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男生版——这次轮到布莱斯怦然心动了

一、天使就在我对面

初见朱莉,一个金发女孩儿,冲过来牵住我的手。一个女孩儿居然抓着我的手,一直盯着我看,就站在我的对面,那微笑宛如天使,但我只在童话书里想象过。我做了七岁男孩儿唯一能做的事,躲到妈妈的背后,有些发抖,忍不住躲在妈妈背后偷偷张望那对调皮闪烁的湖蓝色的眼睛

噩梦远没有结束,一见到朱莉我就紧张,不能自控,朱莉好不识趣,她从教室的后排冲上来,竟然紧紧抱住我和我打招呼。天哪,我快要不能呼吸,这让我尴尬,也许这就是紧张,我还是快些离开。他们都问我:“你的女朋友呢?”我的一世清名毁了,我不能让他们看穿我。在六年级时,我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朱莉讨厌雪莉,我决定接近雪莉,这样显得不紧张,也许可以消除尴尬。这招果然奏效,朱莉看我的眼光不再令我无所适从,事情进行异常顺利,甚至我感觉朱莉的目光开始追随我,在我挽起雪莉手的一霎那,朱莉愣在了路边,看来这招果然奏效。直到另一死党对雪莉发起攻势,他告诉雪莉我接近她的意图,雪莉甩给我一耳光子,我看到朱莉笑了,我并没觉得尴尬。她开始闻我,没错,闻我,她在后排闻我的后颈,我猜想她真的注意到我了,她在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我,那一刻,我竟然没有发抖。可惜很快我们就要上初中了,我们会分一个班吗?还是不要分一个班?

二、我们的梧桐树

突然有一天,外公要我说说我的朋友朱莉,那个因为不肯爬下梧桐树上了小镇报纸的朱莉。我承认,我有些退缩,在朱莉喊我上树保护梧桐树的那一刻,我更像个缩头乌龟,或者小男孩儿都以耍酷来掩饰自己的胆怯,我上了校车,毫不迟疑,留下朱莉孤零零在坐在树端。我一直在回想朱莉在树上的无助,这让我有些心疼,而我又难以启齿。外公让我请朱莉来家里玩,我却对外公说她倔得要命,我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外公只是笑笑:“朱莉很有骨气。”难道外公也看穿我的心思?我拼命无话找话:“从二年级朱莉就开始缠我(是我眼睛无法离开朱莉)”,“并非人人都能和这样的女孩做邻居”,“(我真很幸运)那他们很走运。”外公洞穿一切的眼神迫使我赶快逃离办案现场。第二天,朱莉没去等校车,第三天也没等校车,她居然化了浓妆,我知道她哭过。我想跟她道歉,但我不能让她知道我想她了。我知道那梧桐树对朱莉来说意味着什么,多少次,朱莉邀我上树和她坐一坐,换做别的女生,我早上去了,可是我无法面对朱莉,我不敢想象朱莉在我对面,我还能不能呼吸。那是朱莉的梧桐树,也是我的梧桐树。

三、噩梦的开始

我参观了蛇生吃鸡蛋的现场,那一刻我要吐了,为了避免同伴的嘲笑,我使劲咽下了呕到喉咙的酸水,而真正噩梦的开始,是朱莉敲门手捧鸡蛋的一刻。我的朱莉为什么不捧别的,要捧一盒鸡蛋?朱莉说:“我的鸡下蛋了,给你这个。你记得我的小黑、小黄、小斑斑鸡吗?”这是朱莉第一次主动敲开我家的门。我捧着鸡蛋,使劲找话对她说,偏偏只说出:“怎么可能忘。”虽然心生欢喜,但不意味着我要吃朱莉的鸡蛋,尤其在爸爸说那里面会不会有只小鸡之后,我又退缩了。我没有为朱莉争辩什么,我为什么要为她争辩?我为什么不为她争辩?外公说如果没有公鸡鸡蛋就不会受精。公鸡?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样一种动物。我和伽利特偷偷到朱莉家后院看鸡,避免和朱莉直接接触。我看到了朱莉,穿着红色小花衬衣,捧着食物吆喝喂鸡,虽然没有和朱莉说话,但我不是来了吗,隔着后院的木围栏,透过围栏小洞。外公说我克服了我的恐惧,能和朱莉说话。难道他看出了什么,我只能讪讪地笑,再高超地转移话题:“反正我不吃她家的鸡蛋,她家的后院连根草都没有,全是鸡屎和泥巴。”爸爸要我找朱莉说退货,我们全家都对鸡蛋过敏,瞎扯,这简直是最恬不知耻的借口,爸爸怎么能想出这样的主意。撒谎自然不可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弥补我造成的错误而不去伤害朱莉,我选择悄悄地把鸡蛋倒进垃圾桶。

一周后,朱莉的敲门如约而至,这种等待实在太好了,她甚至还问我:“你们喜欢上一批吗?”“那还用说吗?”这是我说出最自信的话,心里却隐隐作痛。我对她说起梧桐树已经清理干净了,可以开始坐校车,我希望她去坐校车。这似乎变成了经常性事件,隔几天她都要来送一次鸡蛋,我开始习惯每天等待给她开门,在她敲门之前把门打开,对她说:“谢谢,学校见。”我猜想她似乎知道我在等她,总是以最迷人的笑容说再见。这仿佛成了我和她之间的拉锯战,我为什么就不能对她说不用送了,不想吃,给蛇吃吧,我真怕伤到她一点点。直到有一天,朱莉看见我偷偷扔掉鸡蛋,我谎称鸡蛋被我摔碎了,朱莉看了看说鸡蛋没有摔碎,我没有发抖开始解释,竟开始结巴不知所云。我知道我伤到朱莉了,这次是深深伤了她。梧桐树的风波未平,这波又起,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

我看到朱莉着魔似的清理她家后院,我想去帮她,但她一副拒人千里的表情,更重要的还在于我猜想我会在朱莉面前又开始语无伦次。更糟糕的是,在学校里我像一个细菌,我刚一坐下,朱莉马上走开,是我变得让朱莉讨厌我了吗?我该怎么说出口,是该道歉,还是该告白?该死的仿佛都不是时候,我睡觉也在想朱莉还在躲避我,我开始坐立不安,开始游走于街头巷尾,我寻找一切机会接近朱莉。很多天以后,在朱莉家后院,外公没帮她清理后院,我看到阳光照着朱莉的头发闪闪发光,我看得着迷,朱莉背对着没有发现我,我试探着:“这看着不错。”朱莉轻轻转身并未吃惊我的到来:“这大部分是切特做的。”这就够了,朱莉已经开口了。我终于有机会说出:“我为我的行为道歉。”朱莉说:“你应该直接跟我说的。”朱莉又说:“切特说,我让他想起了你的外婆。可惜我都没外婆了,布莱斯,你真幸运。”幸不幸运我不知道,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只是感激朱莉,感谢朱莉回应我,把我从深渊里拖了起来,我终于可以安静地坐在电视机前踏踏实实看电视了。我仍然保存着那张印有朱莉坐在梧桐树上的报纸,我总是时不时翻出来看。我幻想着坐在梧桐树上是怎样的风景,朱莉怎么会永远也看不够,我和她同坐在梧桐树上又是怎样的感受?我的眼中只有朱莉,朱莉眼中有没我,我不知道,但她的眼中,有我没看过的色彩斑斓的世界。我在朱莉的面前黯淡无光,毫无知觉,朱莉却打开了我看周遭的人的感觉,我开始审视周遭的一切。我看到了爸爸的狭隘与自以为是,在他开着自以为是的玩笑时,我鄙夷他的冷漠,甚至是麻木不仁,但我还没有足够胆量去挑战他的权威,其实是不想开口和他说话,说了他也只是不屑。

四、这或许就叫迷恋

我无论如何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她,想朱莉,想她那环绕着阳光的味道的笑容,想念清理后院的她转身回眸凝视我的那个眼神,想念那一个个灿烂的早晨我和她对视着道一声“谢谢,学校见”的一刻。回想起来,我和朱莉有过很多的这样的一刻,她在梧桐树上,我在梧桐树下等校车的对望;走在学校过道和她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假装和雪莉相处,她远远地看着和我相遇的眼神;上实验课戴着实验眼镜,从眼镜后面盯着朱莉看得着迷的我……这些情景一遍一遍重复上演,我的脑海只有朱莉,朱莉!那个原谅了我,把我从深渊里拖起的朱莉,如今更让我深深地陷入不可自拔……

早晨上学我竟然把登载朱莉坐在梧桐树上的报纸带到学校,藏到课本中间,随手翻开就可以看到朱莉。伽利特抢过课本看到报纸,我掩饰:“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噢,好吧,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必须找人说我的心事,就伽利特吧,我在图书馆里故意随口聊起朱莉,说起她智障的叔叔,伽利特却说朱莉家基因不好,所以后院才那么脏乱,我竟然没有反驳还跟着他笑。我到底是做什么来了,不是要向人吐露心事吗,但作为一个男生向另一个男生说起感情的事,总不见得光彩,好吧,我得维护我的尊严,我的心里却无比确定:我喜欢朱莉。

五、朱莉赴宴

不知为何,妈妈居然邀请朱莉全家来家里做客,我心中无比期待又忐忑不安。最近我常常走神,总是陷入思考,觉得我和朱莉之间又有了什么障碍,她对我开始不理不睬。近距离的吃饭实在尴尬,纳入家庭氛围实在太过亲密,我该怎么相处?

无论如何这一刻已到来,透过窗户我看到朱莉一家已经出门,而妈妈在楼下催我快些下楼,我手忙脚乱试着衣服,我想让朱莉看我很帅,但又不能让她觉得我刻意为她打扮,最终我套上暗红色的衬衣,到楼下迎接朱莉一家。终于有了这个机会,我可以不经意地赞扬朱莉:“你好,欢迎,你今天很漂亮。”朱莉没有笑容:“我不想跟你说话,你在图书馆嘲笑我的叔叔。”噢,这么多天的猜测,我终于明白了原因,在图书馆和伽利特的对话被她听到,可她完全误解了!我真想揍自己一顿,又一次不争气地没有维护她。我呆呆地,只是木木地跟着大家过去一起闲聊。所有人的话题我都觉得烦闷,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却只在讨论“永动机”!我冲过去找了机会对朱莉说:“伽利特太过分了,我想揍他来着。”“但你还和他一起笑。你就是个懦夫。”噢,懦夫,我承认我就是个懦夫,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懦弱,所有的事情都不会这样乱糟糟。

吃饭时,我和朱莉面对面坐着,可她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只好眼神左右地看着,尤其是听着爸爸又在扯淡。走的时候,朱莉对我说:“很抱歉来的时候的无理,谢谢你妈妈邀请我们。”她的道歉让我感觉更糟,她似乎不屑于对我有任何怨恨。

我躺在床上,回想着朱莉说我是懦夫,我是不是懦夫?我对她再没什么幻想,我想我可以渐渐忘了她,或者应该说我彻底从她的世界消失。

六、出招吧,午餐男孩

又过了有一段日子了,每天不咸不淡的,而朱莉依旧光彩照人,她的一颦一簇深深映入我的脑海,微风拂过她的长发,我仿佛可以嗅到她微风掠过的清香……我每天都远远地看着她,偶尔彼此交汇的眼神,让我欣喜不已。她看别人也是用这样的眼神吗,我努力捕捉她眼神中的不同,却总让我看不透,猜不透。

我以为我和朱莉就只能这么下去,没想到学校张贴栏的公告打破了这种沉静。那天早上,我读着学校关于“午餐男孩”的公告,而我就是被指定之一。按照惯例,在学期末每班要派出“午餐男孩”站在学校礼堂,全校女生展开竞拍,出资最高的女生就可获得和“午餐男孩”共进午餐的机会。不知道脑残的学校如何想出这种下三滥的义拍方式,说白了就是出卖色相,可以说是大出风头,对我来说就是糟糕透顶。

伽利特给我带来小道消息:两辣妹雪莉和米兰妮将为我大打出手,可我没兴趣。即将登台献丑的前夕,伽利特又给我带来了重磅消息:朱莉手持巨资!朱莉想做什么?想拍下我吗?我在台上默默祈求,希望会发生好的意外。前面的“午餐男孩”一个个被“买走”,我突然听到朱莉的声音:“十五美元!”是我期盼的那个声音!可她把8号买走了,我是9号!我感到了无比的绝望,傻傻地愣在原地,没有力气向前再迈进一步。校长让我走到前面,雪莉和米兰妮果然为我大打出手,为我竞拍出有史以来的历史最高价五十美元。可这些对我毫无意义。朱莉为什么竞拍了别人,她为何看不到我的存在,不论别人怎么看我,就算把我捧到天上,我的心里也是一片灰暗。

我不得不坐在雪莉的对面和她共进午餐,而朱莉就坐在雪莉后面的桌子。雪莉兴高采烈地说着露营,钓鱼,而我的眼睛根本无法离开朱莉,我只看见我的朱莉和一个傻瓜在共进午餐,他们居然还有说有笑!他们在说什么?坐在对面的难道不应该是我吗?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荒唐!我站起身来,径直走到朱莉的跟前,朱莉惊呆了看着我,我说:“朱莉,我们需要谈一下。”朱莉起身离开桌子,站到我面前,我凝视她片刻,不知说什么,只有一种冲动就是要去吻她,只想去吻她。众目睽睽之下,我双手扶着朱莉的肩膀,突然凑近她。朱莉一下子发现了我的意图,大喝一声:“你做什么?”生气地转身冲出门外,骑上自行车,飞奔着离开。我看着朱莉气冲冲离开的背影,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我沮丧地拎着午餐篮子,冲到她家,使劲敲着她家的门,可没人开门。我又打电话到她家,她妈妈说她不想说话,我知道她在躲我,我知道她彻彻底底的生我气了。那天晚上,我呆坐在窗前,盯着朱莉家的二楼的窗户,一直无法入睡。第二天我又去敲门,朱莉始终闭门不见。

七、梧桐树下,回到相遇的最初

我回想着我和朱莉之间的一切,似乎彼此观望,却总在原地踏步。我总是惹恼这个女孩儿,还常常让她孤单无助。想起来我从未为她做过什么,只是在乎自己的感受。我伤害了她,或许是轻视了她,我必须为朱莉做些什么,道歉远远不够。我可不想我们渐行渐远,我必须要出击!

无数的画面反复在我脑海中来来回回地折腾,走了又去,去了又来。终于有一天,我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我兴奋地几乎跳了起来!

经过充分准备和游说朱莉爸爸一系列工作,那个阳光灿烂的早晨,我出现在朱莉家的草地。我叮叮当当地刨着土,一锄头一锄头地挖坑,我不时朝窗户里面微笑,搜索着那个熟悉的面孔。我没有失望,我看到朱莉在窗内疑惑地看着,然后静静地看着,直到我搬出梧桐树苗的那一刻,朱莉打开门冲了出来。朱莉一步步走向我,越来越近,站在了我的面前,这个女孩笑颜盈盈,嘴角上翘。我们凝神地看着对方,在梧桐树下,就这么对望着,没有说话。我们站了很久。“需要帮忙吗?”朱莉微笑着说,我看着她回应,没有点头没有说话。我们一起用手堆土,把梧桐树根埋上,我很自然地把手放在朱莉的手背上,她没有移开。我知道我的生活将要丰富多彩,这才是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