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指后羿

  当天上又升起九个太阳,整日炙烤着大地的时候,人们又想起了那个曾经举起射日弓的少年。传说他曾一己之力,射下了八个太阳,让人间免去了炽热之苦。

但人们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等来的是一个失去了双手大拇指的后裔,一个不能射箭,甚至无法牢牢握住任何东西的后裔。

看着眼前这个浓眉大眼的少年,人们心中有无数个念头闪过,但最终都化为了一个统一的念头:可笑,自己竟然会去相信一个不知道有多久的传说,真的相信,会有后裔转世,射落多余的太阳。

人群渐渐散开,只留下断指的少年。少年站在火热的太阳下,汗出如浆。看着自己的断指茬口,不由得想起了那天自己断指的过程。

当他站在无数人簇拥的神台上,知道自己就是唯一能够射落太阳的后裔转世时,他感到热血沸腾,觉得自己终于能成为一个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了。

所以,当他看到昔日那些看不起他,嘲笑他的人,此刻都跪在自己面前,祈求自己大显神威射日的时候。

他觉得自己责无旁贷,于是抓起神台上的钢刀,唰唰两刀,两只大拇指应声落地,朗声说道:“我小六子,一定为大家射下太阳,不然,就如同此指!”

然后,现场一片死寂。小六子站在台上,只觉得风光无限,看着被自己的英雄行为震慑到的众人。

直到那个长着白胡子的老头,问他没了大拇指,还能不能射箭。他才意识到,他们不是为自己的英雄气而震撼,而是为自己傻子行为。

所以,刚才跪在小六子面前,祈求他的人,用看傻子的眼光看着他,多转身慢慢离开了。只留下一个断指仍旧在流血的小六子。

于是,原本要闪亮登场,成为救市大英雄的转世后裔,又变回了那个只能在梦里当英雄的小六子。

现在,一个人站在的小六子,苦笑了下,转身又离开了。这是他走过的第一百四十八个村庄,几乎都是无一例外的,看到他那柄黑漆漆的射日弓,就蜂拥了过来,在看到他的断指之后,转身离去。

有时候还会有人过来殴打他,就如同他小时候,以为自己有绝世武功,能够扶危救困,而路见不平的时候一样。

但他每次都是爬起来,背上弓,然后擦掉血迹,转身走掉。直到他到了第四百五十个村子。

他背着射日弓,晃晃悠悠走进了村里,没走几步,一头栽倒,晕了过去。

等他再睁开眼,眼前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形象和无数仙侠小说中主角晕倒后见到的一样,但稍有不同的地方,这是个没有双腿的老头。

小六子楞了一下,随即苦笑了起来:人家主角晕倒,得到的是绝世宝藏,遇到的是前辈高人。结果到了这里,却只是一个没有双腿的老头,自己或许是真的烂命一条,只能这样了吧。

“孩子,你没事吧?”老头看小六子醒了,张着没牙的嘴巴,一脸的关切。小六子看着老头满脸纵横的脸,点了点头,没说话。

老头却乐呵呵的道:“好,没事就好,那你现在这里歇着,我得出去干活了,不然那帮狗日的来了,咱还就来不及准备了。”说着,两手在地上一撑,身子一跳,咚的一声砸在地上,激起一地灰尘,那老头好似没有什么感觉,咚咚咚的就出了门。

小六子再次看到老头,已经是在晚上了。

小六子一整天僵尸样躺在稻草上,一动没有动。傍晚的时候,听到门外咚咚咚的一路响了过来。不一会儿,老头就出现在了门口。

老头进了门,将挂在脖子上的袋子咚的一声仍在一旁,然后拿起一柄光溜的竹棍,开始浑身抽打起来,噼里啪啦一阵抽打,打的灰尘漫天。

好半天,拍打干净了,才转身咚咚的进了屋门。看着和自己出去时候姿势都没变过的小六子,老头乐呵呵的笑了下,说道:“饿了吧?这活就是这样,一整天不把人累个半死,就不得休息。”

小六子躺在稻草上,好似没听到老头说话一般,任由老头从袋子变戏法似的摆出来各种东西,招呼小六子吃饭。

小六子躺着仍旧一动不动,老头无法,只得给他留了一份出来。然后拿起那个边上一个缺了一角的酒壶,哼着小曲自斟自饮起来,时不时的还拈起几颗瘦小枯干的花生米,丢进嘴里,嚼的有声有色。

喝了足有小半个时辰,才端起那碗早已经冷掉的饭,稀里呼噜吃掉之后,然后咚咚的出去,将那破碗残碟细细地洗净,装进了那个已经缀满了无数补丁的袋子。然后再另外一堆稻草中睡下,不一会儿,便鼾声如雷了。

[if !supportLists]第二天,[endif]天仍旧未亮,但老头却已经窸窸窣窣的起床了,咚咚的响着,去门外打来一脸盆的洗脸水,洗洗涮涮完了,收拾好东西,看了看小六子仍旧熟睡着,转身咚咚的走了。小六子仍旧僵尸似的睡着。

此后一连五天,皆是如此。老头每天娶妻似的开心,每天准时出门,晚上回来,留出小六子的饭后,自斟自饮,自得其乐。小六子仍旧好似僵尸一样,每天躺着,饿了便吃老头留给他的冷饭,然后继续睡。

到了第六天,正是中午。小六子仍旧躺在稻草上,一动不动的躺着。就听到外面突然一片稀里哗啦的声音,夹杂着金铁交鸣的声音,甚至隐隐有人呼痛的声音传来。

僵尸一样的小六子,突然动了一下,鬼使神差的,背着弓箭,出了门。站在门外,映入眼帘的,是无数人头,挨挨挤挤的,拿着棍棒,正在互抡,看着他们将棍棒抡在对方的头上,看着对方的脑袋好似西瓜一样爆裂开来。

没等小六子反应过来什么状况,就看到一方认输,被另外一方围在当中,听任对方惩罚。

小六子晃晃悠悠,走了近前,却被眼前看到的吓了一跳,只见老头蹲在输了一方的前方,双方抱着脑袋,正在听他们说话,更诡异的是,老头后方的人,竟然每个人要么是只有一只手,要么就只有一条腿,竟然没有一个是完整的人。

此刻,那赢了的一方,为首的正在前面唾沫横飞的说着什么,手下的却蚂蚁样四散了出去,在各家各户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不一会儿,便手提肩扛的走了出来。

原来,天上九个太阳炙烤,土地颗粒无收,周围村庄人口粮食难以为继,就动了心思,过来到这里来抢夺粮食。

大家看着被抢走的粮食,心里都着了慌。天上的九个太阳,已经好几年了,大地上早就已经长不出来庄稼了,这仅剩的粮食是用来活命的。

看着他们拎着粮食就要走,救助小六子的老头大喝一声,两手撑地,好似一只垂死的青蛙一样,一蹦一蹦的追了出去。

对方为首的,转身一脚踢翻了老头,骂道:“活腻歪了是吧?那老子就送你一程!”说着,转身拿过一把镰刀,兜头就劈了下来。

噗嗤一声响,镰刀扎入肉中,老头却毫发无损,站在面前的,是僵尸面孔的小六子,好似对砍在肩上的镰刀没有丝毫感觉。

为首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小六子右手抓住镰刀,狠狠往下一拽,鲜血飚射,镰刀已经卸了下来。

为首的一愣,强颜骂道:“怎么?你还......”后面的话却全吞下了肚子。小六子却拿着镰刀,刀刃翻转,对准自己,恨恨地砍了下去,噗嗤一声,锋利的刀刃砍在了大腿上,鲜血河水一样汩汩的冒了出来。

不待大家反应,噗嗤又是一刀,鲜血四溢;噗嗤又一刀.....

数不清小六子总共砍了自己多少下,只是当他停下来的时候,他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浑身被鲜血覆盖,抢粮食的人,早就已经走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留下了一部分粮食。

而已经变成了血人的小六子,被重新送回了老头的住处。看着包扎成木乃伊的小六子,老头絮絮叨叨地说道:“真是谢谢你了,大家只存了那么点粮食,他们还来抢,要不是你,大家恐怕连那点粮食都留不下来。其实,这一切都是很早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接着,絮絮叨叨,说了起来这一切的缘由。

原来,这里是个缺陷者聚居地。在这里生活的,都是有生理缺陷的人,在其他地方都受人欺辱,便在这不毛之地,经过无数困苦,将其变成了富庶之地,大家都在这里安居乐业。但也从这个时候开始,附近的村庄开始时不时的和他们争夺资源,甚至时不时还会有土匪强盗进村抢劫。

因此,大家开始铸造城墙,而几天前早出晚归的老头,就是在铸造城墙。但就在城墙即将完工的时候,附近的村民饿急,冲了进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听老头絮絮叨叨讲了一大堆,小六子躺着,仍旧一动不动。老头看了一眼,拿出了那个破酒壶,端起来抿了一口,说道:“我知道,你是自己个儿看不起自己个儿,想寻个死路,是不?”

看着小六子一动不动的躺着,继续说道:“不知道你遭遇了啥,但这人呐,活着,就要自己个看得起自己个。你看看这里的人,那个不是缺胳膊少腿的,不都在好好活着嘛,到底啥事,能让你不怕死的,怕活着呢?”

小六子突然跳了起来,喊道:“你知道从天上坠落到谷底的感觉吗?你知道前一刻还被人捧到天上,下一刻就被人踩在脚底的感觉吗?”

老头楞了一下,看着浑身沁出鲜血的小六子,说道:“你先歇着吧!”然后咚咚的走了出去,这次,没有那种砸的灰尘四散的豪迈,甚至还有些落寞。

小六子颓然坐在地上,这是他几个月来的第一次说话,话出口,却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门外有人探头探脑,小六子骂道:“有事滚进来说。”门外晃动的脑袋进来了,是两个人,一个没有腿,一个没有手,两人扶持着,走了进来。

没手的那个点头哈腰,说道:“多谢你,不然那些粮食得让他们全都抢走。”说着,将手里的礼品全都放在那只只有三条腿的桌子上,看小六子阴沉着脸不说话。

两人讪笑着,说道:“那您休息,我们先走了。”说着,转身要走,走了两步,没腿的那个,犹犹豫豫的说:“其实,张大侠,以前,也很厉害的。”说完,咽了咽唾沫,说道:“就是和你住在一起的,张大侠,他以前轻功无敌,劫富济贫,大家都很拥戴他,可后来被人暗算,砍掉了双腿。到处被人嫌弃,最后还是他把大家带到这里,才把这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说完,怯生生的看一眼小六子,说道:“张大侠,他经历过那些的。就是你说的,那种......”他似乎还要接着说下去,但没手的那个,不知道因为什么,背着他,快步走远了。

小六子躺在床上,但这次,他翻来覆去,没有以前睡的那么安稳了。

张大侠好似忘记了这一切,又恢复了早出晚归的生活,每天咚咚咚的来,咚咚咚的走,屁股砸在地上的声音,低沉但迅捷。

小六子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他好像十分忙,每天天灰蒙蒙亮,就已经洗漱完了。到了晚上,倒头就睡,小酒不喝了,小曲不哼了,只有鼾声如雷依旧。小六子有时候,突然主动想和他说两句话,但都没机会开口。看他每天乐呵呵的,好像在筹划什么大事情。

谜底在半个月之后解开。而解开谜底的代价,有些大。因为他是和张大侠的尸体出现。

当村名将张大侠的尸体抬到住处的时候,小六子才知道这段时间,张大侠在忙什么。原来他一直在去跟那些村民讨要被抢去的粮食。

但天地大旱,土地颗粒无收,每家每户都拿粮食当做珍宝对待,就算是抢回来的粮食,也都不可能因为他三言两语就拿回去。去的次数多了,起了冲突,只能用屁股走路的张大侠,就成为了别人的刀下之鬼。

张大侠的尸体摆在那所破庙里,大家都沉默不语,没人说什么。只是围在张大侠身边,围成了一个圈站在。

一直站到了晚上,开始有人陆陆续续回了家。到了最后,只有小六子还站着,孤风冷寂的破庙里,小六子站的好似一柄利剑,就这样一直站在了深夜。

就在大家熟睡的时候,突然破庙之中,龙吟声大作,一道金光直冲天际。片刻之后,一切归于沉寂。

第二天,有人看到小六子身背射日弓,去了抢夺粮食的村庄。

三天后,传来消息,有人身背射日弓,前去村庄理论,有人恃强要行凶,

被来人一箭射穿耳朵,无人敢动,杀人者悔改,来人飘然远去,秋毫未烦。

一月后,后裔转身现身,据说是一少年,大拇指缺失,以脚支弓,箭不虚发

,射落九日。从此,天地再复太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