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之再见

2016年的最后一天下午,我拉上卧室的窗帘,躺在温暖的被窝里,看着新海诚老师的《你的名字》。我承认自己不是合格的粉,比起在影院里看着大荧屏,我更喜欢用最放松的躺姿在电视机上看电影。不过十五分钟,妻已经被周公大人拐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留下我一个人擦着眼泪看完全片。幸甚,于岁末之际观摩了一部暖心的好片。幸甚,我还是当年那个容易被只言片语所打动的彼方少年,只不过岁月无情地给我套上了一幅中年大叔的躯壳。幸甚,虽然一年时光倥偬,我仍记得那些重要的人的名字。

2016年的上半年几乎是我不愿意回首的,繁重的工作压力和不知何时会侵入的偏头痛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仅仅半年就完成了全年八成的工作量指标,仅仅半年就耗尽了全年的病假额度。虽然职位得到了稳固,工资得到了提升,工作受到了嘉奖,然而这一切终究不过是身外之物,过眼云烟而已。在工作之余难得的闲暇时间里,我总是在问自己,这真的是我喜欢的生活吗?这真的是我要再过上三十年的生活吗?我真的就要被困守在这样的囚笼里吗?我找不到自己的出路。

8月末接触了简书,是被它最初的口号所吸引。还原文字最原始的力量,这是一件看起来很美好的事情,做起来,却是那么的丑陋。九月中旬认识了南蓂姑娘,我在简书上关注的第一人,又通过她的文结识了奇思妙想专题的小伙伴们,后来又在接龙客栈里厮混了一段时间。四个月过去了,简书终究没有任何的改观,只是向着越来越深沉的深渊里堕落下去。可以理解,毕竟这是商业利益的驱动,这是市场经济的环境,纯文学的平台难有出头之日,这是文学的悲哀,市场的悲哀,一个国家的悲哀,一个时代的悲哀。然而丑陋的平台里并不乏可爱的人,无论是奇思妙想的各位还是接龙客栈的同仁,大都仍在追寻着自己最纯粹的文学之梦。

人生总是寂寞如雪。这是我常挂在口头用来吐槽的话语,但是至少在这最近的四个月里面,我并不觉得那么的寂寞。一条鱼在海里游荡,周身充满了危险,不知道何时会堕入猎手的陷阱,不知何处会遇上致命的湍流。然而若是庞大的鱼群,为了同一个目的地,那便会不孤单,不畏惧。是的,我坚信着,这世界上终究会存在着一个属于我的All Blue。

我历来是个计划的巨人,行动的侏儒,极其容易倦怠,极其容易放弃。如今在简书断断续续地写作了四个月,26万余字,于我个人,已然是一个莫大的奇迹。我敢说,没有一个群体的激励,没有特定的人的驱使,以往的我是断断做不到这样的。只是,天下终究没有不散的宴席,再缠绵再缱绻,终有分离的日子。而以我的性子,与其是这个世界抛弃我,我宁可主动提前放弃这个世界。

2016年只剩下最后的六个小时,我想是时候告别了,是时候谢幕了,是时候说再见了。

告别,不会是诀别。

谢幕,还会再开幕。

再见,是为了再见。

这一年,经了许多事,认识了很多人,有很多人很多事我本不愿意忘掉,却总有一天会被埋葬在记忆的深处。

而下次,若还要分离,能否先把你们的名字写在我的手上?

2016,再见!

2017,你给我等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