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最爱的两道巨香美食

下午去买了个茄子,一小块肉和一个青椒,回来炒了个茄子炒肉,吃着吃着,莫名其妙打开了一档美食节目,里面说起一道辣菜,麻婆豆腐,这一瞬间,我却想起老家老吃的一道菜。

这道菜非常简单,霉豆腐过油,在锅里翻炒,油香和霉豆腐的霉香豆腐味混合在一起,用来下饭简直,啧啧啧,人间美味。此处缺一图片。

记得上初中时有一次,逢周五结束一周的学校寄宿生活,我骑着自行车在回家的路上。路过邻村时,猛的看见一个大叔端着一大碗米饭坐在自家门前小板凳上,正对着马路大口吃着,米饭上盖着的是一层红红的热气腾腾的东西。

为了看清其面目,我刻意放慢速度,仔细一盯,这是油炒霉豆腐啊!那香味顺着微风飘到我的鼻中,再配合大叔大口扒饭的动作,一口饭一口霉豆腐,吃的贼香,听着他吃饭吧唧嘴的声音,我的胃早就开始造反了,口水也已经往肚子里咽了不知几百回。

我不再留恋大叔手里的那碗饭,加快蹬车的速度,心想一会儿到家一定要让麻麻用油爆一碗来吃,心里绝对超级满足。

反正现在外面的豆腐乳是永远吃不出这种感觉了,家里用黄豆自制的豆腐,再采用我不晓得的方法发酵霉制,等豆腐上长出霉菌菌丝,再撒上辣椒粉,加上萝卜干,就是一道下粥美味小菜。

而油爆霉豆腐则是霉豆腐的升华版,有如麻婆豆腐是豆腐的升华版一样样的,都是下饭界的扛把子。

啊!!!写完这个菜,口水流了不知道多少斤,但依旧没完,接着我要讲的第二大美食,那就是妈妈版酱油炒饭。

小时候家里吃的米饭有一个特点,那时候还没用过电饭煲这个东西,米饭是它们躺在一个大圆桶里蒸的,蒸出来的米饭圆滚滚白嫩嫩,没有那么重的油性,简直不要太香!

首先,是把洗好的米和大量的水倒进大柴锅里煮,待米和水混合煮沸后,把米捞起,不要水,把它们一大勺一大勺盛进大圆桶里。

这个大圆桶有个特殊构造,圆桶底部有个架子,架子将桶分为两层,下层是水,上层是刚盛进去沥干水的米饭。刚从锅里煮沸的米饭是半生不熟的,把它们盛进圆桶,然后盖上桶盖,此时一个石制的火炉早已等待已久,炉内放着烧着的碳,它们的任务就是把米饭蒸熟。蒸汽和米饭开始了化学反应,半熟的米饭变得越来越慵懒,并且被蒸得白白胖胖。

蒸熟以后,重点来了,米桶蒸的米饭因为之前是从锅里捞出来的,沥干了水,所以是一粒一粒的,不粘在一起,这也由此成为了炒饭的绝佳材料。

第二天早上,我和姐姐几个要上学,如果等妈妈接着蒸饭加炒菜,就赶不上上学了。这时候昨天剩的米饭起作用了。一粒粒的米饭倒入烧热的带有猪油的油锅,因为米饭不怎么粘在一起,炒出来的炒饭每一粒上都裹着猪油,再加上酱油配合,以及妈妈用巧手撒上的辣椒粉,翻炒几下,喷香喷香的猪油配酱油炒饭出锅了。

啊!!!简直了,不要太好吃!!!

当然这里我觉得好吃的一大功臣是那口柴锅,烧着天然的柴火,自然的烟火气自然也就触发了食材的最佳味道。

再看看眼前自己炒的茄子,以及旁边的电磁炉,电磁炉炒出来的菜确实没有那种香味了。

陷入到美好的美食回忆里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这就是儿时吃的贼香的两道美食,简单,不用其他菜品。

而除了这些,还有泥鳅炒辣椒,泥鳅炒梅干菜,辣椒粉炒田螺丝,泥鳅都是水田里自己抓的泥鳅,田螺也是水田里自己摸的田螺,以及冬笋炒肉……等等等等。

不行,要去抹口水了!!!

有时间再写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