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奇异录—亡魂显灵

    自建国起,鬼神乱力之说便定义成了封建迷信,并且,如今大家的文化水平都挺高,一些非自然的现象也都能用科学解释的清楚,但在民间老一辈人嘴中,有些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事情是没法用现代的逻辑来解释的,比如我今天说得这件亡魂显灵的轶事。

    这事我是小时候听村里老一辈的人闲聊时说起的,据说是个真人真事,那时候的农村,一到夏季,大伙忙完一天的农活,傍晚吃完饭、洗完澡后就出来乘凉,找个有些凉风的巷口,邻里间三五个人就一起围坐着聊天,老话说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讲鬼,但聊着聊着,大伙就情不自禁的聊到这种话题上去了,而那时候,大伙最常讲的一个故事,就是婆婆的亡魂显灵,回来找儿媳妇报怨的事儿,这事得从我们村西头的一户人家说起。

    我虽在农村长大,但对村里头的人都不怎么熟,不过村西头的那户人家,我倒是很深刻,因为我从小就没有奶奶,小时候就喜欢管这家的老太太喊奶奶,这家人姓李,听说很早前是从外地搬迁过来的,他们家总共五口人,在这我就不说名字了,老头、老太太一共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和小女儿出嫁的都早,等到小儿子娶媳妇时,最大的外孙都能处对象了,虽说外孙也是孙,但毕竟带个“外”字,流得是别人家的血、喊着是别人家的姓,所以,这老两口日盼夜盼着能抱上自家的大孙子,可是天意造化、命里无有,儿媳妇都进门四五年了也不见动静,最后去医院一检查才得知,没有生育能力,这对农村人来说可是件不得了的大事,要是按照过去的规矩说法,夫家哪怕休了你另娶,那都是有理的,但老头、老太太没想捣鼓这档子事儿,一是自家儿子对这媳妇爱的不行,二是老两口都生得一幅好心肠,怎么办?老李家总不能断了香火吧,于是四处打听,不知道从什么地儿花了几万块钱抱回来一个还没满月的男娃,那年头几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足够在小县城里置套房子了,老两口把半辈子的积蓄拿出来,也算圆了一家子的念想,要是这儿媳妇能知恩,孝敬两位老人倒也罢了,可自打这孩子抱过来,就完全变了个样了,双手不沾阳春水、两眼不看高堂人,不仅啥活也不干了,还经常对老两口摆脸色,最后还闹着分了家,但是老两口心宽,不跟自己的后辈计较,老头更是每天都把两家的活当成一家的干,这一来是心疼儿子,二来也是想着儿媳能少挑点刺,这家人就这么磕磕碰碰过了有七八年吧,老头子便过了,以前两家的粗活都是老头子一个人干,因此这儿媳才不讲多话,如今老头子这一走,留下这老太太可就遭了罪,儿媳妇对老太太是三天喊骂、五天喊打,老太太性子弱,也不把这些事告诉儿子,怕儿子两头难,每次受了委屈就只能跑到老头子坟前哭,这一来二去,老太太的两个女儿虽然也知道了这么回事,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又能上去劝得几句言、说的几句话呢,后来老太太家里赶上政府征地,按户口一算,这老太太也分个十几二十万,碰着这事,这儿媳的态度便开始好转了,毕竟老太太下边可还有两个女儿,万一老人家将这一大笔钱给了两个女儿,你这儿媳也没法子,这边的房子一拆,小两口就将老太太接到了县城里,一家四口开始过日子,老太太每天帮着儿子儿媳洗衣做饭、接孩子,完事了就在城里溜达,或者找两个女儿说说话解闷,就这样安稳过了没几年,政府的拆迁款一到位,儿媳便将老太太赶出了家门,也导致最后老太太想不开跳了湖。

    这事的起因是老太太买回来几颗老了心的大头菜,也就是发了芽的包菜,这倒不是老太太贪便宜不识货,而是四处遛弯的时候,刚好碰见了隔壁村的老姐妹在摆摊卖菜,这老太太每月都有几千退休金,口袋里比人家宽裕,所以出于好心便买下了人家剩下的那点货,结果儿媳妇瞅见老太太买回来这么几颗老菜,便开始破口大骂,老太太既不还口也不吱声,只得一个人回到房里偷偷抹眼泪,心里朝着儿子这头想,结果儿子中午回来看到了,也是一顿歹说,这时候老太太可就不干了,别人家的闺女、自己家的儿,这让做娘的往哪头想?和小两口吵闹了几句就被气得出门了,老太太哭哭啼啼的来找大女儿,结果发现大女儿不在家,于是只能去找小女儿,小女儿那会上班也忙,但也劝了半天,一边骂弟弟、弟媳不懂事,一边劝慰老母亲看开点,聊了小半天,老太太便要走,说孙子一会放学了,得回去做饭给他吃,老太太出来的时候走的急,所以没带家里的钥匙,只好贴着老脸敲门唤儿媳来开门,儿媳妇一听是老太太溜达回来了,便隔着屋门一顿毒骂:你个老不死的还回来干什么?这满世界到处死人怎么死你?你死了一家子都清净了!别说老人家听不得如此悖逆之言了,换了谁得当场炸锅气出病来,老太太骂了几句类似“做鬼也不放过你这个化生子”的话,便又气的往回走,老人家在城里也没个交心的伴,一时想不开就找个没人的地方直接跳了湖。

    老太太这一死,重头戏就来了,按照民间的说法,跳河淹死、被车撞死、喝农药自杀等横死之人,怨气都很重,如若处理不当,会回来显灵带走至亲,并且头七回魂的这天家里都会有点动静,比如这跳河淹死的,家里的米缸、床上等地方就会有水渍,民间的说道是要回来吃饭睡觉,于是在老太太下葬这天,接这白活儿的马脚师傅(我们这边民间道士、超度法师的俗称,)便跟老太太的儿子讲,你母亲命里原本是还有十年阳寿的,如今投河而去,亡魂暂不能入府报道,你得在你母亲投河之处盖一处祠堂,逢年过节要祭拜,家里冲门处要请一尊菩萨挡煞,所有床脚底下都得垫阳钱,反正是这个马脚师傅跟这对小两口说了一大堆讲究,但人家也没把这当回事,毕竟夫妻两也都是上过学的,不信封建迷信的这一套,没想到第二天便出了怪事,这烦人的老婆子走了,儿媳妇就得自己做饭,从米缸里舀出一杯米,儿媳妇就发现米好像受潮了,这事可就奇了怪了,这天不冷不热的,也没下雨,怎么会有这么重的湿气?儿媳妇一闻,也没闻着老鼠的尿骚味,弄不明白也不想那么多,淘完米就焖上了,随后一家三口吃完这顿饭,这儿媳妇便开始上吐下泻,而儿子和孙子却一点事也没有,怎么办,赶紧送医院看看吧!别是哪个神仙善人单独给这毒妇下了药了,去医院一查,嘿!啥毛病没有!开点止泻清毒的药回去养着吧,能好就好,不好就没法子,这儿媳妇回家只能接着拉、接着吐,这事也不能让老公、儿子陪着你吧,多恶心人呀,一直到了后半夜,这儿媳妇还一直蹲在厕所里没出来,老公和儿子都已经睡着了,才好不容易消停了,关灯准备上床,就隐约发现家里不对劲了,老太太的魂像似回来了!

    原本老太太住的那间房门是关着的,结果灯一关就听见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了,完事又听见滴答滴答的水声,像似水龙头没关紧,又像似人身上的水滴到地板上的声音,儿媳妇吓得打开客厅的灯,看见老太太房门不知什么时候开了条缝,透过缝里看去,又发现一个影子一闪而过,这下儿媳妇是真害怕了,大声喊着老公的名字,老公以为是家里遭了贼,只穿了条裤衩就冲出来了,儿媳妇一把抱住老公的胳膊,躲在身后冲着老太太的房间说:你妈房里好像有人!这儿子的胆子也小,自己的亲妈死了,那也害怕的不行,于是两口子把家里能打开的灯都打开,然后再走进到老太太房里查看,原来是房里的窗户没关,风正不停的吹着窗帘,小两口将窗户关上,又将老太太的房门从外面锁死,就打算安心睡觉,毕竟之前也守了一夜灵,两个人也累的够呛,结果刚躺下没多久,就听见有人敲门,这敲门的声音和老太太的一模一样,咚咚咚!咚咚咚!声音不大不小、动作不急不慢,门口还能听见细微的脚步声,这画面想着都觉得渗人,儿子躺在床壮着胆子喊了一声,门外却没人应,又喊一声,又没人应,这下两口子可彻底害怕了,睡也睡不着了,怎么办呢?得了,咱们把灯都打开吧,赶紧给咱妈烧几支香念叨念叨吧,两人穿好睡衣,跪在客厅的神龛前开始点香,结果点着就灭、点着就灭,邪乎的很,于是儿子赶紧对着老太太的遗照磕头,嘴上也阵阵念叨:妈妈呀,娘亲呀,吓着我们两个不要紧,可别吓着您的孙子呀!儿子的这话说完,这三支香才稳妥点着,夫妻两又磕头作揖一番,最后开着灯眯着眼熬过了一宿,第二天晚上,事儿又来了,这回是孙子住的房间,这时候孙子已经上初中了,写完一天的作业,也就到了十来点钟,刚准备睡觉,结果却发现床边上湿了一大片,小孙子赶紧出来跟自己的妈说,床上有水,得把床单被套给换了,儿媳妇还以为是孩子喝水什么的给弄湿了,结果却发现明显不是这么一回事,当妈的心里虽然害怕,但也不敢跟孩子说:你奶奶怕是回来看你了!这万一吓着孩子,可不得了,儿媳妇给孩子换完床单就跟自己的老公念叨这事,明天还是把你那两个姐姐叫到家里来说道说道这事吧,之前的马脚师傅是她们两个请的,问问有没有法子,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吓都得吓死,隔天一大早,弟弟便请来两个姐姐,将这几日发生的怪事一一道来,大姐一言不发,二姐倒是心直口快,一番话把这不孝的弟弟说的是痛哭流涕:老弟呀!娘是怎么死的,你心里该比谁都清楚呀!我们三姐弟对外都说妈妈是失足落水的,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会没事能去桥上看水吗?当初拆迁,你们两口子说要把咱妈接到城里来跟你们一起住,我和大姐没有一句多话,就是怕你两口子会误会我们惦记着咱妈的那点钱,可你们呢?拿了钱就不喊妈、喝完奶就要骂娘,如今咱妈显灵,为什么遭报应的不是我们两个?二姐说完这话便泣不成声,大姐也是红了眼眶,里屋的弟媳妇听到“遭报应”这三个字,当时就来了脾气,刚准备拿出以前欺负老太太的那份气势和两位姐姐争执一番,出门却摔了一跤,磕得满嘴是血,弟弟赶紧把自己的老婆扶起来,仔细一看,不仅掉了一颗门牙,舌尖也被自己咬烂了,将这毒妇送去医院后,这三姐弟便去找之前做法事的马脚师傅解煞,这老师傅也算是有点门道,三姐弟一来就知道老太太的儿子没按他之前说的做,行吧,灵也显了、祸也出了,我就想法子帮你们劝劝老人家吧,后边的事就属于迷信的范畴了,说是这老太太带了一群无主野鬼来家里闹腾,这老师傅废了不少力气才解决,事后告知老太太的儿子、儿媳必须每日给老太太上香祭拜、上贡磕头,足足满了三年才能解除这老太太心里的怨气,但这儿媳妇因为不遵守老师傅的嘱咐,结果被吓疯了,至于是否属实,无从可考。

  故事写到这,已是凌晨深夜了,四下寂静、独自一人,确实有点发毛,但我这心里却不害怕,因为亡魂鬼怪这东西,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它都只是一种虚物而已,毕竟老一辈说这些鬼故事,其用意也是用另一种教育我们这些后辈们要懂天道伦理、懂忠心孝顺!就拿这故事里的儿媳来说,她若是懂得孝敬老太太、哄老太太开心,何至于担惊受怕?何至于惶恐有鬼?毕竟,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讲的本只是做人的道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