    海深深阅读 45评论 1 1
  • 说起高跟鞋 女生的衣橱大都有那么一两双吧~ 然鹅,你没有想到…… 高跟鞋最开始是给男人穿的!!! 高跟鞋现在似乎已...
    冉冉_99853阅读 834评论 0 1
  • 就我和圆圆的现状来看,我是再回不去当初的状态了。因为伤了心。有些话,触碰到我底线,我竟然也会成为这么固执的一个人,...
    静静的碎碎念阅读 9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