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客栈(1)

图片来自网络

穿过幽深的密林就是红尘客栈,客栈建在一块湖岸的巨石上,一片房子背山靠水一字排开,宛如一名妙龄少女侧卧在水边。客栈前的庭院里,银杏树错落的把不大的空间分隔成了几块。临路的树梢上一面迎客的旗子随着轻风不时的上下舞动着,露出几个烫金的大字:红尘客栈。夕阳透过树梢把余晖慵懒的洒向客栈的屋脊,屋檐下的风铃不时送出一声声清脆的碰撞声,似乎在提醒从密林中赶来的客人们,近了,近了,近了。

不远处的密林中一位白发的老人正向客栈赶来,他看上去有些疲惫,两腿跨出的步幅显然小于常人,走不出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左腿似乎还受了点伤,抬腿的样子怎么看都有点不自然,但交换的频率很高,像是很兴奋的样子。在密林通向客栈的转弯处,我们差点撞在一起,我向着密林,他向着客栈。我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对于对方的出现,似乎都很惊讶,但又都不敢问,唯恐对方真的说出了什么一样。走开之后,我一边默默摸着兜里的鲤鱼石,一边盘算着,他会是又一名来投宿的五行客吗?或者,他是.........。我不敢再往下细想,现在,尽快离开这里要紧。

1

两天前我在树林里迷了路,兜兜转转走了很久,走出密林时已经接近黄昏了。红尘客栈迎风飞舞的旌旗立刻吸引了我的视线,“没有想到,在这深山密林里,竟然还藏着一座客栈”我一边想着,一边急急地向着客栈走去。突然,一个疑问从我脑海中飘过,这里没有一个行人,又不临近大路,这客栈该不会是又一个“兰若寺”吧?随即我立刻自己笑笑,世上哪有这样的怪事?应该只是客栈的主人雅人深致,把客栈开在这山水之间,招待一些喜欢游山玩水的朋友吧。

当我站在客栈门前,正要推门进去时,一声微弱的呼唤伴着什么东西拍打地面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叔叔、叔叔”。我本能地向四下望了望,客栈旁的湖面上波纹正一圈一圈从岸边向湖中心漾开,岸边的草丛里蹲着一个小姑娘,旁边放着一个水桶,应该是客栈里出来打水的小姑娘,她正静静的望向我,她脚下的草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跳动着。我信步朝她走去,走到距她三四步远的地方,我才看清楚,小女孩脚边的草丛里有一条跳上岸的鱼,翻着身,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想要跳回水里。“叔叔,你能帮我把它送回湖里吗?我抓不住它”小姑娘昂着头,伸出两只湿漉漉的小手向我证明着。

“为什么不抓来煮了吃呢,这是鲤鱼吧,味道应该很鲜美”

“不行,不能吃”小姑娘似乎吓坏了,叉起两只手横在了我和那鱼中间。那条鱼也不知受到了对话的惊吓还是受到了小姑娘这突然的动作惊吓,扭动的更加卖力起来。

“你,是这客栈里的姑娘吗,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说不好我就答应你不吃它了?”

“小鱼”小姑娘似乎有点生气,但还是毫不迟疑地回答了我。

这时,我已经把视线投向了那条鱼,是条小鱼,像是团鲤,但那鱼身上均匀的分布着红、黄、蓝、白、黑五种颜色,尾鳍宽大,胡须特别长而且还分着叉。

“咦?这鱼的花纹,好特别,像穿了一身盔甲”我一边说着一边越过小姑娘抓起那鱼,那鱼很有力量,在我的两手之间不断扭动着,一张一合地鼓动着鱼鳃,几次都差点脱手。

“它是这湖里的主人啊,不能吃的!”

“主人?怪不得这么漂亮。味道不知道会不会很比别的鱼好一点?”我有点铁了心的样子。

“叔叔,你刚才不是说..........”小鱼一下子逼到我面前,看着我,她虽然无计可施,但看来绝不会善罢甘休了。

2

“那是一条龙须鲤,这位先生是来投宿的吗?”一名少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们身后,

“姐姐,他要把小鲤鱼煮来吃”小鱼气鼓鼓的看看我,像找到靠山一样,有点得意地站到了那少女身后,

“先生如果要吃鱼,店里有几条刚下锅的,味道不错的。不过这条........”

“哦,那也好,这条五颜六色的,挺好看的,可以养起来”一边说着,我一边转身拿过了旁边的水桶,想把手里的鱼放进去

一低头,那条鱼像是听懂了什么,两只眼从身体的两侧鼓起来,鱼鳃一开一合,两眼之间似乎有泪珠滴了下去。我赶紧定了定神,以为自己眼花了,可再看时,仍然清晰地看到那鱼的眼里不断涌出泪来。我定定的站住了,却不再看那鱼。

“先生难道没有听过关于鲤鱼的故事?”少女在我身后说了话。

“什么故事”我一边回应着,一边把那鱼放进木桶里,

“讲的是一个男孩跟着父亲出海捕鱼,晚上回来做了个梦。梦里一条小鲤鱼变成了少女,劝说男孩和父亲放过自己的兄弟姐妹,这样她甘愿给男孩做妻子。早上男孩醒来,把自己的梦告诉了父亲,父亲很不屑,说男孩太累了,让男孩不要胡思乱想,留下男孩在家休息就独自出海打渔了。几天之后男孩的父亲在被称为‘安全地’的海域遇到了一场巨大的暴风雨。渔船被掀翻了,男孩的父亲永远的被禁锢在了水底。他能看到儿子从身旁驶过,却没有任何办法逃离,直到永远。”少女顿了一下,“所以,先生还是执意要把这条鱼抓起来吗?龙须鲤是这里一种很神奇的动物,说不好会招来些不太好的东西”。

我一怔,这鱼该不会真有这魔力吧?但这总不过是一个故事,我可不愿意就这样放走这么奇特的一条鱼

“那,我把他卖给你们吧”

小鱼一下子兴奋起来“好耶,得救了”

“谢谢先生,我虽然不是客栈的老板,但可以免去您今晚住宿的费用”那少女淡淡的笑了一下,说着,就要提过水桶。

“等等”我突然有种上当的感觉,我一直相信天下的坏事未必那么可怕,可要是天上掉馅饼砸到了头似乎要当心,“你们不会是在骗我吧,这条鱼,是不是有什么隐情?要不然怎么着能抵得了一晚住宿的费用?”

“这........先生.........我只是为了表示诚意,才.......”那少女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张口结舌的不知怎么把事情说清楚

“好了,我也不吃它,但,你们也休想得到它”我扫了两人一眼“我摔死它,这样我也踏实,免得真有什么东西作祟”

“你!”

我把手伸进桶里,那鱼在水里一下子变得光滑起来,不断地挣扎着,左一下、右一下的扭动着身体。试了几次,我都没能把它抓起来。那少女和小鱼脸上似乎有一丝狡黠的笑意闪过,我一下子狠下心来,我摸索着用手指勾着鱼的鳃,一下子把它攒出了水桶。“现在我只需狠狠的把这小东西摔在旁边草丛的石头上面,这个家伙的生命就结束了,鱼市的商贩们大都是这么杀鱼的。还管他什么湖的主人、鱼的眼泪或者是奇怪的能力。我这一摔,应该就什么事都没了吧。”我在心里默默盘算着。

“渡尽众生,方证菩提,这些都是命里注定。小鱼,走吧”少女勾过小鱼的头,显然已经放弃了努力,也不想让小鱼看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血腥一幕。

3

我突然怔住了,她刚才没头没尾的说了句'渡尽众生,方证菩提',我竟登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没了力气,脑子里电光石火的闪过了老头的样子。

老头是大夫,医术还过得去,大病小情都能看点,疑难杂症就不灵了;医德要好一点,雄镇堡一带四里八乡的人都记着他的好,三不两时就有人送点小东西感谢他,倒不是谢他妙手回春,更多是谢他不计贵贱、有求必应。我是老头的常客,因为饮食无度,常去找他开点调理肠胃的药,常常受他照顾,几年下来,我对他竟然有了一种依恋的情感。他就常说“渡尽众生,方证菩提”,据知情的人说,老头是雄镇堡一带“百子会”的召集人,说是在世上修行好了,就要到什么地方去“证果”,可怎么个“证果”却谁也不知道。两年前的一天,我去找老头拿药,他好像很开心,给我多拿了很多药,详细的写了三个不外传的方子,叮嘱我,说“你脾胃虚寒,却肝火旺盛,要少饮酒,不杀生”我心说大夫什么时候还管起杀生的事了。他接着兴奋地说自己要去证果了,以后再有问题,照方抓药,一定药到病除。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老头,但按着老头的方子吃了几副药,肠胃的毛病似乎真的没再犯过。据说老头临走时烧了所有往日欠账的单据,然后就孑然一身的离开了。到现在那个村子附近还在流传着他的逸事奇闻,传的很神...…

“先生”

我猛一抬头,那少女和小鱼又静静的站到了我的面前。应该是她们走出几步,却没听到有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回过头却看见我站在原地发呆,于是出声叫我。

“叔叔,小鲤鱼快要死了”小鱼蹲下身,和那鱼对视起来,几乎就要哭了。

“你们放了它吧”我一松手,那鱼一下子掉进了水桶里。

“啊?哦,谢谢了!”少女微微向我欠了身,眼神之中虽然掠过一丝疑惑,似乎在想我怎么突然改了主意。手底下却丝毫不停,她一下子提起水桶,一扬手,一条鱼,半桶水哗啦啦全都飞进了湖里。

突然,在那鱼飞出去的一瞬,似乎有一道蓝光闪过,咣当一声,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我望过去时,却看见那少女目不转睛地看着桶里,她像被什么东西吓到了,脸色变得很苍白。

“怎么了?”

“先生,也许不该劝你放它走”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简书接龙客栈专题投稿接龙客栈水区专题接龙客栈-悬赏任务接龙客栈江湖令【接龙客栈】之红尘客栈 文丨蔷薇下的阳光 《第...
    蔷薇下的阳光阅读 453评论 35 36
  • 最近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因为性格? 因为喜好? 可能的东西太多,但是有些人一开始跟自己性...
    59b806b4f1b4阅读 49评论 0 0
  • 准备工作 方便后续软件安装,先改变目录权限 sudo chown -R $(whoami) /usr/local ...
    Doraemon_L阅读 391评论 0 50
  • 闲着还是别闲着?做还是不做?问这个问题的人,有一部分人是站在装还是不装的角度来问的,因为是在单位上班嘛,你说没...
    水知几阅读 171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