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给我三天时间可以行走

瘫痪在床已经快有9个年头。对于“走路”也早就没有了想法。可毕竟有过18年的健康生涯,内心深处,对于“走路”还是有一份属于我的执念。在梦境之中,大多时候我还是那个健步如飞的翩跹少年,哪怕有轮椅伴随,我依然能努力起身,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前方。每当从梦中醒来,我不会立马睁开双眼,只想让这样的时间再久一些,再久一些……

空闲的时候,望着屋顶的天花板。脑海中总会蹦出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如果我也有一盏阿拉丁神灯,可以赐给我一段行走的时限。我该如何选择呢?

一年?还是一个月?不行。如果时间太久的话,会忘了自己瘫痪的身体。而当规定的期限来临,自己又会恢复以往的生活。就像揭开已经愈合的伤疤,看它流出鲜血,然后再等待它能愈合。我不想成为一个巨大的茧子,麻木而粗糙。有些事,经历过一次就好。

如果时间太短的话,不能完成一些我想要完成的事情。那赐予我的这个时限还有什么作用。还不如就让我这样瘫痪下去,一点希望也别给我。

如果可以,就给我三天吧。海伦·凯勒可以有三天光明。那就给我三天时间行走吧。让我也能有机会去兑现自己这些年压抑在心里的一些小期待。

还记得自己年少时的梦想。到远方去,到很远的地方去。哪怕在外打拼并不如意,也不想回到自己的家乡,做一只温水里的青蛙。然而当我意识到自己瘫痪在床的第一天,这些所谓的梦想,就变成了幻想。那个远方,也只会越来越远

看着朋友们在外打拼,看着他们到处旅行,留下那些路途之上的印迹。我好像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或许这个世上存在另一个我,正过着这样的生活。

北京,上海,西藏,新疆……这些梦寐以求的地方,也总是出现在各种画面之上,或者听说之中。“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真的有一天能去到这些地方,会是怎样。

现在机会来了,有三天时间可以行走,那些不方便的顾虑可以完全打消。甚至不包括路上花费的时间。我还会去到那些地方吗?如果在我受伤前几年,我不会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下来。可是现在,我已经有九年时间瘫痪在床。曾经闭着眼就能走完的家乡,如今对我来说已经有些神秘。听说近几年这里变化极大,可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而那些毫不起眼的地方,我也想着一探究竟。

我还是不能忘了自己的现实生活。太过美好的存在,会让我和这个世界产生太多的感情。我热爱这个世界,可我并不想留恋。

如果可以,就让我重温一次那些走过的路途。让我的双脚再次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

第一天时间,我会先在一个大的浴池里泡上几个小时。九年来,我从没有一次泡澡的经历。只有淋浴并不能满足我对水的幻想。我要用这几个小时,彻底洗净这几年积攒下的肮脏。

然后,带着干净的身躯,我要到理发店剪一个时尚的发型。九年来,我都在头发长和没头发之间来回。如果有机会,我也想看到一个这个年纪该有的我。

这还不够,我还要去商场给自己买几件漂亮的衣服。回家后的八年我从没给自己买过任何衣服,鞋子。看着网上那些漂亮衣服,总会有想下单的冲动。只是想到自己的身体,就会打消这个念头。一来,确实用不到。二来,总感觉那些衣服穿在我的身上,会折损它的价值。

一个干净的身躯,穿着漂亮的衣服。我想就在我的小城里走走。走到这里的每条路。想象一下自己从前在这里发生的事情。然后去到我曾经就读过的学校,听听现在孩子们的读书声,听听下课的铃声。说实话,我不想见到我的老师。我一定认得他们,可看到他们我怕自己哭出来。

在路上走累了,就坐在路边的台阶上休息下,点上一颗烟。休息并不意味着停下来,我的眼睛会注视着路上的行人,车辆。这些人间烟火,才是最好的风景。

夜晚来临,我不会因为贪恋行走,而选择继续上路。我会在累了的时候睡觉。然后享受早上醒来时还能走路的惊喜。

第二天,我会坐上车辆,到母亲的坟上,去看看她。我不是个孝顺的儿子,小时候因为害怕鞭炮,我上坟的次数寥寥。可长大后又瘫痪在床,距离那片坟茔太过遥远。我猜,母亲已经看到了我的现状,可我还是不想把自己最狼狈的一面让她看到。如果有机会,我要走到她的坟前。让她以为我又好了,然后她也能安心了。

我还要去到小时候生活过的村庄。也许那年的村庄已经发生了太多变化。可我一定记得通往村子的道路,记得那些曾见证我成长的村民。我还想和他们说说话。听他们说说这些年的变化。然后在舅舅家吃一次舅妈做的饭菜。回忆一下童年最美好的味道。

还有最后一天,就要恢复以往的生活了。也许心里会慌张,但还有时间可以去做一些事。受伤这九年,一直是父亲在照顾我。他的样子,已经刻在了我的心上。只是我在他的眼里一直是那个瘫软的样子吧。现在,他重新摆起了水果摊。听说生意还不错。

如果可以,就让我的最后一天,去市场帮帮他吧。也能让父亲重新看看我健康的身体。能让他真正轻松一天。中午的时候,和他一起在市场吃顿饭。让他看看眼前这个真正的成年人。他总说我还像个小婴儿,生活的一切都需要他照顾。甚至也会时常吵闹,不听话。如果我给他的碗里夹一些菜,我猜,他一定会哭出来吧。

晚上要拾摊的时候,我和我爸一起拾摊。这次他回家一定不会太晚。回家的路上,他一定会买上一些下酒的小菜,然后叫上我哥,回家大醉一场。以前我总劝他们别喝醉,但今天我不管了,就大醉一场。明天,行走的期限已到。我又将瘫痪在床。也许等我爸醒来看到床上的我,想起昨天那个健康的我,他会觉得这是大醉时候的一场梦吧。

那我呢,一觉醒来,又恢复到以往的生活。该怎么办呢?

继续活着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在各自粉饰的外表下,有千疮百孔的人生和一个暗黑的深渊。如果了知了这些,便不会再觉得自己特别,...
    仲念念阅读 1,040评论 6 19
  • 屋里的吊扇 树上的鸣蝉 与其呆在滚烫里昏睡 不如在这蓝天白云下 大声呐喊出心头念想 藏着掖着蜷伏 爬着跪着等待 众...
    赛腾烟阅读 110评论 8 15
  • 幸福的小黄豆0426阅读 63评论 0 0
  • 2017年11月18日——11月25日 一、30天目标 (一)孩子第二阶段30天目标: 1、巩固——晚8:30早7...
    哇哦小宇宙阅读 8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