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美好的初恋,在若干年后,即便是物已逝,人已非,那个人还会在你记忆最深的角落,熠熠发光,不可磨灭。

      我相信那个女孩定是上天为我派下的天使,不为相爱,不为长久,只为在那短暂的几年,为我播下爱的种子,教会我爱的存在。

       我相信那女孩恐怕是早已忘记当初平凡的我,我和她就是两条相交的直线,经过幸运的短暂的相遇,便渐离渐远,再也没有相连的机会。

       世间最不可琢磨的大概就是爱,一切的情都是不知所起,一往情深。而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喜欢便喜欢,仿佛日出日落,本应如此。我已忘了自己怎么就突然的喜欢上了那个圆脸蛋、齐刘海、到耳短发、爱笑的女孩子,但那时的少年是含蓄的,那时的他是那么的害羞,好像一只惶恐的老鼠,藏在洞里,见不得光,尤其是见不得你的目光。可我也相信,他是勇敢的,他会勇敢的注视你的世界,勇敢的记住你的生日,你的喜好,勇敢地准备为你披荆斩棘,为你遮挡所有的伤害,像童话里的王子出现在受难的公主面前。

      有些爱是活火山一样猛烈的爆发,淹没一切。而有些爱却是如死火山一般隐忍,把炙热的爱深深的藏在眼里,藏在躯体之下,不露丝毫。

       我知道这份可能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的爱慕,是那少年和周围人公开的秘密,只有对你隐瞒。我亲爱的姑娘啊,即使若干年之后,我想他会记得,他一定会记得你坐在开满蔷薇的窗边笑的你,一定会记得你生日临近时那场你的雪,也一定会记得毕业后桂香里黄昏下你最后的背影和渐拉渐长的影子。也许他会忘了自己的生日,却永远记得在你生日那天发一句毫无意义的“生日快乐”,只为自己内心小小的挣扎。

       张爱玲说爱一个人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在尘埃里开出花来。我想那时的少年并不是想和你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只希望能每天默默地看你笑靥如花,默默地听你欢声笑语,不惊扰,不突兀,只愿时光静好,愿你自在花开。

       时间已经过去许久许久,我和你再也没有相遇,和你的距离也越来越远,终于再也听不到你的消息,不记得你的面庞,不记得你的声音,甚至差点不记得你的名字。

       才知道时间早已让我们相忘于江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