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金瓶梅》(19)

字数 662阅读 38

第十九回  草里蛇逻打蒋竹山  李瓶儿情感西门庆

此一回作者主要目的就是要让李瓶儿嫁到西门家。但前文看官已经知晓,李瓶儿令冯妈妈寻西门庆不得,急不可耐患了了淫邪之病,太医蒋竹山得了空子被招赘至李瓶儿府中。书中交代清楚,不上数月,蒋竹山之能事怎及西门庆,却被李瓶儿嫌恶。由此可以看出这李瓶儿忒不是东西,淫贱之躯也!

蒋竹山能得空隙,缘于西门庆的亲家因杨戬遇祸而受牵连。此番祸患消除,又得知李瓶儿招赘蒋太医开了药铺,好生气恼。于是派两个混混张胜鲁华讹诈蒋竹山,后再通过夏提刑将蒋竹山好打三十大板,不得已李瓶儿拿出三十两纹银,将其驱逐。足可见这李瓶儿心若虎狼,又念西门是也。

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李瓶儿自嫁到西门家,三天没见到西门庆,索性上吊一死,幸被救下。如此一来,更是被西门庆胁迫住了,正如蒋竹山所言:此人是打老婆的班头,降妇女的领袖。李瓶儿被西门庆用马鞭抽打震慑,后来裸身跪在当场,怎一对无心无肺的贼男女。李瓶儿果然是下贱胚子,不入这西门庆的火坑誓不罢休。而这西门庆也真是刁钻,未娶之时想尽办法勾引,得其钱财巧得房产之后,又要杀其锐气,让李瓶儿心甘情愿规规矩矩地任其指挥。

其实在此回开端处,交代了花园卷棚已然竣工,众妻妾来园中观赏,不成想吴月娘故计重施,酒馔菜蔬备好,又请来陈敬济,由此隐晦地埋下了陈敬济和潘金莲苟且之事的种子,料想后文必然萌芽开花。吴月娘之于陈敬济和潘金莲,毫不逊色于王婆之于西门庆和潘金莲,虽手法不同,却都似虔婆之举,终是酿成不端之事。罪过罪过!

空竹怎把宝瓶插,西门毒计致分家,

巧言令色来恐吓,俯首帖耳任推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